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生是惡魔

74第73章多少艱難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門唧 本章:74第73章多少艱難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董是的回應讓他失去常性,他一直掉在找回兒子和尋回真愛的喜悅中,他幾乎忘記了還要繼續解決“奉子成婚”這檔子事。

    聞憶的出現,不僅給董是當頭一棒,也是給他的當頭棒喝。他都沒有解決好自己的問題,他何談給董是幸福!

    董是心軟,看著聞憶可憐的摸樣,定是又痛又覺虧欠。他知道,他看得出來。所以她讓他去找聞憶,他就去。

    只是他去不是為了安慰,而是要讓聞憶明白,他不會娶她。說他冷血也罷,說他無情也罷,他都不能娶聞憶。他愛的只有董是,他能娶的也只有董是。

    和聞憶發展到此,他自己都覺得懵。

    腳傷那會,其實他后來去了美國療養。一來是給自己不見董是的理由,而來是為了解決自身的問題。他不放棄董是,他要娶董是,首先自己要有自由,而他和聞憶的婚約是最大的阻礙。

    他回了美國就和聞憶攤牌,說要解除婚約。聞憶不依,瞪圓的眼說“爺爺不會答應,我更不會答應。”

    他說“我會讓長輩答應。你明知道我不愛你,何苦為難自己。”

    她有些激動,說“你明知道我愛你,何苦又為難我我能容忍你在外做的任何事,難道你就不能容忍我留在你身邊!”

    他絕情,說“不能。我突然發現忍受不了一個不愛的人睡在身邊。”

    她苦笑,諷刺“睡你身邊又不是你愛的人還少么”而后又淚眼汪汪的問“為什么,就我不行”

    她又乞求“怎樣才能讓我留下我怎么做才能留在你身邊”

    他回答得更加絕情“沒有可能。”

    可聞憶卻如吐驚天大雷,她說“即便有了你的孩子,也不可能么你要拋棄你的孩子么”

    他和聞憶有過親密,他在這八年里面做過無數荒唐的事,女人一個接一個的換,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有過多少女人。他對聞憶也不是一點感覺也沒有,至少那么多的女人里面,聞憶最了解他,最明白他要的是什么。所以后來家長們非要撮合他們,他也沒有反對。

    只是,孩子是他的軟肋,他曾經那樣渴望當父親,那樣期盼那個孩子的到來,可他終究失去了那個他最想要的孩子,所以他不會讓任何女人有孩子。他的措施做的那么好,他想不出來怎么可以讓聞憶有孩子。

    可聞憶還是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醫院的證明、黑白色的超聲波超片,甚至是微微隆起的小腹,每一件每一樣都是激起雙方家長情緒的催化劑。

    而他不但沒有解了婚約反倒提前了婚期。

    可那還是不能打倒他,不論聞憶的孩子是否是他的,他都沒有打算娶他,即便有再大再強的阻礙,都不能難倒他。

    只是他還是怕,怕董是會和八年前一樣,一樣不信任他,一樣逃離他,他沒有把握能讓董是明白,他不會娶聞憶,他今生今世只想要她,他的妻子只能是她。

    回來時,看到她惶惶不安仿佛掉了魂,看到她恍惚的用手去揭滾tang的蓋子,他就痛,他其實和她一樣惶恐不安。那種恐慌的心理那樣折磨著他,那樣的懼怕,怕她就此離開,怕她放棄,所以他不顧一切的吻她,不停的提醒她。

    她的回應,她的熱情,激發了他對她封存已久的回憶,他幾乎瘋狂,對于她,他一向瀕臨巔峰。他是那樣渴望要她。

    只是,即便那樣的親密,即便愛得那樣的深,他還是覺得空落落的不踏實,那樣美的溫存,仿佛是離別前夕的溫柔,甜得致命。

    即使那樣累,他睡得還是不安穩,是她緊貼著他而帶來的滿zu感才使得他安然入睡,是她枕在他臂膀所帶來的熟悉感才讓他安心入睡,那樣熟悉的重量,他整整盼了八年。

    后來,成昱是餓醒的,空氣里彌漫的粥香清醒了他。他是餓了,極度的饑餓。可他終究沒有吃成晚餐。

    董是不在了!他睜開眼時,董是已不在懷里,空落落的手臂上頭還留有她淡淡的芬芳,可她還是不在了。

    他頓覺心一緊,腦袋嗡嗡作響,無比的恐慌感纏上心頭,心緒異常的復雜sao亂。

    他驀地起身,隨手抓了衣物,沖出房…

    他終究未能找到,能去的該去的地方,他一個都沒有放過,可終究沒有找到人。

    手機永遠是關機狀態,家里始終沒有人,他處在她家門口站到清晨,還是未見人歸來。

    他便想到了公司,去了她的公司才知道,事態已經惡劣到不可收拾。

    簡約廣告的保安忙得不可開交,門口擠滿了記者。看到他來,矛頭又指向了他,幾乎是一哄而上,直接追問“de摸n先生,請問你和聞憶小姐婚約亮紅燈是真的嗎”

    “董是是你八年前的初戀qing人,可有此事”

    “可否請您談談有關您就是八年前蘇城最大師生lian丑聞的男主角之事…”

    “董是就是您和聞憶小姐關系破裂的第三者,是否屬實,…”

    一個個針對過往,一個個針對董是,一個個針對他們最最柔軟之處的尖銳問題,接連二三,有如連環炮擊般接踵而至,砸得他心緒更加不寧,慌恐到極致。

    他一直冷著臉,嗜血的眼里都是怒意,他吼“無可奉告!”

    可他知道,即便他無可奉告,可怕的記者還能似螞蝗一樣盯著食物,一直依附一直>吸>取血液,直至主體流盡最后一滴血。

    他無法想象事態能發展到這步,他無可想象外公及家人看到這樣的新聞會作何感想,他無法想象表哥看到如今的情況會有什么反應,他更無法想象董是該如何面對,他到底要走得多少艱難,才能緊緊握住她的手,永遠握住她的手…

    <td>

    <tr>

    <table>

    <tr>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的學生是惡魔》,方便以后閱讀我的學生是惡魔74第73章多少艱難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的學生是惡魔74第73章多少艱難并對我的學生是惡魔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