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剛)

提屌打天下(05)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水臨楓 本章:提屌打天下(05)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剛)第005章2019617楚妖精身上的黑絲幾下就被撕了個支零破碎,淫糜的燈光下,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暴露在眾狼面前。

    擴音器里,響起楚妖精的呻吟和有些粗重的喘息。

    我還沒看過楚妖精的裸體,卻不想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看到了,楚妖精的奶子又白又圓,屁股也大,小腰細得可憐,整個一個葫蘆狀,只掛著幾條黑絲的身體走動時,我都擔心她的腰會折了,盡管我看過上百個裸體的模特,然看到楚妖精的身體,我下面的雞巴不自覺的硬了。雞巴傳來的感覺告訴我,這是個仙品。

    玻璃箱子里一個個的彩球,彩球里面都有一個號碼,經理摟著楚妖精的細腰,由著她高挺的奶頭搖晃在眼前,一手伸進箱里掏彩球,一手繼續撕妖精的身上掛著的黑絲。

    楚妖精不知羞恥的扭動雪白的身體,跨間那片修剪整齊的倒三角,陰唇張合,看得全場男人血脈卉張,都恨不得沖上去按倒,就在正法。

    經理終于掏出了彩球,撫摸著楚妖精性感的肉體叫道:"135號!135號是哪位老板?""是我!"一名禿頂而猥瑣的中年胖子站了起來。

    場中頓時沸騰了,眾狼一條聲的破口大罵。

    胖子聽到眾狼大罵,越發得意起來。

    我看那胖子的身材,以韋小寶的說法,是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可憐腰圍八尺肯定是夠的,但身高絕對沒有八尺,頂多一米七,媽的,禿頂不帶假發,腰粗賽過水缸,脖子看不見,和腦袋成梯形分布,套著一條金鏈子,沒有一斤也有八兩,典型的肥豬二世。

    我用櫻木花道殺人的眼光盯著水缸似的矮胖子,球似的滾到場子上,抬起全身赤裸楚妖精的下巴。

    "嗯!"擴音器里,楚妖精的聲音越發妖媚,被人抬著下巴,一對大奶子直直的挺在空氣中。

    胖子得意的奸笑,就在當場,伸出一只咸豬手,在楚妖精彈跳粉滑的裸體上狠狠的抓捏,把一對粉滑肥碩的奶子捏成各種形狀,同時張開大嘴,把奶頭又唆又吸。

    有人大叫:"冬瓜,你不會當場表演真人秀吧?"胖子嘿嘿的笑,一點也不在乎別人怎么叫,在他聽來,罵得越兇,證明越忌妒,他喜歡被人忌妒的感覺,他也不是不想當場分b插穴,只是自己事自己知,他那玩意當場可是掏不出來的。

    "嗯!"楚妖精又發出一聲妖喘,雙手挽住了冬瓜的手臂,把赤裸雪白的身體貼了上去。

    經理瘋狂的叫道:"春宵一刻值千金!老板還不抓緊時間?"胖子嘿嘿點頭,摟著楚妖精的細腰揚長而去。

    我忽然感覺心里空落落的,癱軟在家華舒適的沙發上,姹紫嫣紅開遍,良辰美景虛設,誰能拯救我的空虛?

    部長陸陸續續的推薦一些沒有收到花的小姐,其中也有幾個頗為中意的,但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見識過了全身赤裸的楚妖精,滿頭腦全是她白花花的肉體,其她妹妹,再難入我法眼。

    實際情況卻是,我手頭錢不多,能不嫖就不嫖,過過眼癮也不錯,但這種來桑拿不挑小姐的事,只可一不可二,要不然不挨揍才怪?

    張小勝帶著他挑中的妹妹,正享受美好的一百二十分鐘,我想著楚妖精怎么被那死胖子折騰,雞巴硬得不行,好想打手槍,但我要是在桑拿打手槍,第二天立即會成為整個東莞的笑柄。

    雞巴硬得好難受,我試著不去想楚妖精,漸漸的睡意漸起,忽然感覺腳邊有東西在動,睜眼一看,一條一米八幾的大漢正跪在我腳邊,給我擦皮鞋。

    我感覺奇怪的道:"我沒叫你擦鞋啊?"那大漢一臉諂媚:"沒關系,不收錢的!"我哼道:"我就穿著雙運動鞋,你覺得擦得有意思嗎?"大漢咧嘴一笑:"要么我給你捏捏腳?"我推脫道:"對不起,我沒有叫男人捏腳的習慣!要捏的話,也得找個美女來!"旁邊的部長正好聽到,對我說了句"稍等!"我正想說其實叫女的來捏腳也免了,真實原因是我沒錢,得省著花,但話到嘴邊,還是沒好意思出口。

    一分鐘不到,一個挺漂亮的小姐走到面前,穿著件無袖的背心,光著兩條粉滑滑的大腿,個子有個一米六四、六五的樣子,溫柔的道:"先生您要捏腳?"我看著她,有一種初戀的感覺,怎么這么漂亮的女人替人做下活?想想以我的挫樣,以后找個老婆,極有可能連這里的捏腳的也比不了。

    再不忍心拒絕,不是還有張小勝借的一萬塊錢呢,想來捏個腳也花不了多少,當即點頭道:"是"女人開心的跪了下來,把我的腳放在鋪著厚毯子的矮凳上,拿起一條隨身帶來的白色的毛巾,脫掉我的運動鞋,溫柔而有力替我捏起腳,那手又柔又軟,摸在腳上特別舒服。

    我雞巴又硬起來,無聊的問道:"你這么漂亮,怎么做起下活來了?"女人回答:"我漂亮?在家鄉是的,在這里只能算是一般般!奶子、屁股都小,連b牌都上不了,你們男人都喜歡奶子大的!"我無聊的道:"我覺得你不錯嗎?你家鄉?在哪里?"女人笑道:"覺得我不錯?老板要是有路子,幫我走走呀!能提到b牌我就滿足了,決少不了你好處的,我家鄉在河南,你知道那地方人多,我們河南的妹子也最聽話!"說話時,有意無意的把我的腳放在她并不算大的胸脯上摩擦。

    我雞巴快要爆了,但是不用手再剌激一下的話,還是暴不了,哼了一聲道:"你叫什么名字呀!以后我來點你的鐘!"女人道:"我叫周鵬,別笑,你一定說是男人的名字了!"我真微笑起來:"我想太陽你?"周鵬呆了,繼然滿臉堆笑的道:"太陽什么意思?"我道:"就是日你!"周鵬笑了:"老板!想日就日,怎么這么多花花腸子?先說好了,捏腳20塊,要是太陽我的話,還要付150塊錢,不過我沒牌,不能進房間!""不能進房間?那在哪里?"我不解。

    周鵬笑道:"就在這里呀!沒人會看你的!"沒人會看我,但有人會看不起我,基本在大堂玩下活女的,就差在臉上寫兩個字"沒錢!"我咳嗽了一聲道:"其實我是在等朋友!看你有緣"周鵬笑道:"不好意思做的話,你躺那別動,我替你吹一管也行,80元就行了,你要不要試試?"這女人是料定我沒錢了,不過也好,只是為了瀉火,還少花70塊錢,總比自己打手槍強,剛說一句:"那好吧!"周鵬立即把手伸進了我褲檔,輕輕的握住我的雞巴道:"好大喲!"說罷,湊上小嘴含住,一陣清涼傳遍全身,舒爽的感覺直沖大腦。

    周鵬看我那樣,并不多話,含進雞巴后直頂咽喉之后,再慢慢吐出來,伸舌頭輕舔馬眼,再側過頭來吹笛子。

    "哼"我爽得輕叫,引來大堂其他的鄙視的目光。

    。

    周鵬吐出雞巴,輕輕的在我耳邊道:"不要叫出聲,會吵別人睡覺的!"我點頭。

    周鵬復又伏下身體,趴在我跨間,努力的舔唆起暴粗的雞巴來。

    我被爽著時,忽然聽到客人大罵:"雷呢個撈佬,就想著訛錢,幾衰的雷!"我問周鵬:"怎么了?"周鵬吐出雞巴,伏在我耳邊道:"是大黑,他替人擦鞋,說是不收費,實際上最后都要收人家小費,至少20塊,要不然跪著不走!"說完話,又來舔我的蛋蛋。

    我心叫走運,20塊我可以叫美女替我捏個腳了,何必叫一個大男人替我擦鞋?

    那聲喊,立即引來了部長,在那客人面前鞠躬道:"阮老板別生氣,等會兒我叫肉蛋妹來陪您,幫您瀉瀉火!"給擦鞋的一個白眼:"大黑!還不快走?"大黑剛要走,阮老板站起來不依不饒的大罵:"老子睡得好好的,被這個衰仔吵醒了要錢,點算啊,明姐,佢撲街啊。"我才知道那個部長叫明姐。

    明姐對大黑道:"跪下,跟老板說對不起!"大黑跪下道:"老板,對不起!"這個桑拿到處是跪式服務,這大黑也是跪慣了,并不以為恥。

    明姐媚笑道:"阮老板,我已經準備好了帝王房,肉蛋妹也在等您,何必壞了心情呢?不如我免您的房費吧?就當陪罪了!"阮老板用指頭點了點大黑額頭:"你下次注意了!我跟你們毛老板是朋友,要你免什么房費,我拿不出錢嗎?"帝王房是四百多,阮老板并沒有看在眼里,拿出一塊錢朝大黑面前一丟:"外面擦鞋是一塊錢,我也給你一塊,別說我消費不給錢!"正說著話呢,一名身高超過一米七的大奶子美女走了過來,身上幾乎不穿,全身98的雪白肉體露在外面,輕輕笑道:"阮老板!我等你開鐘呢?今天你要是沒空,我走下一個鐘了?"我咽了一口口水,想不到家華還有和楚妖精一拼的美女,想來就是那個肉蛋妹了。

    周鵬加緊了頭頸的伸縮,我渾身一陣寒顫,一泡濃精彪了出來,好爽呀!

    周鵬感覺我射了,緊緊的含著的雞巴,讓我爽個夠,等我全發射完了,方才吐出雞巴,張嘴讓我看她嘴里黃白的精液,然后吐到紙巾上笑道:"好多!你多久沒性交了?"我吶吶道:"也沒多久,不帶我量大的嗎?"周鵬微笑:"錢給明姐吧,口交加捏腳,正好100塊,下次再來,找周鵬就行了,我們做下活的沒牌也沒號!"明姐走過來收了錢道:"爽吧!你不會是喜歡公然宣淫的調調吧?"我笑道:"明姐是吧?我感覺你象我的一個同學,以后有機會的話,不介意我們來一次?"明姐道:"你這話好土,不過我喜歡,要是早一年,我一定陪你,但是現在不行,我收山了,這是我的名片,以后來找,我可以給你所有房費打個八折!"我也遞給她一張點石心靈工作室的名片道:"我從不占美女便宜,以后這里的小姐有需要的話,可以找找我,所有心理咨詢打八折!"明姐接過名片,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我:"你治精神病啊?我們桑拿沒精神病!"我道:"你這是很常見的誤會,心理咨詢師是給正常人做心理健康輔導,跟精神病醫生有聯系,但是兩個工種。"明姐冷淡地哦了一聲,道:"你不是來做推銷的吧。"然后迅速離開了。沒關系,我對自己說,星巴克老板被拒絕了五百次,我還差得遠了。

    張小勝終于回來了,以他的能力,這四十分鐘屬于超水平發揮了,他打了一個長長的哈欠。

    我說:"又不爽?"張小勝道:"不爽,浪費我七百塊錢。"我道:"服務不到位?要不要投訴小姐。"家華和很多桑拿一樣,有投訴制度,被投訴的小姐直接扣完這次服務的錢,而且沒有申辯機會。

    張小勝道:"不用了,小姐把二十八個流程全部做了,每做一個都報流程的名字,問我到不到位。小姐已經盡力了,是我的原因。"我問:"真廢了?"張小勝道:"沒有,只是我要的是感覺,不是器官。這里卻只有器官。"我向他舉起大拇指,道:"你終于有一項接近我的境界了。"這幾天,我都在幫蘇小簫打扮,蘇小簫也終于從賣淫女,漸漸的往婊子方向褪變,經我的手畫出來的婊子妝,別管厚街有多少按摩店,也別管當天有多少小姐,小簫只要出現店里,生意就會源源不斷,而小蘇也嚴格按我的提議,每天只接二十個,按一百塊錢一個的算,二十個就是兩千,店里拿一千,她自己拿一千。

    這叫饑餓營銷,也有利于她的b不被搗腫,以按摩店的速度,二十個客人也就是四、五個小時的活,其余時間幫我打理咨詢室。

    咨詢室生意不是一般的差,中國人就處有心理問題,也決不會跑來看,至少不會跑到我這里看。

    按摩店里其她的小姐看見蘇小簫生意好,特別的眼熱,也時不時的跑到我這兒來,給我占些便宜,但只是身體上的便宜,更看不到一分錢。

    偶然的,我發現蘇可可這個湖北妞竟然有一個舊的筆記本電腦,不由大喜過望,問她:"哪來的?"蘇可可聞言,眼圈就紅了,帶著哭音道:"是我考上大學時,我爸替我買的,那時我感覺生活多美好噢!嗯!不說這個,你要用的話,也不是不可以!"我笑了起來:"要是再有部數碼相機就好了!"蘇可可道:"春春有,只要你肯幫幫我們,我們什么都能答應你!"說著話,露出兩團奶子,說實話,她的奶子真不小。

    我吃飯都成問題,哪里心思玩她的奶子,聽說潘春春有數碼相機,立即跑去按摩店找她。

    "我是有數碼相機,不過只臺老機子,是當年老爸給我的十六歲生日禮物,唉!說這個干嘛?你要想用不是不可以!"潘春春個子是店里最高的,比蘇小簫還要高點。

    "什么條件只管說!"我問道,咨詢室沒什么生意,我得做點其它的,和張小勝那一萬塊錢,聽起來很多,實際上根本不夠用。

    潘春春向里面的正在工作的小簫方向一指道:"幫我們也弄一弄,決忘不了你的好!"童吻熙湊上來道:"我們幾個這幾天的生意,加起來沒有小簫一個零頭多!如果你愿意幫我們,我可以供應你的晚飯!"楊晨晨也是湖北人,這時也沒生意可做,也圍過來道:"我保證你的午餐!考慮一下?"我摸著下巴道:"我是有辦法,就是怕你們不肯!"潘春春道:"只要生意好,我們有什么不肯的?"我笑道:"你們肯拍裸照嗎?"三個小姐對看了一看,楊晨晨點頭道:"我肯!"潘春春、童吻熙也一齊點頭。

    我笑道:"那好,反正也沒生意,回我店里,我們互相幫助!"


如果您喜歡,請把《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剛)》,方便以后閱讀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剛)提屌打天下(05)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剛)提屌打天下(05)并對提屌打天下(烈火金剛)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