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

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5)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Ruazi 本章: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5)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第五章)作者:ruazi2019617字數:12107即使是已經變為淫蕩盛宴的暗黑城中,像男人這樣抱插著一個極美麗的天界女人、還牽著兩個雪肌爆乳的美人性奴的人,也是比較少的,自然引起了其他男人的注意。

    沒有哪個男人不想猛操這三個美人尤物,那些男人邊把色瞇瞇的眼光打在三個女人身上,邊更加用力地虐辱著慘遭俘虜的暗精靈美女街尻。

    很快,男人發覺自己身邊聚集過來了一群精壯的老兵,為首那個他正認識,是個打仗和操穴同樣兇猛、魁梧如熊的男人。男人那兩米的身高已經非常魁梧,但與他面前的那人相比卻是微不足道。

    那人足足有兩米半高,一身結實的肌肉如同花崗巖,裸露的身上滿是戰斗的痕跡。他身上一絲不掛,還帶著個奇特的戰利品一名手腳被連根砍掉的暗精靈刺客人棍,被鐵鏈死死捆在他身上,就像一個活飛機杯。他那馬般大小、布滿肉刺的改造巨根,將暗精靈女人的腹部頂的幾乎炸裂,并且正在那褐肌麗人的嬌嫩淫穴里不停抽插著。那淫媚的女兵扭動著殘存的身軀,一對巨乳淫蕩地甩動著,激烈地翻著白眼,潮吹得就像是噴泉一樣。從女人那如母狗般伸出舌頭的口中,伸出了一根巨大的魔物觸手,在女人的喉嚨里瘋狂蠕動著,讓她不停發出凄慘的悶哼。

    跟在他身邊的男人們也都很高大,他們每個人身上都捆著這樣一個人棍肉便器,其中大部分是暗精靈,但也有少見的人類女性。她們都是被死靈術士的金錢誘惑的背叛者,在存亡的關頭背叛了自己的種族。甚至還有一個身材嬌小、銀發紅瞳的魔法師。雙手被切斷的魔界元素師少女被掛在男人的巨根上,一對被蕾絲長黑絲襪包裹著的雙腿隨著男人像飛機杯般猛干她而不停抽搐顫動著。男人的巨根插在她的淫穴里,幾乎把那嬌嫩的下身都撕碎,粗大的龜頭更是把子宮頂到了胃的位置。她的面部表情早已變成了徹底崩潰的吐舌翻白啊嘿顏,本該十分平坦的胸部,此時也被催乳針變得如同哈密瓜大小,上下不停甩動著,噴射著白花花的乳汁。

    “你的戰利品?”男人問,趁機挑起話茬。

    這人是個士兵,消息非常靈通。男人正準備去找他,沒想到他居然先找了過來。

    “呵呵呵,是啊。”壯漢嘿嘿一笑,雙手狠狠攥住了女暗精靈那豐滿的褐色西瓜爆乳,伴隨著他的擠壓,女精靈立刻一聲淫媚絕叫,白花花的奶汁立刻像是高壓水槍一樣噴發出來,的女人一起變成了高壓母乳水槍。

    “這個小婊子是個死靈法師,不光花錢雇了幾個為虎作倀的婊子,居然還用邪術魅惑了我的手下。”

    “那你的手下怎么了?現在?”男人問。

    “他們安息了。”壯漢嘆息,狠狠掐住了女暗精靈的脖子,接著就是一頓猛烈的抽插。女暗精靈那豐滿苗條的身體,隨著男人那融合了魔物細胞、已經變成半觸手的馬般巨根猛搗她的淫穴帶來的巨大刺激而不停扭動起來,嘴巴大張著,像是一條離開水的魚。

    “你小子最近不錯啊,三個美女給你當肉便器。怎么弄得?”

    男人點頭,“我新換了個老板。”

    “什么?是哪里的大人,這么慷慨?”

    “你可曾聽聞黑圣女,以及她的軍隊?”

    此話一出,壯漢的表情瞬間變得十分復雜。片刻之后,魁梧的男人才開始回答。

    “你現在在為它干活?”

    壯漢盯著男人的眼睛。

    “是。兄你好像知道點什么?”

    壯漢長嘆一聲,“你調查你的雇主?”

    “我總得為自己考慮。”男人說。

    “不是什么好東西。”壯漢似乎在回憶著什么,沉默著。

    “我只給它干過一次活,也是最后一次。”

    他的巨根在暗精靈人棍穴玩具的子宮中猛地一撞,噴射出大量粘稠無比的精液。飽經蹂躪的女人哀嚎著,她的腹部如同充氣般被精液撐的膨脹起來,人也翻起了白眼,眼仁徹底地翻了過去,只留下眼白在外面。

    男人望著他。許久,壯漢才說出下一句話。

    “媽的,那是多少年以前了沒個準。當時啥都還沒發生,我只是個普通的傭兵,只知道跟著老大干活。有天晚上,我們被命令去攻擊一個修道院,那是座很古老的建筑,無比宏偉,我這樣的糙人,不知道為什么,看著那建筑竟然想哭那不是那種蠢了吧唧的小廟,那真的是座宏偉的建筑但它,一點也不圣潔,反而就像是要刺進天上,殺死神一樣。”

    “一開始我們什么都沒干,只是戒嚴周邊。老大搞了十幾個婊子修女來給我們玩,那些婊子的屁眼可真他媽爽。突然有天晚上,攻擊命令下達了。當時我們被告知去清除異端修女,也就是黑圣女。”

    壯漢又停下了,思考著。

    “我們一開始跟著一群臭屁的騎士團。那群鐵罐頭雖然人蠢,但是能打。我從沒看見過他們散陣型潰敗的樣子。然后,那次我很快就見到了。有的人瘋了,連滾帶爬地從窗戶里跳出來,有的人傻了,嘴里嘟囔著什么玩意兒,還不停尖叫,但是大多數人都沒有出來。血、慘叫、鎧甲與武器的叮當作響。這時候老大讓我們上,我是預備隊。第一隊剛沖進去的時候,騎士團的老大,好像叫巴恩,突然把我們攔了回來。他說任務結束了,然后就塞給老大錢,跟老大說了兩句話。”

    “老大起初還滿臉不相信,結果一會兒以后……”

    壯漢吸了口氣,接著緩緩開口。

    “第一隊的人,全都屁滾尿流跑了回來。渾身是血,瘋瘋癲癲,狂呼亂叫,胡言亂語,少了七個人。不光這樣,他們還多回來了半個先前那隊騎士的領頭兒,只剩下半截身子。我們問他們發生了什么,他們只能重復一句話。”

    “地獄。”

    “那里邊的人,有不少第二天就嗝屁了。活最長的,一個月。所有人死的都差不多,自殺,自殺,自殺。有個男人,把釘子懟到自己眼睛里,還有一個,跟妓女干的時候,突然發瘋,活活把自己的喉嚨都撕開了……算了。你多注意。”

    “好。”

    男人也沒想到自己沾了個大麻煩,看了看手上的記號,又想到三個性奴,感覺那黑圣女似乎挺看得起自己,姑且沒有性命之憂。但人難不慮,男人最終也只能擠出一個好字。

    “謝謝大哥,我還有事情要辦,回見。”

    “回見……”

    壯漢望著他的背影,陷入深思。

    另一邊,在男人和黑圣女預定的接頭地點,一座古老城堡的地牢中,一場淫虐之宴已經展開。這座城堡的地牢,在過去是專門用于關押犯人的,故而曲折復雜如螞蟻巢穴,若來者對于這些建筑無甚了解,那么無論如何也無法逃脫。

    在這些地牢過道的中心,是一處龐大的圓形祭壇。先前的暗精靈主人用這個地方折磨他的戰利品們,以此來取悅其所侍奉的黑暗之神。然而自從其死亡之后,此處便已許久無人問津。

    而今,這塵封的祭壇,被它曾所供奉的神明再度開啟,但其用途已然不同以往。

    現在,此處已然化為淫魔的巢窟。

    黑圣女,或者說,被黑圣女操作著的那個美艷的女人,正一絲不掛地坐在那貴族主人的座椅上。她的身材曼妙無比,正是一個巨乳長腿、細腰肥尻的尤物身材。她的一對西瓜爆乳有著完美的形狀,翹挺著。她那粉嫩的乳頭上穿著一對銀環,幾條細線將她的乳頭吊在那玉頸上的項圈上,來防止她的美乳下垂。在她那飽經鍛煉、筋肉分明的苗條小腹上,則刻畫著發出淡紫光芒的魔法痕跡,構成了一個“隸”的字樣。這就是暗精靈古老的控制魔法,能夠將被施法者的意識保留,并讓被控制者將所有命令都認為成是自己要做的事情。再向下,這美艷的女人正大張著她那豐滿的大腿,露出那粉嫩的處女陰唇,與女鬼劍士特有的白色稀疏陰毛。在她的陰蒂上,也穿著一個沉重的銀環,上面刻著細小的咒文,強化著控制魔法的作用。在她的手腕和腳腕上,套著一對沉重的金屬腳鏈。金屬腳鏈間綁著一根長棍,同樣刻著符文,讓她的雙腿無法合攏的同時也強化著控制的效果。

    她的那把蛇劍,原本該是寄宿著魔人的神兵,現在卻散落一地刃片,支離破碎。

    更是找不到絲毫魔人的氣息。

    她就是弒神者,阿拉德大陸最強大的女鬼劍士之一,如今已經淪為了淫靡的麗奴。但即使如此,沒有察覺到自己被控制的女人的那份高傲依舊沒有褪色。她那雙高傲的血紅美眸,正掃視著被束縛在她面前的俘虜們,那極度妖艷的成熟面容上,依舊帶著高傲的神色。

    在她的面前,那被惡魔的鬼火照亮的大廳里,則插著數十根旗桿。那些旗桿,都是暗精靈的戰旗。而那些美艷豐滿的暗精靈女指揮官們,則被反手捆在她們的戰旗上,腿上也都捆著一樣的腳鏈,強制張開她們的雙腿,露出她們的淫穴。

    女性的暗精靈天生都十分美麗,身材也都豐滿無比,加上飽經鍛煉的軍隊生活,讓她們的軀體比人類誘人的多,淫穴也更加緊致。

    因為暗精靈認為性交是低等的事情,許多女性暗精靈,即使已經生存了幾百年,也仍舊是處女。而這年齡對于女暗精靈來說,正好相當于人類的二十歲。所以,很多人類都喜歡購買暗精靈性奴,因為她們不但美麗豐滿,而且身體足夠堅韌,還足夠長壽。

    。

    然而,在這地牢之中,不僅有著暗精靈,還有著很多人類:金發高挑的天界女槍手、巨乳豐臀,身著破爛旗袍的女氣功師、有著一對巨乳,私處貼著破魔神符的巫女,甚至還有兩個妖冶高傲的斷罪者,甚至還有穿著奇裝異服的異界女傭兵。

    原本建設這個地方的主人,為了確保祭品的充足,圍繞著廣場建造了一圈的監獄。而此刻,這些位置座無虛席。在那些深沉的黑暗中、鐵監牢的背后,無數雙淫蕩的眼睛,正觀賞著女人們的絕叫與墮落。它們是臣服于黑圣女的惡魔,而它們最喜愛的節目,便是充斥著欲望與罪孽的墮落。它們沒有形體,但這不代表它們不存在。這圓形的祭壇,現在已經成為了欲望的中心,成為了淫蕩景象的展覽場。

    而站在最前面的,則是兩個赤裸的女人,被龜甲縛緊緊捆著。每個女人的脖子上都套著一個項圈,而項圈的繩子,則被攥在站立在她們身后的改造人手上。

    她們面對著那些女人們,作為她們未來的預兆。

    第一個女人正是暗黑城的天才劍士艾麗西亞。這女人的身材無比火爆,一雙爆乳如同西瓜般大小,又被龜甲縛的繩子勒著,顯得無比挺拔。十幾根催淫針插在她的乳房上,讓那對乳頭不停地滴下奶汁。而她那纖細蜂腰上的肚臍中,也刺入了十根淫針。在那之下,則是豐滿的美臀,每當她走路時,那兩瓣臀肉就互相擠壓著,淫蕩地顫抖起來。而這兩片臀肉上,現在已經布滿了巴掌印,并且也插著十幾根淫針。

    而那雙修長的美腿,則是恰到好處地豐滿,讓人忍不住想要把玩一番。她的雙手已經被砍去,失去雙手的手腕被舉過頭頂,被鐵鏈吊在大廳的屋頂上,一個膠套緊緊包裹著她的雙腕,讓她再也無法使用利刃。她的美足則是被強行套上了一雙高跟鞋,觸手生物制成的鞋底不斷地冒出細小的針刺,刺激著她敏感的足底,同時將烈性春藥不停地注入她的身體。先前的那套腳鏈撐開了她的雙腿,露出她被無數改造人的巨根輪奸虐辱過的二穴。那穴口已經無法合攏,向外汩汩地流出精液。

    在她的陰蒂上,懸掛著一個沉重的秤砣。而她的尿道里也插著數根淫針,陰唇上則穿著兩個鐵環。而她的屁眼里,則塞著一條還在不停蠕動的粗大淫蠕蟲,足足有她的小腿肚那么粗。她的嘴被口環撐開,還被塞入了一根巨大的塑料假雞巴,連她的喉嚨都被撐了起來。她的眼睛被一塊黑布蒙著,但不需要看也知道,這女人已經露出了無比淫蕩的翻白高潮臉。

    第二個女人則是月光酒館的美艷金發熟女精靈索西雅。她的身材毫不遜色艾麗西亞,一對大奶子甚至比艾麗西亞還要大一個罩杯,在那對雪白奶子的根部與中間,分別套著四個金屬圓環,緊緊箍著那對迷人的爆乳,將兩個乳球支撐起來,勒成葫蘆形狀,顯得非常淫亂。每當鐵環收到來自插進她屁眼里的巨大電池的電力,就會一邊放電一邊狠狠收縮,擠出那昂貴的精靈乳汁,讓索西雅的巨乳化作淫蕩的噴泉。

    而那對巨乳的前半部分,則被一對碗口大的真空吸罩死死地吸著,粉嫩敏感的乳頭被吸力拉扯地腫了起來,變得和四五歲小孩的無名指一樣長。而在那乳頭上,還穿了一對沉重的鐵環,鐵環上還懸掛著沉重的秤砣。而那對巨乳不僅沒有下垂的跡象,反而更加挺立。同時,在那對巨乳上,還紋著下流的文字:競技場淫穴玩具廁所索西雅。而在她那白皙的小腹上,則布滿了腹擊交留下的傷痕,也紋著字:腹擊交淫娃被打肚子高潮1176次。她的肚臍穴也被膠布撐開,不僅插入了數根淫針,肚臍里甚至還塞進去一個不停抖動的電擊器。

    在她的肚臍往下的區域,也插入了好幾根淫針,有幾根甚至插進了她的卵巢和子宮里,強烈的淫毒把她的身體徹底改造成了淫具。接著,是她那豐滿的美臀。雖然稍遜于艾麗西亞的美臀,索西雅的臀部也足以讓男人口水直流。而經歷過淫虐之后,她的兩片臀肉上已經滿是鞭子的痕跡,左側臀肉上紋著一個大大的“奴”字,而右側臀肉上,則紋著一行小字:屁眼高潮奴索西雅。

    她的美腿同樣被腳鏈強行分開,陰蒂上穿著一個沉重的圓環,陰唇。而在她的淫穴里,則塞著一根粗大的電棍,棍頭布滿狼牙,直接塞進了她的子宮里,從肚皮上甚至能看見其輪廓。而在她的屁眼里,則塞著一根巨大的電池,只要她的屁眼一高潮收縮,催淫強電擊瞬間就會傳遍她的身體,過去。索西雅那漂亮的面容,雖然她努力維持著端莊,但每隔幾秒,都會因為高潮而崩壞成啊嘿顏。

    索西雅舉著一個競技場記錄比分用的牌子,上書:“今日玩具:米內特。”

    今天馬上就要添加第三個。

    米內特的前面還有兩個名字,正是第一天被變態拷問玩壞的艾麗西亞,和第二天被淫亂榨乳玩壞的索西雅。而第三天,也就是今天的項目,是淫亂格斗,第四天則是對下水道公主帕里斯進行的淫毒實驗,第五天是對橫加干涉戰事的女騎士導師雅妮絲進行的完全破壞凌辱。第六天則是對女異端審判者進行的偽裝者無盡凌辱中出。而第七天,將是最后的重頭戲:對暗精靈那逃脫的女王,梅婭的公開輪奸處刑。

    此時,一聲兇蠻無比的咆哮,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從黑暗中傳來。那些覆蓋著幾丁質甲殼的人形們,也從黑暗中紛紛涌出,搶奪著被捆在軍旗上的那些女人,將她們拖入監牢之中。那些女人一旦被某一個或者更多惡魔插入淫穴,就會永遠成為它們的奴隸。絕望的聲音充斥著空間,那些女人們立刻就被哄搶一空,被顯出實體的惡魔們,在它們的席位里褻玩著。

    有一名美艷成熟的異界白長發美御姐,被鎖鏈緊緊捆著雙手,吊在牢房那低矮的天花板上,更加凸顯出她高挑的身材。她的上身穿著一件被撕扯得破爛不堪的黑色緊身皮衣,黑色的碎布條勒著柔嫩白皙的肌膚,更激起了惡魔們凌辱她的欲望。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她的那對雪白的爆乳,完全無法被緊身衣所包裹,那黑色蕾絲胸罩早已經被扯碎,那兩團西瓜大的美乳球,也迫不及待地從衣服里跳了出來。而惡魔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對尤物。兩只哥布林惡魔在把淫針插進她的巨乳中之后,分別緊緊抓著她那對爆乳的乳頭,像蹦極一樣不停上下跳躍。御姐的爆乳就像是安全索一般,被不停拉扯著,甚至到了肚臍的長度。御姐哪里經得住這種程度的淫虐,哀叫連連。

    而她的臀部與以下,則是被一條黑絲連褲襪包裹著,凸顯出翹挺的屁股與修長的雙腿,顯得非常性感。她的腳脖子上也戴著沉重的腳鏈,讓她的雙腿在半空中大大分開。兩只惡魔正掛在她的腰上,瘋狂地用那幾乎和它們一樣大的巨根,肆無忌憚地侵犯著御姐的二穴。在前面的那一只,甚至還玩弄著御姐的肚臍。御姐顯然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一雙褲襪黑絲美腿絕望地蹬著空氣,從喉嚨里不停發出悲鳴。

    另一間囚籠里,形如牛頭人的大惡魔奪得了兩個戰利品。其中一個是個虔誠的異端審判者,她的盔甲破碎得僅余高跟靴鎧,雙手被反綁在背后。她那小麥色的巨乳上,烙著兩個乳頭為中心的十字架,而那豐滿的美臀上,則寫滿了神圣的祈禱文。這些東西令大惡魔十分不快,于是這如一座魔山的怪物揮手釋放了一個魔法,異端審判者的雙腳和雙手關節立刻變成了石像,無法轉動。

    接著,大惡魔又打了一個手勢,異端審判者的身體立刻不受控制地自己動了起來,先是蹲了下去,接著雙腿大開,身體后傾,雙手被束縛在自己的戰斧上,完全變成了淫蕩脫衣舞娘的姿勢。接著,大惡魔不屑地將異端審判者丟給了盤踞在它身邊的偽裝者們。那些昆蟲般的半人惡魔對于異端審判者們早就積怨許久,立刻一擁而上。巨大的陰莖一根接著一根地摧殘著異端審判者的淫穴,女人的小腹不斷鼓脹起來,抗拒的性交也被魔法和淫針春藥改變成瘋狂的快樂,不一會就翻著白眼,不像樣子地不停高潮迭起,變成了偽裝者的肉便器。

    而它的另外兩個戰利品,則是一對暗精靈姐妹。這對姐妹被惡魔掛在它的兩根巨根上,宛如一對活體飛機杯一般。她們有著完全相同的淫亂軀體和美麗面容,她們都是附近暗精靈神廟中的侍女,侍奉著同一神明的兩個方面。

    由于這個原因,姐姐的身上紋滿了女神的祈禱詞,但現在已經被扭轉成提高感度的淫咒。她身上只穿著精美布料織成的抹胸,一頭黑發,被淫水與體液打濕。而妹妹則有著一頭華麗的金發,由于信仰的原因,她的肌膚被施放了巫術,變得像是人類一樣潔白,但淫穴的緊致卻如同暗精靈一樣刺激。姐妹二人的乳頭上都打著乳釘,被兩根鐵鏈緊緊連在一起,兩對豐碩的巨乳,瘋狂地上下甩動著。

    這惡魔已經將她們轉變為自己的穴奴隸,等待她們的只有永恒的奸淫。

    而不遠處的牢房中,滿是筋肉結構、宛如水母般漂浮著、長滿觸手的蝕腦魔領主正將自己的兩根粗大觸須狠狠頂進一個旗袍白絲銀發巨乳女仆的淫穴里。那女仆被倒吊在空中,雙腿被分成一字馬形狀,一對巨乳的乳頭也被觸須拉起,乳穴被細小的觸須分開,又被另外兩根粗大的觸手插入進去,直將她的乳穴也變得像無法合攏的陰道一樣大,奶水不停地噴濺出來。她身上那殘破的寶藍色旗袍,也已經沾滿了精液,塞滿蝕腦魔幼體卵的孕肚像是水袋一樣不停甩動著。而白花花的臀肉上更是遍布了鞭笞的紅色痕跡。她的瞳孔已經完全翻了過去,舌頭也像是母狗般完全地吐出來,含混地淫叫著,還摻雜著乞求“主人”停手的聲音。她的耳洞中已經被蝕腦魔的觸手鉆入,不僅被洗腦成了肉棒的奴隸,還被將敏感度調高了三千倍。

    這樣的景象,在這淫蕩的劇場中隨處可見。而所有人目光的焦點,則是將在一個小時后上演的淫蕩格斗。

    然而,弒神者并未立刻宣布格斗開始,反而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男人最終還是決定,去女人告訴他的神秘見面地點。他用黑發爆乳女圣職者作為酬勞,雇傭了兩個強大的傭兵來保護他。這兩個人的性癖十分變態,喜歡看女人被侵犯到崩潰的樣子,所以一路上,馬車里一直響徹著女圣職者的凄慘悲鳴。等到下車,女圣職者已經變成了一個屁股上滿是紅印、子宮被精液灌成水袋、二穴被巨根凌辱崩壞,渾身也涂滿精液的變態失神掛件飛機杯,被鐵鏈捆綁在如熊般高大的狂戰士傭兵胸口。

    男人則被另外兩個高挑美人伺候著,一金一銀發色的御姐們跪在他腳下,拼命地舔舐著他的巨根,乞求著被巨根插入。

    到達目的地后,駕車的車夫立刻把他們甩下,飛也似地逃離了這片土地。男人的性奴們也被男人委托給這車夫,讓她把她們帶回他的住址。

    男人循著地址發現,女人叫他來的地方,竟然是座廢棄小教堂,供奉的則是暗精靈的古老英雄。不過此刻,那些樹立于神秘大門外的英雄雕像已經被盡數摧毀,在那些破碎的石頭上,唯有暗影偶爾棲息。這里已經是郊外的地方,但行人很少,連鳥獸也抗拒著靠近這里。

    然而,隨著男人越來越靠近小教堂,那個女人的景象也越來越清晰。那是個十分年輕的女人,身材欣長高挑,有著一頭夜色般的黑發,直達腳跟。她斜靠在紅色的奢華沙發上,蒼白的肌膚上紋著最古老的咒語,足以讓一切巫師瘋狂。她的眸子是燃燒的太陽,帶著難以抵抗的權威。在她身邊顫抖的黑暗中,有著磅礴的偉力在游曳著。

    這個女人至少有著半神級的威力,男人此刻才反應過來,自己到底沾上了什么東西。

    但女人在他腦中輕笑一聲。

    “服從便可。服從便得安穩,服從便得賞賜。”

    瞬間,男人身上的壓力就消失了。

    “進入余之殿堂,面見余之神像。”

    “是,大人。”

    伴隨著他的回復,女人點頭。他一揮手,示意正在前后夾擊女圣職者的傭兵們跟上,來到厚重的青銅大門之前。他正要推開門,門卻被人從內側打開了。接著,看見打開門的修女,男人的巨根立刻瘋狂地勃起了起來。

    打開門的,是一位全身幾乎赤裸、身材好到有些夸張的雪肌黑發修女,她的身上滿是淫蕩的器具和咒語!這位修女的面容看起來十分年輕,僅有二十歲左右,她的眼睛被一條黑布蒙上,渾身上下只有一件修女頭巾,在她小巧的耳朵上,懸掛著一對能夠將身體敏感度提升一千倍的魔法耳墜,她那白皙的脖子上緊緊勒著一個項圈,不停地帶給她窒息的快感,讓她香舌微吐,鼻息迷離,釋放出難以抗拒的誘惑光輝,在她的舌頭上有一個舌釘,牽扯出一條細線,系在她的項圈上。她的鎖骨上紋著一行古老的符號,娟秀的筆跡散發出紫色的光芒,閃爍著淫蕩的氣息。再往下就是她那完美無瑕的身材,一對挺拔的巨乳足有f杯大小,胸型極其優美。

    她的乳根部緊緊勒著一對金屬圓環,讓她的巨乳十分挺拔,她的乳頭上套著一個金屬的圓環,圓環是心形的,內部有四根長刺,扎在她無時無刻不在發情的挺立大乳頭上,還有兩根足有中指粗的淫錐,狠狠扎進了修女的乳頭之中,淫針的頂端掛著鈴鐺,修女每走一步,那豐滿的奶子就甩動起來,發出叮叮當當的鈴聲。

    此外,還有兩根淫鐵制作淫針的材料制成的鐵絲,將修女的雙乳乳頭吊在她的項圈上。這個女人剛剛被人狠狠虐辱過,乳暈上還殘留著牙印。她的左奶子上紋著一個邪異的十字架這個十字架的周邊都生長著刺,十字架的下方還有一群毒蛇。她的右奶子上則紋著一根抽象的陰莖,正在向同樣抽象的筆畫子宮中射精。再之下。她的小腹上有著久經鍛煉的一層薄薄肌肉,摸上去手感甚是不錯。在她的肚臍之中,有著一個不斷顫抖、放出催淫電流的跳蛋。跳蛋的表面上長了一層薄薄的毛,湊近了看才能發現,這居然是淫蟲的卵,淫蟲那極細如發絲的觸手從女人的肚臍中伸入她的卵巢和子宮,將她的身體改造成專為給男人帶來快樂的人肉飛機杯。

    再下面,就是修女那無比淫蕩的隱秘地帶。修女盈盈一握的纖細腰肢上緊緊勒著一條刻著淫化咒文的腰帶,一根粗麻繩從那腰帶前后的中央穿過,緊緊勒入了修女陰毛剃的干干凈凈的陰唇之中,修女的陰蒂上穿著一個沉重的銀環,此刻也被因為興奮而充血的陰蒂帶動的叮當作響。而她的肥厚陰唇上,穿滿了刻著淫蕩符文的銅環,每當她一走路,就會響成有著強烈催淫效果的樂章。而她的粉嫩美臀上,則滿是紅色的掌印。那粉紅色的屁眼,由于被瘋狂奸淫而外凸出來,還沒有完全合攏,向外不停滴著精液。而修女那雙美腿,則被一雙黑色蕾絲筒襪緊緊包裹著,勾勒出豐滿的大腿曲線,透露出無比淫蕩的媚淫氣息。

    而她的小腿,則被包裹在一雙高跟黑色皮靴中,小腿肚的弧度無比曼妙,而被強行抬離地面的足根所帶來的腿部姿態的變化,更是讓女人的騷度瘋狂上漲。

    男人一下子失去了理智,猛撲向面前的修女,將那柔嫩豐滿的軀體摁倒在地,粗大扭曲的巨根,立刻對準了修女的淫穴。修女根本沒有掙扎,而是立刻用絲襪美腿纏在了男人的腰上,將男人那足足有馬屌大小的陰莖對準了自己粉嫩的淫穴,雙手攬在男人的脖子上,與男人開始一個長長的濕吻。

    這時,男人后面的兩個傭兵看到了教堂里的景象。

    寬闊的教堂中燈火通明,曾經雕刻著精美壁畫的墻壁與地板,已經被一層緩緩蠕動的肉壁所覆蓋。在這教堂中,有身著全裸露出修女袍的豐滿修女,有全裸的少女仆役,還有徒具人形卻渾身生滿毛發、面似狼吻的野獸人。這些野獸人的胯下,都垂著一根大茄子一般的巨根。這些荒誕的存在,卻在惡神的殿堂中齊聚一堂。

    而那肉壁中則伸出無數觸手,將許多美麗的全裸少女懸吊在半空,奸淫著她們。她們的皮膚都泛著誘魔者特有的蒼白與淡紫色。有的女孩雙臂被切斷,嘴巴和二穴里都塞滿了巨大的觸手,一雙修長的美腿胡亂踢蹬著,隨著觸手的一陣抽搐,少女們的腹部立刻像是充氣般鼓脹起來。粗大的觸手在射精之后,就從她們的二穴中拔出來,有的女孩連陰道和直腸都被扯出來了一部分。但她們的二穴里沒有噴出精液,反而是膨脹的孕肚開始有了變化、凸顯出一個個觸手的形狀。

    接著,在她們的悶叫與悲鳴中,肉色的肥大觸手蟲開始緩緩從她們的二穴中爬出,一個接著一個……有的觸手蟲掉在地上,這時淫亂的露出修女們就上前將它們撿起,塞進自己的淫穴中,立刻,就有生長著無數觸手的怪物從這些修女們的陰道中爬出來。而更多的觸手蟲,則伸出觸手,將自己固定在女孩們的身上,吸吮著她們的乳汁,奸淫著她們的生產便器小穴,讓它們的母親生下它們的孩子。

    有些少女的子宮已經被不停懷孕搞得亂七八糟了,這些子宮脫的女孩都被拘束在了教堂的肉墻壁中,做成了淫蕩宮脫璧尻玩具。她們那高高翹起的雪白臀部,此時正被大殿內的半人野獸們不停侵犯著。

    此外,還有較為高階的斷罪者們。她們的身形相較那些少女們更加成熟,因此拘束的措施也更加淫蕩殘暴。這些二十歲出頭的短發赤裸麗人們的雙臂被齊根切斷,雙眼和嘴巴分別被眼罩與口塞緊緊蒙住。她們都被黑色荊棘鎖鏈捆在一人高的的黑色哥特風格十字架上,一雙美腿則被高筒黑色高跟皮靴緊緊包裹著,冰冷的鎖鏈勒得她們的傲人的雙乳十分挺拔,同時也在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了紅色的傷痕。

    在她們光潔的腹部上,刻著繁復的淫紋,就像是張開的小穴的形狀。在她們的一對巨乳上,則是刺著壓制她們力量的刺青兩朵艷紅的玫瑰花。而四對枯干邪惡的黑色手臂從這些看上去無比妖邪的十字架上伸出來,一對手臂用力拉扯著她們的巨乳,不停擠壓著那對媚肉,而第二對手臂則分別將兩根足有拇指粗的粗大鐵釬,插進她們的乳穴里。而第三對手臂,則將一個有著精神控制效果的鐵荊棘環扣在她的頭上,讓她無時無刻不在含混地媚叫中高潮,并且徹底遺忘了自己的使命。而第四對手臂,則將她的一雙豐滿美腿大大地左右分開,讓她那正被從十字架上伸出來的、滿是荊棘軟刺的巨根奸淫著的淫穴和屁眼暴露無遺。另外,還有一對黑色的巨大羽翅從她們的背后伸展開來,讓這些凄慘的擺件墮修女顯得更加黑暗、淫蕩。

    而在原本是圣像的圣壇上,赫然是一個肌肉外露、像是生長在石臺上的、有著八條粗壯手臂的半身人像!而短發爆乳、身材無可挑剔的美麗女人歌蘭蒂斯,正被人像當做性處理掛件舉在半空肆意奸淫!她的雙腳腳腕被皮帶綁在一起,豐滿的兩條大腿被人像的一對手拉開到近乎一百八十度,纖白的雙手抱著后頸,身體后仰著,頭部被人像那化為囊袋的口器緊緊包裹。

    她的屁眼里,插入了一根透明中空的粗大觸手,正在將粘稠至極的觸手媚藥精液和卵灌入她的肚子里。每當觸手擠出灼熱的液體和拳頭大小的卵,歌蘭蒂斯那健美而豐滿的嬌軀就會激烈地抽搐起來,噴出黃色的尿液與大量的淫水。她那稚嫩的淫穴,如今也已經經過了數千次出產,但仍然緊致如處女,她的陰道前端因為不停的出產而脫落下來,垂在外面,就像是飛機杯一樣,套著人像怪獸那插入她體內的、粗如教堂梁柱的巨根,被巨根一下一下地在她膨大的腹部上頂出龜頭的形狀。

    而歌蘭蒂斯那有著腹肌的細腰上,那誘人的肚臍穴,也被巨大的龜頭觸手不停撞擊著,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著粗暴的腹擊交。由于長期母胎淫毒改造的緣故,歌蘭蒂斯的身體已經變得將所有刺激都轉化為快感,此刻的疼痛對于她來說,就像是巨根在她最敏感的地方猛戳猛刺一樣爽。

    她的一對貧乳,如今已經被觸手改造成g罩杯西瓜爆乳,人像的雙手所變形成的兩個喇叭形狀的觸手緊緊吸著她的巨乳,把她的巨乳拉得很長,喇叭狀的內部,無數細小的觸手扒開她的內陷乳頭,瘋狂刺激著她的乳穴,而兩根滿是荊棘肉刺的中空管,則深深插入進她的乳穴里,把她的奶汁全都吸收進來。歌蘭蒂斯的奶,就像是打開了水龍頭一樣不停地被榨乳觸手吸收著。而歌蘭蒂斯早已經無力呻吟,只能在罩住她頭部的觸手肉囊中翻著白眼吐出舌頭,邊被無數細小的觸手插進耳洞改造著大腦,邊露出絕品母狗的淫蕩啊嘿顏,忍受著觸手改造導致的全身極度敏感性器化。

    而不遠處的唱詩臺上,有著一整個巨乳美女圣職者淫蕩唱詩班!

    二十個身材高挑、豐乳白臀的赤裸美艷少女在合唱臺上一字排開,她們都擺成女人尿尿的姿勢,雙腿全都打開成一百八十度。她們的腳踝也被綁住,足部弓起,僅有腳尖著地,觸手變成的高跟涼鞋刺激著她們的足底,在將巨量的媚藥注入她們的足底的同時,還刺激改造著她們的神經,讓她們的身體把一切感覺都當成被巨根猛操騷穴的快感。她們的雙手則交疊在腦后,被捆在脖子上,項圈僅僅保留了能讓她們呼吸的松緊度,因此這些女人無時無刻都處在窒息高潮的絕命極樂中。她們的乳頭也被吊在項圈上,來確保不會下垂。這些少女的腦部同樣被細小的觸須改造著,徹底將她們改造成無法思考的淫蕩便器。

    猛操她們的是高大的變異野獸人,每個少女的身前都擠滿了人,她們身上,除了嘴巴以外所有的穴都被男人們瘋狂侵犯著。野獸人們肆意淫虐著這些出身高貴的大小姐們,巨根狠狠撞擊淫虐著少女們的子宮和陰道,在她們裝滿精液的孕肚上頂起龜頭的輪廓,即使她們已經懷上了快速成長的野獸人幼崽,也無法擺脫殘酷的地獄巨根凌辱。

    這些少女們此起彼伏的悲慘淫叫,構成了一曲催淫的圣歌,讓每個雄性都無法忍耐操穴的欲望。而她們的名字,也變成了更加淫蕩的下流字眼在這些雌穴中央的,是這修道院之前的修女長。這金發爆乳、容姿端莊的爆乳女孩那隆起的肚子上寫著她的新名字:愛麗兒奴穴。與她名字相稱地,四根粗大的陰莖,兩兩成對地在女孩的二穴中瘋狂蹂躪。而在她旁邊的黑發爆乳東方少女,正被人拉扯著一對巨乳,狠狠用巨根侵犯著乳頭穴。一共被插入了八根陰莖的美女,已經完全喪失了意識,但是即使這樣,她還在不停地放尿潮吹。而在她那膨脹的腹部上,寫著她的新名字:上官淫乳。

    而在不遠處,一個身材高挑的長發冷艷女人,正在眾目睽睽之下進行著出產表演。覆蓋著毛發的狼頭從她的淫穴里鉆出來,女人尖叫著露出啊嘿顏,接著,一個野獸人上前將那胎兒猛拽出來,連女人的陰道也被拉出來了一點。女人凄慘地哀鳴著,啊嘿顏上滿是淚水和口水,一對木瓜形的爆乳來回搖晃著,瘋狂地噴出乳汁。她的名字叫做薇拉出產妓。那狼人嬰兒在出世的下一刻,立刻生長出了與它的父親相同大小的巨根,接著蹣跚著走到薇拉的面前,一下把巨根狠狠頂了進去,同時咬住薇拉那充血的長乳頭,不停吮吸著。被自己的后代強奸著的薇拉已經喪失了理智,身體立刻配合起嬰兒的巨根背德奸之中。

    這時,兩個傭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沖進教堂中,隨便壓倒一個修女就開始奸淫起來。而伴隨著他們的奸淫動作,他們的肌肉逐漸變得強壯,身上也生出了狼毛發,口部也逐漸變成了狼吻……而先前那個男人,已經完全變成了野獸人,喪失了理智,成為了只知道操穴的巨根打樁機……而此時,在地下奸淫競技場中,弒神者只覺得頭痛欲裂,不堪入目的回憶,重新被喚醒了……


如果您喜歡,請把《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方便以后閱讀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5)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5)并對DNF女圣職者同人:淫墮魔窟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