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第四百一十六章 哎呀我說命運吶(一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YTT桃桃 本章:第四百一十六章 哎呀我說命運吶(一更)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幾名衙役宣告完就讓散了。

    不準聚堆討論。

    橋上。

    宋茯苓追上宋阿爺:“太爺爺,到家就去算算糧食,看看咱大伙還剩下多少糧,能頂多少時日,算細一些。”

    “恩?啊。”

    過一會兒,老爺子才算反應過來,可見之前已經有些懵了,回眸問道:“胖丫,是你爹讓的啊?剛才囑咐的?”

    “啊,對,我爹讓的。”

    宋茯苓急跑兩步,又一把扶住腳底打拌的馬老太,和她娘對視一眼。

    她爹哪有空囑咐這些。

    只是她覺得大伙已經慌了,給找些活干。

    甭管出現任何問題,先核算糧食夠不夠吃,總是第一重要的。

    而她爹估計正和衙役在套關系,為多套出些話來。

    宋茯苓猜的沒錯。

    衙役的惡劣態度,能嚇走村民們,能轟走她們大伙,但是有仨人是敢往前湊的。

    一個是任族長。

    任尤金作為任家村的里正和族長,上前請幾位衙役到家喝口水的話是敢說的。

    要是能去他家喝水,他就能趁機多打聽幾句。

    可惜,幾名衙役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說去不了,還有好幾個村要走。

    一個是宋福生,他也敢往前湊。

    因為他和童謠鎮的捕頭齊鳴熟識。

    想利用齊鳴的關系,多打聽一二。

    可惜,齊鳴手下的幾名衙役,明知道宋福生和他們頭熟悉,甚至有的都聽說過,任家村的宋福生和陸將軍有點關系。陸將軍是誰,那是天大的面子,但是那也回話滴水不漏。

    還是用通知大伙的那套,只不過比剛才告訴的更細致罷了:

    “到正月十六前,任何人都不準入城和隨意出城。

    如存在極其特殊的情況,要出示村里正,以及村里十戶以上的聯名具保書,少一樣不可。

    有了這個,那也不代表你就能進城了,是到了城門口,守城官兵不會抓你。

    至于能不能放你進去,要由守城官決定。”

    第三個敢上前問的,就是回家過年的任子苼。

    也正因為任子苼上前問了,宋福生就沒再廢話,他尋思在旁邊借光聽幾耳朵。

    可惜,衙役直接拱手管任子苼叫道:“大人,您身上是否帶著官印?”

    任子苼也一臉糊涂著:“家來過年,官印怎會隨身?早已封存。”

    “回大人,那就沒辦法了,您也需要里正以及十戶以上的具保書才可回城。”

    任子苼擰眉哼了一聲:“我回奉天城自個的家,也要具保書?”

    “是,大人,請別為難小的幾個,小的幾個也是聽令。”

    其中有一名衙役想了想,上馬前對任子苼多說了句:

    “大人,據說我們縣令大人,今早從老家趕回,也因身上無官印,特派家仆回了老家取具保書,才得以進入童謠鎮。”

    任子苼一聽,臉色由不耐煩轉為嚴肅,“童謠鎮的守城官不認識胡縣令?”

    “守城官已全部撤換。”

    任子苼心里立即一咯噔。

    四名衙役打馬離開后,宋福生和任子苼不約而同跟在任族長身后。

    任族長家門口。

    宋福生推拒了任尤金拽他進院。

    逃荒來的,身上有重孝,今天是大年初一,新年第一天,瞅這情況還特娘的要不好。

    別他進了院,往后任族長家里有啥不好事再賴在他身上,更不能進了。

    “那好,你在這里等,我這就去寫。”

    任族長對宋福生說完就進了院。

    而旁邊的任子苼,任族長連瞟都沒瞟一眼。

    在任族長進去寫證明時,老爺子的三兒子端著一碗冒著熱氣的糖水出來了:“福生兄弟,喝。”

    “不喝了。”

    “你回回家來瞎客套,快些拿著。”

    宋福生端著飯碗還有點沒搞清狀況時,就被任族長的三兒子一把拽到旁邊,然后他就看到這位大兄弟揮舞著笤帚,嘩嘩掃雪。

    任子苼站哪,他掃哪。

    且嘴上振振有詞,“才大年初一,門口就臟得很。”

    “你?”任子笙咬牙。

    就在這時,匆匆寫好“證明”的任族長,出來喝止道:“老三。”

    他三兒這才不攆著任子苼掃大門口。

    “你,自個去尋十戶人家先給你寫,寫完再來尋我。”

    任子苼瞇著眼,你那意思是,等會兒我還得送上門讓你再羞辱一番唄?

    心里氣憤極了,兩手攥拳。

    尤其是望著任尤金很是熱心腸地領著宋福生離開,倆人邊走邊說:“走,我帶你去尋那十戶作保,應會有很多人家愿意給你寫這個。”

    任族長說的沒錯。

    宋福生別說找十戶人家了,目前他就是要找五十戶給作保,村里人家也都能給按手印。

    因為在這里,大家很看重身后事。

    宋福生他們那伙人,甭管是做多大的買賣,甭管多有錢,村里的個別人家或許還會有微詞。那是一種來自對逃荒人、對外鄉人的偏見心理。

    但是在臘月二十九那日。

    宋福生他們為家鄉的人燒了好多好多黃紙,讓那些有可能成為孤魂野鬼的老鄉們過個好年,這個行為,讓任家村太多太多人打心眼里敬重。

    事實真是這樣。

    任尤金和宋福生一到,好些戶人家就說:“一猜你準會來,等著,這就給按手印。”都知道河對岸那伙人城里有買賣,不讓進城買賣咋辦。

    還有那熱情的人家,趴在小地主家墻上問:“十戶夠沒?我家老頭子在家,也能給按。”

    也有張羅讓宋福生進屋的。

    宋福生說不了,身上有孝,這就夠不好意思的。

    沒想到老翟家鄰居,就是那戶幫忙卻被狼咬死當家的婆娘出來說:“進我家,我家有孝也不怕,下大雪,別在外面凍著。”

    與此同時,河對岸這頭。

    宋茯苓、錢佩英、馬老太,她仨特意甩開米壽他們幾個孩子,來了四壯和牛掌柜的屋里,關緊門正說著:

    “奶,娘,這是,皇上,皇上死了吧。”

    馬老太不想接受:“不能,別瞎說,皇上死,咱們得穿孝。”

    錢佩英坐在炕沿邊,瞅了眼馬老太:“現在和穿孝有啥區別?沒聽到那衙役說嘛,不能穿新鮮顏色的衣裳,不準掛紅,不準這,不準那,如若被三十戶以上共同揭發違令,征徭役多征仨名額,仨。”

    馬老太仍舊犟道:“皇上死,得喪鐘響,喪鐘沒響。”

    “奶,”倒是宋茯苓覺得自個離真相很近:

    “眼下啥情況,正過年,皇上真死也不敢響喪鐘啊,這事不得捂著?最起碼得讓那些駐防大將軍帶兵趕緊回去吧?”

    馬老太當即苦著一張臉:“那咋整,要是真那樣,關城到正月十六,咱幾家店怎辦呀,收了那些定錢,貨送不進去。”

    說完就帶小跑去取定錢。

    只慶幸當時聽了孫女的,沒將定錢發下去。

    那時候孫女就說,沒徹底掙到手的通通不算,你就是訂出去也不算。這才沒給定錢混到利潤里。

    老太太在錢佩英和宋茯苓面前表現的很慌亂,幾個店是心血。

    可當她來到蛋糕房,面對師傅們不知該不該做明日營業的蛋糕,面對那七位苦著臉快哭了送糕師傅們。

    她倒是咽了下吐沫,一臉鎮定道:

    “都給我憋回去,我看誰敢哭。

    大初一的,別給我觸霉頭。

    送不進去點心,最后大不了就賠錢。

    將定錢想辦法都還給買家,甭管到啥時候都得講個信用。”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方便以后閱讀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第四百一十六章 哎呀我說命運吶(一更)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第四百一十六章 哎呀我說命運吶(一更)并對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