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

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28)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freemanpk 本章: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28)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二十八、深圳的照片20190617到家的頭一件事,我立刻打開電腦,把u盤插到接口上。

    心里有些激動,又帶著一絲不安,雙擊開我從許斌警官那里偷拷貝回來的文件夾。

    里面都是一些壓縮格式的照片,從命名格式來看,應該都是用數碼相機拍的。

    300多張,每張都有3、4m大小。應該都是千萬像素級別的相機拍的。

    我大概觀察了一下照片的時間順序。

    有一點讓我覺得奇怪,楊雋失蹤是12月28號,這個日子我刻骨銘心,絕對不會錯,她們在我的新房停留了兩天,那就應該是12月30號左右離開的哈爾濱。哈爾濱到深圳坐火車需要兩天,按照我的理解,那么她們兩個奸夫淫婦應該在元月1、2號左右就到深圳了。

    可是照片最早的是元月8號的,到楊雋在深圳被找到的元月17號,這里只有這十天的照片,難道我只拷貝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嗎?

    先看看照片中都拍了下什么在去琢磨這些時間上的問題吧。

    8號的照片大概有50張左右。是一家茶行周圍的遠景照片,有幾張是用長焦鏡頭向茶行里面拍的,不過大多數都是在門口進出的人,照片里的人很雜,不過我還是在其中幾張中發現了一個很明顯的“熟人”。那個標志太明顯了,光禿禿的腦殼,我只看了一眼就認出了刁金龍的身影。

    不過在這幾張照片里我沒有找到楊雋的身影。

    9號的只有幾張,10號的也只有幾張,都是在一些飯店或路邊的停車場拍到的,不過這時候楊雋瘦弱的身影出現在刁金龍身邊。

    這兩天的照片拍的距離很遠,感覺拍攝器材也不怎么好,拍的很模糊,我能分辨出照片中跟在刁金龍身邊的女人是楊雋,不過臉上的表情和狀態很模糊。

    11號開始出現了許斌給我看到那張照片的小區。

    有幾張遠景,可以看到這是一個很繁華的高檔小區,大概有十幾棟20多層的高層樓房,周圍都是各種商鋪,各種郁郁蔥蔥的花草樹木,花園中有很多人在悠閑的散步或休憩。

    拍到楊雋的那個陽臺應該是十幾層以上的樓層,那個陽臺有個很明顯的特點,那就是,周圍的陽臺都是要么堆放著一些花盆,要么有些雜物,而她所在的陽臺,什么都沒有,感覺就像是沒有人住的房子一樣。

    不過我也立刻理解了,這個房子應該是刁金龍到了深圳之后臨時租住的。

    11號的照片不多,因為那個房間和陽臺的窗子都拉著厚厚的窗簾。不過有幾張從高處俯拍的照片,可以看到楊雋跟在那個禿腦殼身后進了一家超市,出來的照片上兩個人都拎著好多袋子。

    11號晚上有一張陽臺的照片,是陽臺上的落地玻璃門后的窗簾拉開了一小邊,刁金龍背著手在朝外面張望。在這一天的其他照片里,楊雋的身影再沒出現。

    12號白天的陽臺照片里,楊雋的身影出現的多了起來,不過我注意到,這一天楊雋身上穿的衣服和我那天看到的不一樣。我看到的那張她穿了條淺藍色的長裙。這時候她穿的是一條深色的牛仔褲。

    不過這天的照片里,我開始受刺激了。

    有大概十幾張照片是楊雋自己一個人倚著陽臺的欄桿發呆的,不過再往后,刁金龍穿著一套唐裝,出現在她身后。

    兩個人一起倚在陽臺的欄桿上聊天。

    楊雋似乎一直悶悶不樂的。

    刁金龍把手搭在楊雋的肩上,和楊雋臉貼著臉說著什么。

    刁金龍把臉湊到楊雋的臉旁,在她的臉頰上親吻。

    再往下看,我的心口開始悶堵,鼻子開始發酸。

    刁金龍已經側過身,雙臂擁抱著楊雋,把頭歪向一邊,看起來很用力的在和楊雋接吻。

    我唯一有些安慰的是,此時看到楊雋的身體還是僵硬的,她并沒有回應刁金龍的擁吻,她的兩手是垂落在身體兩側的。

    可惜,我心里的安慰并沒有持續更多的畫面,接下來的幾張里,楊雋已經把手臂環挎在刁金龍锃亮的禿腦袋下,像是很用力的纏繞著他的脖子。

    這是毫無羞澀的深吻。

    照片里的兩個男女就這么大搖大擺的在陽臺上忘情的激吻,而作為楊雋丈夫的我,卻在此時突然感覺自己是那么的可悲,像個無恥的偷窺者,在窺視人家兩個人幸福的激情前奏。

    是的,這應該只是前奏吧,接下來的照片清晰的看到刁金龍已經把一只肥厚的大手從楊雋的衣擺下摸進了里面。

    12號最后的兩張照片是兩個人已經停止了接吻,刁金龍橫抱起楊雋,向陽臺的落地門里面走去。

    最后一張,從刁金龍已經跨入落地門里側的身體旁邊露出來楊雋的臉,她帶著一絲微笑,正在用一種十分溫柔的眼光仰看著刁金龍的臉。

    13號的照片里面只有楊雋,其中一張正是許斌警官給我看到的那張。

    14號和12號的類似,也是楊雋先是一個人在陽臺上發呆,然后刁金龍出現,然后兩個人接吻,然后消失在落地門里。

    不過14號的拍攝時間應該是傍晚,而且兩個人這天有張照片里有一個很過分的舉動,刁金龍從背后抱著楊雋,面朝著陽臺外面,刁金龍居然掀起了楊雋的上衣,把楊雋兩只渾圓白皙的乳房直接暴露在空氣中。

    還好,露出乳房的照片只有這一張,接下來的照片又是刁金龍把她抱進了落地門里。

    看照片的天色,估計應該只有5、6點鐘的樣子吧,也許冬天里南方的白天會比北方稍長些,不過那也應該是下班的時間,小區里恐怕是人來人往的,雖然是在十幾層樓之上,不過眼神好的人,恐怕也能注意到頭頂上的陽臺邊那兩個挺著兩粒紫葡萄又圓又白的東西吧。

    難怪我之前聽到了女警那種鄙視的口吻在談論楊雋。

    我現在的心里除了憤恨,也充滿了鄙夷。

    我已經搞不清楚我現在是什么心態來繼續看下去了,照片中的女人是我的妻子,但我現在看這些東西,居然感到很平靜,心里還是憤恨,但我并沒有想象中那么憤怒。

    我像是在看一個和自己毫不相關的人在表演而已。

    我不明白我為什么淡定下來了。

    15號的照片,楊雋一出現,嚇了我一跳。

    照片里,她的上身只穿著胸罩。下身穿著一條花布的寬松睡褲。

    她好像一直在陽臺上走來走去的踱步。幾張照片都是她在那里走來走去的,像是在思考著什么。

    刁金龍出現的時候,表情好像很生氣,站在落地門里,像是在大聲的對楊雋吵嚷著什么。

    楊雋好像沒理會他,始終在陽臺邊上站著,頭轉向另一邊。

    接下來的幾張照片都是刁金龍繃著臉在對楊雋說話。時而還會樣子猙獰的用手指指著楊雋的頭。

    16號。

    連續有十幾張照片里的陽臺都是空的。

    我正奇怪為什么那些警察只拍了空陽臺,卻猛然發現,原來,在陽臺的右側緊挨著陽臺的窗子,和之前不同了。

    那窗子的窗簾被拉開了。

    窗子里面很暗,但是我還是看清了大概。

    那些偵查員的眼睛還真是犀利。

    這是白天,窗子里面沒開燈,不過我放大了畫面到這個窗子,里面模模糊糊的看出兩個沒穿衣服的身體一前一后的站在窗子前。

    我無力的捶了捶自己的頭,我的大腦已經開始液化了。

    那畫面分明是楊雋站在窗子前,用手扶著窗上的玻璃,而刁金龍站在她身后,用手扶著她裸露的臀部,在奮力的頂撞著。

    接下來的照片更加火爆了。

    我想不出別的詞,只能說,他們兩個還真的是只能用火爆這個詞來形容了。

    就這樣一前一后的,楊雋赤裸著向前弓著身體,刁金龍在后面緊緊把控著她纖細的腰,兩個人居然轉移到了陽臺上!

    楊雋閉著眼,把雙手扶著陽臺欄桿,而臀部就那么極力的挺起來,兩條沒有一絲贅肉的腿奮力的繃得筆直,而身后的刁金龍,用兩只手用力的扶著楊雋的細腰,把同樣赤裸的髖緊緊的頂在楊雋渾圓的屁股上。

    這里是毫無柵欄的陽臺啊。

    我還以為女警在談論的所謂的不要臉的事是指之前那天在陽臺上的露乳,原來指的是這個。

    拍照的警察很敬業,不過我能想象到他們在拍這些照片時候臉上的表情。

    他們在陽臺上的時間蠻長的,照片有10幾張。

    兩個人的花樣還真不少,楊雋扶著欄桿的后入,楊雋背靠著欄桿的站立,最后刁金龍躺在陽臺上,楊雋坐在他的身體上。

    我的心情卻越來越平靜。

    看著他倆茍合的清晰畫面,我反倒平靜了。

    楊雋,你已經無法再傷害我的自尊心了。

    看著你毫無廉恥的用那種最淫蕩的姿勢和別的男人交合,我已經不再傷心了。

    因為我已經徹底對你死心了。

    17號,畫面突然變了。

    和之前那幾百張照片不同,這回開始的畫面是在樓道中。

    拍照人跟在幾個穿著深藍色防彈背心帶著頭盔的警察后面。

    破門而入。

    。

    幾張在房間里搜索的畫面。

    警察踹開了一扇門,這是一個衛生間,楊雋全裸著,用雙手緊張的交叉在胸前護著胸部,下面的胯間那一小叢黑毛卻完全暴露著,眼神極度恐慌的看著鏡頭。

    我的心像是在滴血。

    一個女警在用一塊浴巾包裹起蹲在地上的楊雋的身體。

    楊雋的一只手已經被手銬牽制著和另一個女警連在了一起。

    照片全部都看完了。

    我開始后悔為什么要處心積慮的偷看這些東西。

    本來說實話,我還對楊雋存在著那么一絲絲的期望,甚至萌生過如果她肯回頭,我就會從新接納她的念頭。

    看過了這些照片后,我心灰意冷了。

    也許是我以前從沒有真正認識過楊雋吧,她為什么會這么做,為什么走的如此之遠,我心里完全沒有任何答案,也許只有等到楊雋回到家里才能把這些疑問一一解開吧。

    我的頭腦里亂作一團,已經無法正常的思考,我倒在沙發里,把自己蜷縮成一團,一支接一支的抽煙,恨不得把自己也一起點燃變成一團煙霧。

    手機響了,左健來電話問楊雋什么時候能接回來。

    我也說不清,我也很著急見到楊雋,許斌警官并沒有告訴我確切的時間,我們現在只能等。

    等的心力交瘁。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天黑了才醒過來,肚子開始咕咕的叫,到廚房里翻冰箱,發現家里什么吃的都沒有了。

    也許明天或者后天楊雋就能放出來,家里還是要準備些吃的,我穿好衣服走出家門想去超市買些米面油和豬肉什么的在家里預備著。

    剛出樓門,手機又響了,我以為左健這家伙又要磨嘰什么,沒好氣的接起電話:“又咋了?我真不清楚她……”我剛說了一半,電話那邊就打斷了我。

    “……李老師,我小輝啊”我心里一驚!他說話的口氣很低沉,一點不像以前跟我說話那么囂張。

    “小輝?你不是?……”我把后面的話又咽了回去。

    “哦……我沒事,李老師,是這樣,我有些事要找你談談,是關于你老婆和刁老三的事……你不會出賣我吧?”“……不……不會,你說吧。”我忐忑的回答他,急忙朝四周張望著,我記起許斌警官告訴我,這幾天開始,他已經派人來我家周圍蹲守了,不過我找了一圈,沒有任何一個人讓我看起來像是喬裝蹲守的警察呀。

    “電話里說不方便,你打個車來動力區保健路吧,把那支錄音筆帶上,我需要和你當面談。”“哦,好吧。”我猶豫著答應下來,不過我覺得我應該立刻和許斌聯系,自己這么冒冒失失的過去見一個逃犯,畢竟是很冒險的事。

    “……李老師,你恨刁老三嗎?”他突然用一種很哀傷的口吻問我。

    “是,我恨不得親手把他撕成碎片!”我咬牙切齒的說。

    “嗯,那我就相信你,你不會出賣我對嗎?”我猶豫了一下,很肯定的告訴他:“放心吧,我不會出賣你。”放下電話,我在心里飛速的權衡起來,我覺得我應該第一時間報告給許斌這個情況,可是,小輝的話讓我覺得他一定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想告訴我,我感覺他一定是想聯合我去對付刁金龍,至于他想怎么對付,我必須要見到他才能知道。

    他會不會害我?我心里沒底,我想不出他如果想害我會因為什么緣由來害我,他已經背叛了刁金龍,刁金龍肯定要置他于死地而后快的,我感覺他不可能伙同刁金龍一起來害我,而且,從他目前的處境來看,害我對他也沒有任何好處呀。

    我心里稍稍安定下來,我覺得,應該暫時先不通知警方,我還是先去探聽一下情況再決定是否通知許斌警官吧。

    回家取來錄音筆,我在路邊叫停了一輛出租車,按照他的指示,我來到了保健路上的一個路口。

    下了車,我往周圍觀察了一番,這是個四通八達的交叉路口,路邊密密麻麻的都是居民小區,等了有二十多分鐘,小輝并沒出現,我有些不耐煩起來。

    電話進來一個短信:你往前走50米,左手邊的胡同進來,秀梅餃子館看來他并沒有完全相信我,我來了這么半天了,他應該早就躲在暗處看到我了。

    找到餃子館,我推開門,原來這家小店還有個二層,我抬頭向二層看,小輝在二層朝我招了招手。

    我上了二樓發現,這店子的二層有一面的窗子正好對著我剛才下車的路口,我剛才站的位置在這里看得一覽無余。

    他已經點好了兩盤餃子和一盤涼拌菜。

    “說正事吧,你剛才說我媳婦的事……”我坐在他對面,開門見山的問。

    “錄音筆呢?”他沒回答,直接問我。

    我把錄音筆遞給他。

    “你……聽過了吧?”我點點頭,我想我即使說我沒聽過,他也不會相信的。

    他瞥了我一眼說:“李老師,我真沒想到你和小秋原來是一家的。早知道她是你媳婦,我早就幫你攔一下刁老三了。”我奇怪的問:“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笑了笑,不過那笑容比哭還難看:“我要是沒這點消息來源,就兩種結果,一種就是早早就會被警察抓到了,另外一種就是早就被刁老三找到,給人砍成肉醬了。”“電話里你說要和我說我媳婦和刁老三的事,說吧。”我也懶得去探究他是如何把小秋和我聯系到一起的問題。

    。

    “你想找刁老三報仇不?”他沒回答,反問我。

    我點點頭,說:“想!當然想!不過我只是個平頭老百姓,就算找到了他,我又能怎么樣?打?我也不一定打得過他,我最多是報官。”他點點頭說:“不要報警,警察沒用的,而且,我告訴你實話吧,香坊分局有些人不希望他被抓,一旦他被抓,會牽連更多的人,這事,現在只能通過社會的方法來解決。”“什么方法?”“你幫我找到他,我幫你弄死他。”他的眼中露出一種讓人脊背發涼的寒光。

    “我?你們混社會的和警察都找不到他,我怎么找到他?”我有些奇怪的問。

    他笑了笑說:“小秋不是回哈爾濱了嘛,他一定會來找你的。”“找我?他要是真的來找我就好辦了,我也告訴你實話,警方也早想到這個問題了,他只要敢在我家周圍出現,他就一定會被抓的。”小輝搖搖頭說:“警方……大鵝你知道是誰嗎?”我搖搖頭。

    他夾起一個餃子塞進嘴里說:“大鵝是香坊分局的,之前一直是刁老三最好的朋友,十幾年了,他倆好的恨不得穿一條褲子,但是這回曹秉程出事,刁老三跑路,最緊張刁老三被活捉的人就是大鵝,所以,如果你通知了警方,刁老三的下場一定是被當場擊斃,不可能活捉的,刁老三知道太多大鵝做的丑事了。”我有些不以為然的說:“那不是正好,省的我做犯法的事了。”小輝白了我一眼,語氣變得惡狠狠的說:“讓他就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我必須要親手弄死他!”我不大理解小輝為什么會對刁金龍有這么大的仇恨,問:“你跟著刁老板那么多年,怎么這么恨他?”“齊曉宇你還記得嗎?”他說著,眼睛里突然濕潤起來。

    我點點頭,想起二寶說過,齊曉宇被人殺死了。

    “我偷了刁老三點錢,這都是刁老三欠我的,這事本來和小宇沒關系的,刁老三卻找人殺了她。”他說著,眼淚已經滾落在臉頰上。

    “齊曉宇是刁金龍找人下手的?”我有些吃驚,接著說:“可是二寶說是你殺的。”“放屁!”小輝憤恨的說:“我本來是要領著小宇走的,結果我晚了一步,我去找小宇的時候她已經被殺了。”“我真的理解不了你們這種人的思維,都什么年代了,還動不動就砍人,殺人!”我也激動起來。

    小輝給自己倒滿了一杯啤酒,仰起脖子一飲而盡。

    “二寶就是個傻逼,在刁老三身邊那么多年,刁老三有一天把他當人看嗎?他不過就是一條刁老三養的狗,我也是,我也是個傻逼,我也是刁老三的狗!”說著,他又仰起脖子把滿滿一杯啤酒倒進口中。

    “你打算怎么辦?我現在可是什么主意都沒有。”我問。

    “刁老三一定會去找你,我知道他,我跟了他這么多年了,我太了解他,他一定會為了小秋去找你,你不要報警,報警沒用的,你要先通知我,然后想辦法穩住他,我已經在你家附近租了個房子,接到你的電話我就馬上沖過去,剩下的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覺得自己的汗毛都立了起來,這種害人的事,還真的不是我這種本分人能計劃出來的。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問。

    “你家還不好找?之前刁老三和小秋剛開始扯犢子的時候,我送她回過幾次家,再說,我現在已經下決心要搞死刁老三了,我自然有辦法知道你家的具體位置。”我恨刁金龍,這點毋庸置疑,可是聽到小輝口口聲聲的說要弄死他,這個我還真的有些膽顫顫的,不要說殺人,我這輩子連雞都沒殺過。

    小輝也許看出了我的顧慮,一邊往嘴里塞餃子,一邊輕描淡寫的說:“放心吧,就算動手,我也不會在你家里動,你只要負責幫我把他穩住,后面的事我一個人來做,就算有人追究到你身上,你就說是我逼你做的,我反正爛命一條,你盡管都推到我身上就是了。”小輝的表情好輕松,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在討論一件殺人越貨的惡事。

    他狼吞虎咽的吃著餃子,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說:“你媳婦真名叫啥?”我苦笑說:“楊雋”“楊俊?俊俏的俊?”我搖搖頭,用筷子蘸了些盤子里的餃子湯,把雋字寫在了桌子上。

    “哦,你媳婦差不多這幾天就出來吧?”我點點頭,這個人的消息還真靈通。

    他看著我的臉,表情有那么些嚴肅的說:“李老師,我和你也算是認識了幾個月了,你這人是老實人,我勸你的話,等你媳婦回來,你也別和她吵,更別打她,你倆肯定是過不下去了,消消停停的把婚離了,以后再找個老實的女人吧。”我沒說話,心里很難受。

    “刁老三我太了解了,他玩過的女人,不玩殘也要扒層皮,這種女人就算心回你那里了,身子也讓人惡心。放手吧。”我掏出一支煙點燃,把自己浸泡在煙霧中。

    這些類似的話,已經好幾個人對我說過了,按理說我應該已經麻木了,可是我的心為什么還是這么痛?

    小輝見我不說話,也打住了話頭,從身后的挎包里掏出一個藥瓶,推到我的面前。

    藥瓶不大,里面裝了一些五顏六色各種形狀的藥片。

    我遲疑的問:“什么?”“如果他出現了,你不要和他起沖突,記住,千萬不要嘗試去打他,他從小練武,你打不過他,找機會讓他把這藥吃了,他會先興奮一陣子,然后會昏睡很長時間,那時候,想怎么處理他就怎么處理。”許斌曾經提到過,小輝有條罪名證實販毒,我想這東西就是毒品的一種吧。

    “他要是不肯吃怎么辦?”我問。

    小輝苦笑了一下說:“他會吃的,有段時間沒見到你媳婦兒了,他還不得憋的直蹦呀。”我更加奇怪的問:“什么意思?這是什么藥?”“我也不瞞你了,這是從俄羅斯傳過來的一種最新的興奮藥,吃了以后會亂性,不過副作用就是事后會昏睡12個小時。”“啥?”我吃了一驚,聲調提高了許多說:“他來找我媳婦兒,我還給他吃亂性的藥?”他瞪了我一眼,用輕蔑的口吻說:“你真當你媳婦是啥好逼玩應啊?就算沒刁老三她也沒消停呀,她和她們公司的韓國老板開了幾次房了,你還都不知道吧?”我的頭又嗡的一聲變得渾濁起來。

    “這些說了你可能不信,她們公司的徐胖子和刁老三有業務往來,徐胖子為了要挾那個韓國老板,找人偷拍了韓國老板和你媳婦兒開房的艷照,有次吃飯徐胖子給刁老三看那些照片,我就在旁邊。”楊雋!你還真的是個徹頭徹尾的蕩婦啊!

    “那個徐胖子也早就對你媳婦兒惦記了好長時間了,不過我聽說一直沒得手,你呀,找了這么樣個騷貨,之前你蒙在鼓里,也就算了,現在呢,你得認清這個女人,就當你浪費了幾年時間來認清一個人的真面目吧。”是的,小輝的這句話說的對!楊雋,為了認清你,我居然走了這么多彎路,好!既然已經認清了你,就讓我們在一個殘酷的環境下徹底撕破臉皮吧。

    我抓起桌子上的藥瓶放進口袋里。

    小輝見到和我的談話起了作用,也不再說什么,一口一口的灌自己喝酒。

    “你那支錄音筆是要做什么用的?”我沉默了一會,問他。

    他的眼珠突然轉了幾圈,故意裝作不以為然的說:“哦,沒啥,我這人有點嗜好,喜歡收集別人干炮的聲音,沒啥。”他一定是撒謊!

    我沒做聲,但我心里知道,小輝使用這個錄音筆,絕對不是這么簡單,他一定另有目的!。


如果您喜歡,請把《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方便以后閱讀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28)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28)并對迷路彷徨:枕邊的陌生人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