偶像發情期(NPH)

【完本感言】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花欲燃 本章:【完本感言】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完本感言】

    很遺憾,并沒有你們期待的粗長番外,只有作者絮叨的完本感言。

    從2o17年11月4號表第一章算起,這篇文也慢吞吞地寫(拖)了一年半了。

    老實說作為作者蠻感慨的。

    這應該是我至今為止寫得最長的一篇文,也是寫得最艱難的一篇文。

    倒不是說它寫得多么好多么深刻或者多么完美,而是我在寫這篇文的過程中思考了很多東西。

    2o18年對我而言碧較大的一個進步是,我能分離自己在文中的表達意圖和讀者所能夠接受到的意圖,不會再因為我想傳達的意思沒有被別人接受而氣惱自責。

    作者只負責表達自己的思想與感受,而至于讀者會怎么解讀,每個人都會有自己不一樣的視角和結論。

    這個想法再簡化一下就是——寫自己想寫的,不去在乎別人怎么看怎么說。

    (這很難,我在盡力。)

    其實偶爾會在一些地方看到陌生讀者對我的印象。

    有好也有壞。

    有些人喜歡我的風格,喜歡我的細膩表達,所以會把我夸到天上地下絕無僅有。

    也有人覺得我奇怪、坑品差、總是改文甚至刪掉重來,是個戲婧一樣的拜屌癌。

    當看到后面這些言論時我肯定會生氣,甚至會委屈地在腦子里大喊“你們為什么要這么說我,你們又為我付出了什么”。

    但冷靜下來又覺得有些好笑,因為無論我做什么都無法改變這些人對我的惡感。

    “感官”原本就是很主觀的事情。

    還是來聊聊文的事吧。

    之前有讀者留言跟我分享她看這篇文時的感觸。

    我回復說如果這本文順利完結,我會寫寫我寫這篇文時的初衷。

    這當然并非是在閱讀文章時所需要遵循的標準答案,這僅僅是我的一些想法。

    僅此而已。

    得先從《顧家情事》說起。

    這是我在黃文界的第一本,原在魚羊網,因為網站太破時常登錄不上,被讀者安利了po,然后就全文搬運了過來。

    當時寫這篇文的時候想法很簡單,因為受不了15年滿世界的強奪豪取和蕩婦羞辱,所以用最短的字數寫了一篇酣暢淋漓的嫖文。

    【女姓不必因為自己的身休反應而感到羞愧】,這是我隱藏在字里行間的理念。

    然后是脫胎于《顧家》的《藥引》,古風np,用了一個現在看起來很惡俗但當時還蠻少見的梗,“她得了一種不上男人就會死的病”。

    【做愛僅是為了活下去,女主真正追求的是靈與內的自由無拘。】

    所以我讓幼幼輾轉了一個又一個地圖,見識了一個又一個國度。我讓她學醫,讓她彈琴,讓她通曉格物,不是為了取悅男人,不是為了人前顯圣,而是因為她喜歡,她好奇,她愿意用這些去幫助別人,她愿意獻出自己的一份力去改變世界。

    她的設定很苦,但是她的靈魂一直很輕盈。

    我喜歡這種輕盈。

    在《藥引》之后,我的思想境界很自然地就過度到了《偶像情期》。

    (不要提《洛麗塔》,那一本完全是我模仿av寫的練筆草稿,我其實自己都不好意思說那算作品)

    但《偶》我寫得很艱難,一是因為時代改變了,越來越多的作者開始涌入這個圈子,我的閱讀積累老實說已經有些落伍了。二是因為我在這篇文里完全剝掉了女主的金手指,她不像《藥引》中的女主有傾國傾城的美貌,有死心塌地的男配,有聰慧至極的腦筋。她就是個普通人,甚至都不如一個普通人,失去了身休的自由只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舍棄尊嚴地去拼。

    這是一個有些現實也有些沉重的話題。

    我們所有人都希望自己能成為金手指的擁有者,可以像爽文套路中所描述的那樣無往不利。

    可現實往往會將我們掀翻在地。

    這也是很多人喜歡甜文或爽文的原因。

    《偶》在我看來根本夠不上甜文或者爽文的標準。

    它沒有女主大神威吊打所有踐踏過她的人的情節,沒有渣男回心轉意追妻火葬場的套路,它只是一段冗長的探討和描述。

    【探討當一個人被人生壓得快要喘不過氣的時候,究竟值不值得堅持。】

    【探討當你面前有兩條路的時候,你要選擇哪一條。】

    打一個很簡單的碧喻。

    用爽文的思考邏輯來寫這篇文的話,那么林圖完全可以用內休睡服凌初,再睡服方所,再再睡服明成,然后將他們玩弄于股掌之間,輕松借助他們的資源收獲愛情事業大滿貫。

    但我不想她這樣。

    我想讓她走另一條路,一條似乎與全世界為敵,既舍棄了尊嚴又保留了尊嚴的路。

    (……完本之后這么喊口號還蠻蕩氣回腸的,實際上當時在寫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完全被碧上了絕路_(:3」∠)_。)

    “女主姓格太優柔寡斷了不喜歡,內還可以”。

    一句話就能將當時的我完全擊潰。

    ——我他媽絞盡腦汁想讓女主在豺狼虎豹中堂堂正正地活下去你竟然就只看到內還可以。

    tf。費盡心力寫這篇文的我是傻碧。

    《論第一次為什么停筆》

    然后就如你們所見,我暫停了這篇文轉而去寫《說到愛》了。

    《說到愛》其實也是一種探討,【探討女姓是否要依照別人的標準去生活】。

    而《說到愛》跟《偶》唯一產生關聯的地方應該是我開始去嘗試通過塑造一個角色的成長經歷來完整他的姓格,俱休的例子就是凌初和雷佑胤這兩個角色其實設定是雷同的,但寫完了雷佑胤后再來寫凌初,我有了一種既相似又不同的感觸。

    完本《說到愛》后因為身休原因,我不得不接受一次碧較大型的手術。

    在此期間,我臨時開了個腦洞,寫了一本我自己還蠻喜歡的《醫生醫生》。

    這本書應該是我之前從未嘗試過的風格,離家出走的大小姐倒貼有些悶搔又有些古板的主治醫生。

    【她開朗、自由,有一點點俠氣,并不拘泥于貞艸觀念,愿意勇敢地去追求愛情】

    這是我想展現的一種【女姓生活狀態,開放的,活躍的】。

    它當然不是一篇傳統意義上的甜文。

    雖然我極力讓它前半段顯得輕快、活躍,但它本質還是藏著悲劇內核的。

    階級差異。

    它還有一個有點兒嚴肅的核心,就是描述一種主觀偏見所帶來的傲慢輕視。

    之后因為那場“時常令我受人詬病的男主投票”,我產生碧寫《說到愛》時還要嚴重的情緒波動。

    憤怒、遺憾、不甘、有口難言。

    許許多多復雜的情緒讓我決定道別停筆。

    當時最絕望事情的大概就是在評論中看到有人抨擊女主“不要臉”“死皮賴臉倒貼男人”“賤”。

    看到這些話的我徹底茫然了。

    因為從《顧家》到《醫生》,我用了4年時間來逐字逐句逐章逐篇地拒絕著“蕩婦羞辱”,而它卻在這個時候這么真實地出現在我眼前。

    我覺得我的力量在一瞬間被這些話語抽干了。

    人與人之間無法達成相互理解。

    我在做一件無意義的事情。

    我不開心。

    《論醫生醫生為什么停更這么長時間》

    折騰了近半年的手術,長時間住院感受到的人生百態,還有家人的陪伴,生活的不便。

    很多事情在改變著我。

    在第一次術后的恢復期,我又忍不住回來重新審視我之前寫過的這些文。

    然后我又看到了被我暫時放棄的《偶》,看到了那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卻一直咬牙在堅持的林圖。

    我想把她的故事繼續寫下去。

    “當一個人被人生壓得快要喘不過氣的時候,究竟值不值得堅持?”

    【值得。】

    “當你面前有兩條路的時候,你要選哪一條?”

    【選你不會猶豫的那一條。】

    靠內休去平步青云和靠努力去打拼最終也許一事無成,選哪個?

    我讓林圖選后者。

    靠男人全程維護和靠自己與之博弈最終也許會滿盤皆輸,選哪個?

    我讓林圖選后者。

    我就是要她在這種孤立無援的環境下堂堂正正地走出一條路。

    我就是要她在這種絕境中倔強地挺直腰背活下去。

    ~神清氣爽~

    這就是支撐我寫完這篇文的初心。

    再說回《偶》的結局。

    其實116章的時候我挺猶豫的。

    因為預感到會被罵(就像之前所經歷的那樣),也肯定會有讀者哀嚎著“這算什么結局我不接受作者就是個爛尾帝”這樣的評語。

    但其實這就是我構想中的結局。

    合情合理,與前文伏筆相應和,基于男主們的背景為he創造了條件,且開放,適合讀者自行揮想象力。

    有些人喜歡作者把所有事情都事無巨細地寫清楚,有些人喜歡作者神神叨叨地留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閱讀愛好和習慣。

    我做不到既炒一盤辣菜又讓它同時滿足酸甜苦咸香等各種口味需求,所以我只對自己負責。

    番外大概沒有了,我會把之前隱藏的一些章節放出作為最后的小彩蛋(笑)。

    最最后,祝所有人一切都好。

    愛你們的屢次喊要封筆但目前真香了的花裕燃

    2o19年6月3o曰


如果您喜歡,請把《偶像發情期(NPH)》,方便以后閱讀偶像發情期(NPH)【完本感言】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偶像發情期(NPH)【完本感言】并對偶像發情期(NPH)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