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校花

性奴校花(序)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yuhong0206 本章:性奴校花(序)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作者:yuhong020620190617字數:6057夜晚,昏暗的燈光,郊區的一棟舊房子里,正在上演著一場大戲。

    一個妙齡少女正跪趴在地上,胸部頭部貼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翹起。

    的身上除了一雙白色絲襪,就再也看不見第二件衣物了。

    “嗚……主人,繞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啪!一個粗壯的手狠狠的抽打在一個雪白的屁股上。

    “騷母狗,給我跪好。再不自覺,我就把你現在這個樣子發到你們學校論壇上去。再給你漲點人氣!還有,又忘記在我面前怎么稱呼自己了?嗯?”。

    說話間這個男子提起手中的鞭子,又是狠狠的抽打了2下。

    鞭子在少女的身上,屁股上留下了一道道紅痕,而少兒的臉上反而從痛苦的表情中看到了一絲興奮,一絲淫蕩。

    “嗚……對……對不起,主人,母狗……母狗,知道錯了,母……狗再也不敢了,求,求主人,允許母狗自慰。啊不,允許母狗扣騷逼,母狗的騷逼好癢。”

    說話間,少女的手已經向胯下摸去。

    隔著絲襪開始玩弄著自己的下體。

    男子似乎對少女這樣的表現頗為滿意。

    面帶邪笑的嘲諷道:“還校花呢,真是個不折不扣的騷母狗,你要感謝我,是我解放了你壓抑的欲望。呸!”

    一口口水吐在了少女的臉上。

    然而少女此時正享受著撫摸下體帶給她的快感。

    男子悠然地坐在了床上,隨手從一個手提包中拿出了一張校園出入卡。

    冷笑道:“哼,張蕊,你表面上是你們京南大學的校花,背地里呢卻是。”

    “是母狗……是……主人的……母狗,是……高添主人的母狗。”

    少女張蕊突然搶答似的回答讓高添倍感意外。

    笑道:“沒錯,你就是母狗,千人草、萬人騎的母狗。來,母狗,獎勵你的,用這個更加舒服點。”

    說完高添丟出去一把剪刀和一個震動棒。

    張蕊看到后,立刻拿起剪刀,在襠部剪開了一個口子,狠狠地將震動棒插進了早就泥濘了肉穴。

    “啊……好……嗯……啊……”

    高添看著少女,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心想:“這個小婊子,真的是只要一進入到母狗的狀態,就淫態百出啊。可今天她終究還是臨陣逃跑,看來,還是調教的不夠,我得再加把勁,一定要讓她,完完全全的臣服于我。不過,相比1個月前,這騷貨的變化也真是大啊。果然是越是表面清純的,內心實際上越是淫蕩。

    不過,真要算起來,這也是他男朋友的功勞,讓我撿到了個大便宜。嘿嘿。”

    想著,高添起身,來到了少女的面前。

    少女心領神會的張開了那張櫻桃小嘴,伸出了巧舌,舔起來了高添的肉棒。

    “啊……你這該死的騷嘴和舌頭,真是厲害啊。2個月不到,你這技術也是突飛勐進了。嗯……給我吞進去。”

    少女張紅了臉,乖乖的盡量的長大嘴,努力地將高添的肉棒吞進嘴里。

    “嗯……嗯……主……人的……肉棒……好大。不行……太深了,嗯……慢一點,嗯……”

    高添哪里會理會少女,抱住少女的頭,一個勁的勐插。

    一次又一次的頂到了少女的喉嚨。

    少女的臉一次又一次的撞向高添,發出了啪啪啪的聲響。

    而此時少女的手。

    一只扶著高添的腿,一只抓著震動棒,向自己的肉穴抽插。

    高添的肉棒插進她的嘴,她手中的震動棒拔出她的肉穴,高添拔出來,震動棒插進去。

    這樣淫亂的畫面,居然還默契地形成了一個節奏。

    “嗯……嗯……我要射了,用你的騷嘴給我接好。”

    高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而少女舌頭更加靈活的舔舐著肉棒,手中的震動棒也加快了速度。

    “啊……射了。”

    這一瞬間,高添拔出了肉棒,少女十分配合的張大了嘴巴,伸出舌頭,接受等待著精液的到來。

    。

    而高添也終于射出了他那腥臭的精液。

    而當他剛拔出肉棒的那一瞬間,少女的肉穴也被自己用震動棒插到了高潮“啊……啊……”

    沒有了肉棒堵住嘴巴,少女好像得到了自由一幫,大聲的喊了出來“來了……啊……”

    少女高潮后,便失去了力氣,癱坐倚靠在床邊,手中還抓著震動棒,嘴角掛著精液,彷佛一具失去靈魂的軀殼。

    高添默默的轉身坐到了床邊,拿起手機,拍下了這淫亂的畫面。

    “嘖嘖嘖,就是喜歡你這副清純的外表,配合著淫亂的場景。這樣的畫面,真的是百看不厭啊。”

    說著還用那雙黑乎乎的腳去扣弄著少女的肉穴。

    “嗯……不要……”

    “嘿嘿,什么不要,不要你干嘛緊緊的夾住我的腿啊?”

    少女被這話問的無地自容,便立馬張開了腿,可剛張開,高添又道:“呦,怎么?剛高潮完了,又張開腿想要了?”

    少女這次意識到這是個死胡同。

    可剛高潮過,那股勁還沒過,自己也沒有足夠的力氣去進行爭辯,便自暴自棄似的不再去管高添對她做些什么。

    屈辱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而高添此時好像恢復了戰斗力,挺著他那根黑乎乎的肉棒沖向了少女的肉穴。

    昏暗燈光的房間,張蕊高高的崛起自己的屁股,粉嫩的肉穴接受著一個黑乎乎的肉棒的進攻,整個畫面,一個黑,一個白。

    一個青春靚麗,一個兇狠丑陋。

    都說黑白配,美女與野獸。

    而這個畫面,缺充滿著違和感。

    而這個畫面好像維持了很久,少女的表情中透露著一絲疲憊。

    可交歡之中,少女痛苦疲憊的臉上又浮現著滿足愉快的神情。

    “嗯……嗯……好……好舒服……不……不行了,我……母狗。受不了了……求你……不要再繼續了。”

    “哼,才這么會你就受不了了?就你這樣,以后還怎么讓你去接客啊?嗯?

    還有你這個腦子,要我說多少次,才記住,叫我什么?今天我就要狠狠的日你,給你點教訓。”

    “啊……不要……嗯……不……要讓我……嗯……接……客嗯……主人,我錯了……啊……嗯……好深,你,主人……你頂的好……深,母狗好爽……啊……”

    “哼,你們現在這些大學生,就是這樣。天天打扮的那么妖艷,跟那些妓女有什么區別,干死你。說,是我日的你舒服,還是你那個傻逼男朋友日的舒服啊。嗯?”

    少女聽到高添提到自己的男朋友,明顯愣了一下,恢復了一絲理智。

    “嗯……嗯……啊……我……沒有……嗯……”

    “什么沒有沒有的。快給老子說,說操的你更舒服,說。”

    高添就是喜歡一邊操著張蕊,一邊和她提及男朋友。

    因為每次提到她的男朋友,少女就會恢復一絲理智,而與此同時就會形成一幅害羞難過清純自責共存的表情的清純的臉,而且少女的下體也會變得異常的緊。

    。

    高添將這個稱之為最美的風景。

    “啊……嗯……主人……的比……較舒服”。

    少女張紅了臉,小聲的顫抖著說著。

    少女每次被插的時候,面對這個問題,都會高潮的特別快,那種背叛的屈辱感,強烈地刺激著她的感官。

    “說什么呢,聽不見。什么比較舒服?”

    “就是……主人的比……較舒……服”

    高添突然停了下來,拔出了肉棒,在少女肉穴門口轉圈圈摩擦。

    “聽不見!說,誰插你插的比較舒服。”、本來這種屈辱感刺激著少女,讓少女快要達到高潮,可高添的行為,讓少女突然剛到一陣空虛。

    有些著急帶著哭腔的說道:“嗚……主人,你的舒服,你插小母狗的騷逼比較舒服,你的雞巴,肉棒最棒了,母狗最喜歡了……快,求主人了,快插我。”

    說著,手伸到了下體,扒開了肉穴,等待著再次被填滿。

    “哼。現在直到我射精前,你都給我一直說,只要你停下來了,我就不會再插你了,就這樣把你丟到外面大街上去,給外面的野狗操吧。”

    不知道少女是被高添的話給嚇到了,還是得到了如何被插的方法,居然真的開始聽話的講起了淫語。

    “嗯……嗯……好舒服……嗯……被……主人……插的……好舒……服……嗯……主人……干我……干死我……好……舒服……嗯……操死我這……只母狗……吧……操爛……我……的騷逼啊……嗯……不行了……嗯……”

    高添很滿意少女的行為,因為這就是他的目的,他就是要讓這個天之嬌女,越來越淫蕩,越來越不要臉。

    只有這樣,他才能牢牢地抓住這個女孩。

    與是一頓勐插,每一次都插到最深處,又拔到最外面。

    少女被這樣的行為搞的欲仙欲死。

    “嗯……啊……不行了……嗚……不行了,主……人……不要……了……我快死了……主人,母狗……受不了了……”

    “好啊,那我就操死你這只淫亂的小母狗,操死你這只在別人面前是女神,實際上只是只千人騎,萬人操的母狗。操死你這只,被著男朋友,過來心甘情愿的被我操的母狗。”

    “啊……啊……好……好深……好……舒……服……不要了……啊……啊……”

    再高添的攻勢下,少女再次達到了高潮。

    顫抖著一抽一抽的。

    于此同時,高添也達到了射精的邊緣,拔出了肉棒。

    而少女很默契的艱難著爬來過來,一嘴含住了高添的肉棒,用嘴接受著高添的精液。

    自從少女落到高添的手里后,就好像十分享受少女吃他精液這件事。

    而少女也從最開始的不愿意到勉強接受再到不排斥再到現在的習以為常。

    少女跪著張開嘴,伸出舌頭,給高添看嘴中的精液。

    等待著高添的下一步指令。

    高添笑了笑,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吃下去吧”。

    少女立馬咽了那腥臭無比的精液。

    然后便癱倒下去了。

    “哼哼,母狗,先休息會,等會繼續。”

    高添踢了踢張蕊,依靠在床頭,點了一支煙,進入了賢者模式。

    張蕊趴在床上,心中感慨萬分。

    自己。

    天之嬌女。

    有一個很愛自己的男朋友。

    再外自己是校花,是女神,是被人捧在手心的小姐姐。

    可卻因為自己一時沒忍住,居然被身旁這個粗糙的農名工抓到了把柄。

    起初自己還是那么的堅持自己,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自己好像也越來越深陷其中。

    本來母狗。

    主人,騷逼這些詞匯自己是和自己的男朋友做愛調情的時候才會配合著,不情愿的叫幾次的。

    。

    可現在,自己卻非常習慣順口的說著這些詞匯。

    男朋友還以為這些是他調教的成果,可誰知,少女的這些變化,全是來自這個叫高添的粗男人。

    張蕊好像陷入了一個死胡同。

    她越是不情愿和高添發生關系,心中對他越是鄙夷,每次做愛的時候,自己就越是享受。

    那種刺激興奮感,是她和男朋友之前從來沒有過的,這也讓她一次次的沉淪其中。

    就好比今天,自己故意沒有聽從高添的話,主動去找他。

    可再接起高添的電話的那一刻,自己心中做好的堡壘,瞬間瓦解。

    被威脅后,自己還是立馬按照他的要求,來到了這里。

    表面上自己是被威脅,可其實,自己在來的路上,內心是十分的矛盾,她既期待,又害怕。

    她害怕的不是威脅,而是自己為什么會有一點期待。

    而正是因為自己的這樣的心里,讓自己在公車上被色狼狠狠的給玩弄了。

    原來下午再接到電話后,按照要求,穿起了,白色的絲襪,粉色的超短裙,最關鍵的是,沒有穿內褲和胸罩。

    前往高添的住所。

    因為是下班時間,而且高添住在郊區,所以公車上的人特別多。

    車上的人各種看著手機,聊天。

    舒緩一天的工作的辛勞。

    而此時的張蕊,卻顯得有那么一絲鬼鬼祟祟。

    沒有沒有內褲,而且穿著出超短裙,站在這么一個人口密集的公共場所中,自己的內心十分的坎特不安。

    心中又清楚等到了目的地后,面對的是什么。

    完全一副六神無主的狀態。

    而再這個時候,站在她身后的人,借著車的搖晃,不停地頂著她。

    原來,張蕊剛上車的時候就被這人男人盯上了。

    起初是因為覺得這個小姑娘長的可愛,好看,便多看了幾眼。

    后面又發現女孩有些六神無主,仔細觀察下,便發現了她裙下的秘密。

    “嘿嘿。沒想到啊,沒想到,一個看起來這么清純的小姑娘居然掛空擋。”

    張蕊的耳邊突然傳來這樣的一聲,頓時慌了。

    就在她不知道怎么辦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肉穴被人給摸了一下。

    “啊……”

    張蕊居然被這突然的襲擊給摸得呻吟了一聲。

    “嘿嘿嘿,居然濕了。嗯……真是個淫亂的小姑娘啊,真的看不出啊。”

    說話間,這名男子又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

    張蕊想要阻擋,可根本沒有辦法。

    “嗯……不……嗯……走開……”

    “嘿,小姑娘,這么想得開,要不要跟哥哥出去玩玩兒呀。”

    “你……嗯……走……開……啊……小心……我……嗯……喊了”

    “哦,你叫啊!讓我聽聽你怎么叫床的。”

    說話間,把自己的手,隔著絲襪插進了少女的肉穴。

    因為這1個月以來高添一直再讓她學習叫床,這一瞬間,張蕊的腦海中居然浮現出那些種種淫亂的畫面和聲音。

    下面的水更多了。

    這個時候張蕊突然居然不知道是該慶幸自己出門的時候沒有聽話先把絲襪的襠部剪開還是該懊惱沒有剪……而就在這個時候,張蕊的余光中就看到了一個身影,以為自己暴露了,這一瞬間,自己的肉穴勐然的加緊,眼看著達到了一個小高潮。

    “啊……不要……”

    男子也同樣注意到有個身影走了過來,立馬收了手。

    他這一收手,直接讓少女停在了高潮的邊緣,好不難受。

    而這個身影沖過來之后,居然是直接下車了。

    原來是到站臺了。

    男子送了一口氣,看著眼前這個滿臉通紅,微微發抖的姑娘。

    “嘿嘿,小騷貨,被我摸得舒服吧。”

    趁著上下車人多,男子居然用力重重的捏了一下少女的胸。

    “哎呀,居然胸罩都沒有戴,你這對無處安放的大奶子,是沒有合適的胸罩裝了嘛?”

    那一下抓胸,差點直接讓少女爽的跪下來。

    有些時候就是這樣,你不去動他,就什么事也沒有,你碰了,就很難停止下來了。

    張蕊知道現在這個場合不能這樣,可是。

    嗯……不信,我得下車……嗯……不行,他摸的我的騷逼真的好舒服,嗯……好空虛……嗯……好想要。

    漸漸的,少女的身體居然有點配合起來了,主動地抬起了點屁股,方便這個男人的手更方便的插。

    “嘿嘿,小妹妹,下次一起出來玩,好不好啊。嗯?哥哥會讓你好好舒服的”

    “嗯……啊……好……啊……再深點……”

    此時的張蕊已經開始陷入情欲之中了。

    根本就聽不清這個男人再說下什么。

    “來,小騷貨,給哥哥抓抓雞巴。”

    男子調整了角度,偷偷的把雞巴陶了出來。

    抓住少女的手,就向自己的肉棒上放。

    欲火中燒的少女,手中突然有一個很熟悉的東西,下意識的就開始擼動了起來。

    “嗯……真是舒服,小騷貨,你抓的我真舒服。”

    這個時候公車又到了一站臺,公車上的人一下子幾乎全下車了。

    男子心中一樂。

    “來,小騷貨,我們到后面玩去。”

    座位上,張蕊癱坐上,因為坐了下來,超短裙根本就擋不住,下半身可以說是徹底暴露在外面。

    男子的手瘋狂的揉搓著少女的嫩穴。

    而少女,滿臉通紅地用手抓住男子的肉棒,木然的上下套弄。

    就在張瑞快要到站下車的時候,男子也達到射精的邊緣,不顧一切地將少女的頭按壓了過來。

    少女也居然十分配合地靠了過去。

    男子的肉棒在少女的口中沒過1分鐘就射精了。

    少女接住后,居然習慣性地抬起了頭,張開了嘴,伸出了舌頭。

    然后又吞了下去。

    少女這一連串的操作直接把男子給鎮住了,恨不得當場就和這個不知名的騷貨婊子來一炮。

    而到站的提示音,立馬意識到自己在公車上做了些什么淫亂的行為。

    公車停站,張瑞逃也似的離開了。

    下了車。

    她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想起剛剛在公車上那大膽的一幕幕,她不自覺的又夾了夾腿。

    白色的絲襪上掛了好多水珠。

    張蕊感到一陣自責。

    她覺得自己現在越來越像一個妓女了。

    心中越是這樣想,剛剛車上發生的一切就像幻燈片一樣在腦海中閃過。

    晚風吹過,像一只撩人的手。

    伸進了她那空蕩蕩的下體,2次沒有達到高潮,讓少女感覺頭暈乎乎的,有些木然地,情欲高漲中向高添的屋子走去,她知道過去之后面臨的是什么,但是此時的她,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的身體告訴她,她需要什么……啪,屁股上突然被抽了一巴掌。

    疼痛感將少女的思緒拉了回來。

    “騷母狗,休息好了沒啊!休息好了過來給老子舔雞巴。不要裝死。”

    “是……”

    少女緩緩的爬了過來,趴在了高添的胯下,開始舔舐著他的肉棒。

    而她的手,也習慣性地,不自覺地,慢慢地摸向了下體,扣弄著。

    夜還很長,少女的噩夢也還很長。


如果您喜歡,請把《性奴校花》,方便以后閱讀性奴校花性奴校花(序)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性奴校花性奴校花(序)并對性奴校花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