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轉星移(重修版)

手轉星移(重修版)(45)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rking 本章:手轉星移(重修版)(45)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手轉星移重修版45闔府的崩亂作者:rking20190617字數:11340四十五、闔府的崩亂林昭嫻帶著滿心的喜悅,網上看完各種評論,又抱著一大堆娛樂報刊來到片場。

    她主演的第一部影片《風塵劫》終于上映了,第一天所有影院基本滿座!“林昭嫻新片上映,大秀性感身材和煽情演技!”

    “歌后轉戰影壇,首戰驚艷!”

    “林昭嫻等于苦情歌姬?本色出演演技大爆發!”

    基本上都是贊譽,這讓林昭嫻相當滿足。

    當然,網絡上的評論就不太一樣,更多地關注了她在影片中如何賣弄性感、如何展示身材,bbs最熱門的幾個帖子,談論的居然都是林昭嫻的身材!不出所料地,又跟半年前那段令她臉面喪盡的性愛視頻聯系在一起,津津樂道于在在銀幕上清晰呈現出來的她的胸、她的臀、她的腰、她的腿……“林昭嫻的身材果然熱辣……”

    “林昭嫻那屁股扭的,一看就是個騷貨……”

    “林昭嫻的乳溝真他媽的性感,白白嫩嫩的,那對奶子可以玩一年不膩……”

    “看林昭嫻的架勢,下一部說不定就直接露點了喔,真讓人期待呢……”

    反正入目的大多是諸如此類的污言穢語,至于還有的更下流言論,林昭嫻駕輕就熟地迅速自我洗腦,將這些她不愿意看到的語句從腦海中屏障掉。

    但不管如何,關注著她身材的這幫家伙,卻正是購票入場的主力軍!林昭嫻縱然心底下不愿意承認,但李冠雄的宣傳策略,卻明顯是成功的。

    “大家對你演技的評價好高喔!”

    凌云婷坐在一旁也翻著報紙,笑笑地對林昭嫻說,“林小姐進入影壇太晚了,早就應該歌影雙棲發展嘛!呵呵!”

    “別笑話我了。”

    林昭嫻苦笑道,“如果可以選擇,我寧愿一直唱我的歌……”

    回想起近十年來在歌壇的輝煌歲月,林昭嫻黯然神傷。

    “你一定會重返歌壇的!你一直都是最優秀的女歌手!”

    凌云婷拍拍林昭嫻的手,“等我們重見天日,一切陰霾都會過去,你還是原來的你……”

    “但愿吧……”

    林昭嫻悠悠說道。

    就算她跟劉韓被直播那一出能夠洗白,可跟李冠雄簽了性奴隸協約,卻是更大更可怕的丑聞。

    以前她還能理直氣壯地辯稱自己是清白的,可現在她還有這底氣嗎?她在李冠雄面前,已經被馴服成一只服服帖帖的母狗,殘存的一丁點做人尊嚴都被殘忍踐踏碎,她現在又談何清白呢?“今天不是已經有不少人在電臺點播你的歌了嗎?尤其是《倚欄》。”

    凌云婷卻說到林昭嫻的興奮點。

    “真的?”

    林昭嫻眼神一亮,心中不由一陣激動。

    “當然是真的!”

    凌云婷肯定地說,“不信你關注一下。”

    擰開一旁的收音機。

    身為歌壇紅人,凌云婷除了walkman不離手,收音機也是隨身帶。

    “一朝榮華,換得十年幻夢。夢已空,伊人獨倚淚暗涌……”

    果然,收音機正播的歌曲,便是她曾經嘔心瀝血自認為是巔峰之作的《倚欄》!“還真有人要聽我的歌……”

    林昭嫻哽咽著說,眼睛都有點濕濕的。

    “好的作品,永遠不會被埋沒!”

    凌云婷鼓勵她說,“說不定《倚欄》又會重新成為大熱金曲呢!”

    “大熱是不可能了。不過有人還愿意聽,我已經很滿足了。”

    林昭嫻抹一抹眼睛,展顏一笑,“這是電影《風塵劫》的功勞。看來我在影片中唱這幾首歌的決定,是對的。”

    “不一定……”

    凌云婷說,“《倚欄》本來就是一首非常優秀的作品,而且越聽越有味道,我非常喜歡。林小姐,有個不情之請:有機會的話,我想在臺上唱一次這首歌!”

    “你唱?”

    林昭嫻勐地轉頭看著凌云婷,瞬即明白了她的心意,“真的很感謝你,婷婷!我能叫你婷婷嗎?但其實這樣幫不了我多少。一名歌手的成敗,歌曲不是最重要的,歌手本身的形象才是立足點。我的形象已經毀了……”

    “那我不是為了你,我就是喜歡這首歌,就是想要推薦這首歌,可以吧?”

    凌云婷咋咋舌頭,笑道,“你私下怎么叫我都可以啊!不過,在公開的地方,尤其是在他們……他們面前,我們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你很聰明,也很清醒。你是對的。”

    林昭嫻點點頭,“可惜你現在也被綁住了翅膀……如果有一天松綁了,我相信你會飛得更高……”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的形象什么時候會突然毀掉……”

    凌云婷垂頭道,“我早就是個不干凈的女孩,也許明天、也許后天,一則帶證據的傳聞,就可以輕松把我毀掉……”

    “不會的……”

    林昭嫻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了。

    因為她林昭嫻,就是這樣從如日中天的巔峰,一夜之間十年來的高貴形象就全然崩塌!何況凌云婷出道才一年,身體是真的早就被玷污了……“我也只能做好現在的自己……”

    凌云婷說,“就算有一天真的能松綁,真的能重現光明,我也不能保證我還能繼續有臉站在舞臺上……林小姐,你信不信,我早就做好了形象盡毀,灰熘熘被哄下臺的心理準備。”

    說完,苦笑一聲。

    “你……”

    林昭嫻嘆了一聲,被哄下臺的滋味,她太了解了,只好開解道,“別想那么多了,你的新唱片不是正在熱賣嗎?上市才幾天來著,已經三白金銷量了!去年你的第一張唱片好象都沒有這么勐。所以說,享受你現在的成就吧!”

    說完這句話,林昭嫻突然后悔了。

    最后這句,聽在凌云婷耳里,豈不是在說她榮耀的時光不會長久?沒等林昭嫻解釋,凌云婷嫣然一笑,說道:“我明白這道理!謝謝你!我知道要重現光明,很可能隨時賭上我的全部事業,但我絕不會退縮!”

    “那么,我更沒有理由退縮!”

    林昭嫻對視著凌云婷的眼神,一字一頓,堅定地回應著凌云婷的決心。

    兩個女人的手,緊緊地握在一起。

    ***********************************“生日快樂!媽媽!”

    看著母親苦笑著吹滅蠟燭,楊丹強擠出笑容,給了母親一個吻。

    但是,跟以前的生日不一樣,楊丹此刻,完全沒有為母親慶祝生日的心情。

    “生日快樂!媽媽!”

    阿根摟著楊彤,燦爛地笑著,也給了“母親”

    一個吻,吻在丈母娘的嘴唇上。

    隨即,按著楊彤的頭,讓她也在母親嘴唇上吻了一下。

    盡管極端不愿意遇到阿根,但今天是母親的生日,她真的很希望能好好幫母親慶祝一次生日。

    何況,阿根現在是妹夫了,總不能老是躲著。

    就算不指望他真的能改邪歸正,也總希望他能好好愛護妹妹吧?楊丹今晚于是第一次踏進妹妹的新家。

    但自從踏進這座漂亮的小別墅,楊丹就周身不舒服,心下悶得發慌,又酸又痛,且熱得想殺人。

    媽媽和妹妹,身上除了一件從頸下系到大腿的圍裙外,顯然不著片縷,赤裸的后背和渾圓的屁股格外搶眼。

    寬松的圍裙里面,豐滿的乳球露出半只,隱約可見。

    而阿根只穿著一條三角短褲,翹著二郎腿坐在媽媽和妹妹中間,雙手摟著她們的后腰,手掌顯然還相當不規矩,正色迷迷地看著一進門就氣得目瞪口呆的楊丹。

    “啊哈!大姨子來啦!過來過來!”

    阿根雙手在左右兩個雪白的大屁股上各捏一下,招手叫楊丹過來。

    “你……你們……媽……”

    楊丹想象得出母親搬來這兒住有什么結果,但眼前真真切切的一幕,還是讓她眼淚幾乎流了下來。

    江美珍和楊彤都羞紅著臉,垂下頭來。

    就算再不情愿在楊丹面前這個樣子,可她們有什么辦法呢?現在楊丹來了,會有什么結果,阿根早就說得很清楚了。

    母女倆只覺渾身火蕩,竟不知道怎么開口。

    “別這樣對我媽媽……好不好?”

    楊丹痛苦地忍著怒火,對著阿根哀求,“你都娶了彤彤了,好好過日子,行不行?”

    他對妹妹再過分,也是夫妻倆的事。

    可對媽媽這樣,楊丹實在無法忍受。

    “別廢話!過來吹蠟燭!”

    阿根哪里理她,等楊丹走近,一把摟過她的脖子,輕聲說道,“別裝清高了大姨子,你都被多少人干過了!你媽除了你死鬼老爸,也就老子干過。還有……”

    突然想起還有一個人也干過丈母娘,阿根又“呸”

    一聲。

    吹過蠟燭,阿根不管蛋糕的事,當著江美珍和楊彤的面,在楊丹的驚叫聲中,一把抱過楊丹,將她壓在沙發上。

    。

    “好久沒干我大姨子了,想不想你根哥哥呢?”

    “放開我!”

    楊丹掙扎著,“你不能這樣,我是你妻姐……”

    用力推著他按在自己胸上的手。

    “丈母娘老子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何況你一個早就玩過的小騷貨!”

    阿根一點也不給面子,見楊丹并不順從,“啪”

    的一下,在她屁股上狠狠打了一記,“你們母女三個,我都玩過不止一次兩次了,裝什么裝!”

    “別打丹丹……”

    江美珍急忙蹲下去,抱住大女兒的頭,抬頭求道,“我都隨你怎么糟蹋了,就放過丹丹吧……”

    阿根身體騎到楊丹身上,壓著她的肚子,一把捏住江美珍的臉,對著她說道:“干過你大女兒的雞巴,沒一百也有八十。就一個專門挨操的騷貨,你心疼啥呢?跟你娘倆說過啥來著?去自己弄好,待會我玩大明星時好助助興。”

    “我……”

    江美珍咬著下唇,稍稍轉頭看了楊彤一眼,自己的小女兒正羞紅著臉,也看了媽媽一眼,垂頭解開圍裙的綁帶。

    今天……今天是一定免不了……他會在自己和彤彤面前奸污丹丹……江美珍早就知道了即將上演的劇情,自己和兩個漂亮可愛的女兒,今天一起會被這個女婿輪番奸淫……可是,還能怎么辦呢?自己已經臟了,丹丹也……也臟了……楊丹渾然忘記了掙扎。

    阿根在身上亂摸的手已經稍然解開她的胸罩和外衣,上半身已經被脫得半裸,揉著她乳房的手力度越來越大,可楊丹全然顧不上這個,她難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她端莊嫻雅的母親,和她活潑可愛的小妹,現在解開圍裙,全裸著69式相對,母女各自拿著一根細長的胡蘿卜,一手把胡蘿卜插入對方肛門,一手雙指抽插著對方陰戶。

    “動作利索點!”

    阿根笑著喝道,“我們大明星什么場面沒見過?別讓人家笑話!”

    雙手握住楊丹雙乳揉搓著,嘴唇在她的臉上、肩上亂親。

    楊丹眼眶盈滿淚水,氣得渾身發抖,卻又不敢真正反抗。

    扭扭捏捏著推著阿根。

    “乖了哦,不聽話老媽今晚又得胡蘿卜插屁眼睡覺喔!”

    阿根把她上身剝光,雙手貪婪地玩著她的雙乳,“大明星的奶子比你媽媽和妹妹還小,怎么搞的?”

    楊丹也就正常的b罩杯,其實還可以。

    不過跟素有“小奶霸”

    之稱的妹妹相比,確實顯得小了一點,即使跟章璐凝鼓鼓的圓潤乳房相比,她的胸也一直是這些混蛋調侃的話題。

    “混蛋!”

    楊丹推著阿根的胸,“你不能這么作踐人……”

    “我就作踐你,怎么樣?”

    阿根在楊丹乳房上扇了一巴,響聲清脆,“你這小婊子翹著屁股給多少男人操過了,就一個賤貨,還少讓人作踐嗎?”

    他牢記李冠雄的教訓,不打楊丹的臉,轉而打乳房。

    看著楊丹雪白的嬌乳被扇得突突亂跳,不禁大樂。

    “大明星,你被玩得多了,見多識廣,點評一下唄!看看你媽跟你妹妹的技術怎么樣?”

    阿根笑道,“比起你和小璐璐,也不差吧?老子每天調教,累死我啦!”

    眼看著媽媽和妹妹又把頭埋到對方胯下舌交,還得不停用胡蘿卜插對方肛門,兩個人的身子都在微微地顫抖。

    原來這些日子,媽媽和妹妹過的就是這種生活!楊丹心都碎了。

    “你……你別這么過分……”

    楊丹咬牙道,無力地推著阿根。

    如果可以,她真想一錘把這家伙的頭狠狠敲碎,可是她不敢……她連拒絕他的任何要求都不敢!就算不為自己,也得乞求媽媽和妹妹的日子能好過一點呀!

    “自己脫光了!”

    阿根拍了一下她的屁股。

    楊丹極不情愿地,緊緊夾著大腿,依著阿根的命令脫下自己的小內褲。

    盡管已經在很多男人眼前赤身裸體地被奸淫過了,但在媽媽和妹妹跟前……楊丹臉火辣辣地燙。

    “看看!看看!是不是小騷貨,濕啦!”

    阿根搶過她的內褲,將上面微微的水痕在楊丹臉上擦著,嚷道,“是讓我摸摸奶就興奮成這樣,還是看媽媽妹妹互干才爽的?哎呦,你個小騷貨,想不到還挺變態的!”

    “我……我沒有……”

    楊丹紅著眼,無力抗辯著,手緊緊捂住下體。

    “擋什么擋!手拿開!把屄給老子看看!”

    阿根一手擰著她的乳頭,一手拍著她的大腿,招呼著楊家母女,“你們兩個過來!老媽,來看看你的明星女兒,屄被人操成什么樣了!”

    楊丹眼角銜淚,頭扭向一旁,無奈向兩邊幾乎分開成一字的大腿間,陰戶正被阿根揉弄著,暴露在慢慢爬過來的媽媽和妹妹眼前。

    “看看,這個小騷貨!”

    阿根兩根手指突然插入楊丹的陰戶,挖了兩挖,在楊丹的驚呼聲中抽了出來,帶著絲絲愛液,在江美珍臉上抹一抹,又在楊彤臉上抹一抹,“比你們倆還騷哩!”

    “那是丹丹的……”

    江美珍紅著臉,看著大女兒敞露著的陰部,被兩根手指撐開的肉縫泛著水光,里面粉嫩的肉壁依稀可見。

    已經很多年了,沒有見過女兒的裸體,再一次見到時,卻是這種場景……他說丹丹被好多人欺負過,她那兒,被多少男人怎樣侵犯過……想到這兒,江美珍臉更紅了。

    “別看……媽媽……”

    楊丹扭過頭閉上眼睛,呻吟說。

    “什么別看,仔細看!”

    阿根說,“還是我的好老婆,你看看,你姐姐的屄玩起來的感覺跟你有點象呢,畢竟是同一個媽生的……”

    楊彤咬著嘴唇,慢慢爬近姐姐身邊。

    向來活潑開朗的姐姐、一直疼愛著自己的親姐姐,也被擺成這樣的姿勢玩弄了……阿根說他上過姐姐好多次,看來是真的……姐姐也不敢反抗他,也這樣由他擺布……楊彤心中顫抖著,瞄了旁邊的媽媽一眼,媽媽的眼里正泛著淚花。

    “看看你明星女兒的屁股洞,起碼有幾十個男人插過了!”

    阿根又掰著楊丹的屁股,將她的肛門暴露在她媽媽的眼前,手指擠一擠,輕易捅了進去。

    顯然,這個屁眼已經很習慣被異物插入了。

    “不要這樣……”

    楊丹用手推著阿根侵犯著她肛門的手。

    母女兩人緊咬下唇,低下頭去。

    這個女兒江美珍太了解了,骨子里一直要強,現在被人這樣污辱都能忍下來,之前吃了多少苦頭,她實在不敢想像。

    抬頭抓著阿根的手,用哀求的眼光可憐巴巴地望著他。

    “干嘛?不讓我玩她屁眼?你想自己玩?”

    阿根眼睛一眨,說道,“先幫你的明星女兒舔舔屁眼吧!”

    揪著江美珍的頭發,拉到楊丹胯下。

    眼前就是丹丹的陰戶,還不到二十歲啊,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經變得油亮了。

    。

    阿根的兩只手指,就在她這個媽媽的眼皮底下,挖入了那個看起來已經成熟了的陰道里……江美珍鼻子一酸,顫顫地伸出舌頭,在楊丹的肛門上輕輕一點。

    “啊……不要……媽媽……”

    楊丹身體一抖,幾乎哭了出來。

    那是媽媽!雖然身體已經被很多人糟蹋過了,可現在是媽媽……“你今天拉屎了沒有?屁股擦干凈了吧?”

    阿根呵呵笑道,“沒擦干凈的話可怪不得我喔,吃屎的是你媽。”

    江美珍沒有應話。

    丹丹的肛門里,確實飄來澹澹的臭味。

    江美珍不是嫌棄,那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再臭再臟她都不嫌棄。

    可是,實在太羞恥了!“小騷貨屄都夾得挺緊的,幾個月沒操你,他們沒把你操松嗎?”

    阿根兩根手指深深挖入楊丹陰道里攪動著,看著楊丹紅著臉咬牙忍耐的表情,開心極了。

    “不要欺負姐姐了!”

    楊彤按耐不住了,鼓起勇氣叫道,“你不是做夢都想一起搞我們母女三個嗎?現在可以如愿了,來啊!我們都認命了,你還想怎么樣?”

    勐地站起身來,一對跟年齡不太相襯的大乳房一跳一跳的,一把將阿根的短褲扒了下來,早已硬梆梆翹著的肉棒彈跳出來,高高豎在那兒,被楊彤握在手里。

    “想要老公的大肉棒啦?”

    阿根捏捏楊彤的臉,“急什么!先玩玩你的明星姐姐。你看看,大明星的屄跟你小女孩的屄有什么不一樣?你們可是親姐妹喔!”

    手指繼續挖著楊丹的陰道,在楊丹顫抖著的哼叫聲中,抽了出來,抹在江美珍伸長出來正舔著屁眼的舌頭上。

    “明星女兒的淫水味道好不好?”

    阿根捏捏丈母娘的舌頭,兩根手指重新插入楊丹陰道里。

    “嗚……”

    江美珍如何回答得出來?她心都碎了,閉上眼睛不敢再看大女兒被淫玩著的陰戶。

    “別舔了,插插她的屁眼,很柔軟很好玩的!”

    阿根說道,“你這明星女兒屁眼比較賤,起碼要兩根手指才會滿足她喔!”

    笑吟吟地看著尷尬之極的丈母娘。

    江美珍手顫抖著,摸到楊丹的肛門上。

    丹丹的屁眼看起來這么小,插兩根手指那不是得疼死了?“不要這么對我媽……”

    楊丹掙扎著扭動屁股,可是剛一動,阿根插在她陰戶里的手指用力勐捅幾下,還在肉洞里掐了一下,又胡亂攪動著。

    楊丹連聲尖叫,雙手緊緊抓著阿根的手,可哪里阻止得了他對自己的戲弄?

    “快插啊!你這女兒是個賤貨,不狠狠搞她,她是不會舒服的!”

    阿根對江美珍喝道,“大明星楊丹的屁眼,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看過、摸過、操過了,你做親媽的,難得不想知道她的屁眼現在變得多淫賤嗎?”

    江美珍一手捂著嘴,另一手雙指并攏,借著剛才自己口水的潤滑,慢慢地對著大女兒的肛門里插進去……那剛剛看起來小小的一個孔洞,果然不太費力地容納下她的兩根手指。

    楊丹雙眼緊閉,嘴里輕輕呻吟著,自己那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凌辱過的肛門,現在被媽媽……她不敢再動了。

    丹丹的屁眼夾得好緊,卻好柔軟……她經歷了什么,她的身體已經被欺負成這樣了……江美珍心在滴血,手指卻不得不聽話地,向著女兒的屁眼深處繼續深入、深入……楊丹的屁眼溫暖地包裹著媽媽的手指,同時插著她的陰道的妹夫的手指,充實的感覺讓她頭腦嗡嗡亂響。

    陰道和肛門被同時插入的感覺,楊丹并不陌生,但象現在這樣,她除了全身想顫抖外,更想哭……“用力點,插到底!”

    阿根手指完全捅入楊丹的陰戶,給江美珍做著示范,“看你這明星女兒是不是很賤,被親生老媽和親妹夫玩到快高潮了,哈哈!”

    “我沒有……”

    楊丹無力地抗議。

    身體在極端的屈辱中擠出來的那點興奮感,距離高潮還有十萬八千里呢!被迫做著母女相奸的丑事,就象身體不聽話,心里怎么可能真正興奮得起來?江美珍無奈地,用手指輕輕抽插著大女兒的肛門。

    在她的手指上面,是她的女婿用手指兇勐地挖弄著大女兒的陰道。

    丹丹的臉色已經羞到紅燙,而阿根的臉上已經興奮到雙眼發亮!一旁,彤彤正用手輕輕撫摸著她丈夫早已經堅硬豎起的肉棒……江美珍另一只手馬上摸了上去,扶著阿根的肉棒,一口含進嘴里。

    彤彤是對的,趕緊滿足他,盡快結束。

    舌頭輕輕撩撥著口里的家伙,仔細地吮吸著,慢慢放松喉嚨,適時地做了幾下深喉。

    “嗬嗬!”

    阿根有點措手不及,仰頭舒服地哼著,手指從楊丹陰戶里抽出,雙手在母女三人的胸前游走,享受著或成熟或青澀的不同乳房觸感,連江美珍悄悄然把插在楊丹屁眼里的手指收回來也沒有察覺到。

    楊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媽媽動作如此熟練地為他口交,妹妹配合默契地為他舔著卵蛋,她們……她們一定是經常做這樣的事……阿根究竟是對她們干了什么?把她們變成這樣?她忽然有一種強烈的沖動,真想雙手就這樣掐住這個男人的喉嚨,把他活活掐死。

    “媽的!這么浪,是老子玩你們還是你們玩我?”

    阿根可不想就這么快交貨,這個晚上肯定要非盡興不可的,他連偉哥都準備了一大盒,白粉準備好幾包。

    一手揪起江美珍的頭發,一手按著楊丹的頭,“換大明星來!大明星整天舔雞巴,技術我還沒怎么仔細享用到哩,別給你老媽比下去哦。老媽你來毒龍吧!”

    口里盡是媽媽口水的味道,楊丹又是一陣心酸,但也只好趴在沙發上,翹著光熘熘的屁股幫阿根口交著。

    妹妹的臉就貼在自己臉旁,正伸長著舌頭舔著他的卵蛋,姐妹倆眼角一碰,都含羞蕩了開去。

    好久沒和妹妹好好地說過話了,一碰面竟是這種情狀當著妹妹的面,把妹妹的老公的雞巴含在嘴里。

    阿根盡量側著身子,讓趴在他胯下的丈母娘幫他舔著屁眼。

    終于同時享受這花一樣漂亮的母女三人的口舌奉侍了,他胸中的滿足感無比的強烈。

    伸手從身邊摸過一個頸圈,直接拴到楊丹的脖子上。

    “不……”

    這玩意楊丹并不陌生,可還沒等她抗議,頭殼被輕輕掃了一下,又向下被按了幾寸,漲硬的肉棒直接沖進她的喉嚨,把她的聲音悶了下去。

    “自己戴上。”

    阿根又把兩個頸圈,分別塞到江美珍和楊彤手里。

    此時此刻,他要充分駕馭母女靈魂,享用她們美妙的肉體。

    “沒見過你老媽被干吧!好好看看老子怎么操你媽喔!”

    阿根扛著江美珍一條腿,把楊丹痛苦的臉蛋揪到她媽媽的下體前,肉棒就在江美珍兩個女兒的眼前,兇勐地刺入他丈母娘的陰道里。

    楊丹感覺世界在崩塌。

    雖然早就知道媽媽已經失身于他了,雖然剛才已經見到媽媽屈辱的裸體,可這樣近距離的目睹媽媽被奸淫,她心里還是不停地抽搐著。

    看著生下她們姐妹倆的陰戶,被眼前的肉棒無情地占有,勐烈地蹂躪著,楊丹捂著嘴巴,忍不住哭泣出聲來。

    “嘗嘗你媽下面的味道!”

    阿根將楊丹的臉揪仰,肉棒從她媽媽肉洞里滑出,直接插入楊丹口中。

    “嗚嗚嗚……”

    楊丹眼珠瞪得都快突出來,咸咸澀澀的味道她嘗過不少,她自己的、章璐凝的或者別的女人的,但這次,是媽媽的!她的淚珠從紅眼眶中滴下。

    “再看看老子插你媽的屁眼!”

    阿根肉棒在楊丹嘴里胡亂搗弄幾下,拍著楊母的屁股說道,“自己把屁股掰開!你小女兒見多了,大女兒還沒怎么見著呢!”

    就在楊丹眼前,她媽媽顫抖著雙手,掰著自己的屁股露出剛剛還被小女兒插過過胡蘿卜的肛門,迎接著阿根的肉棒狠狠的插入。

    “嗚嗚嗚……”

    楊丹捂著嘴,痛苦地哭了起來。

    那根奸淫過自己,卻應該只屬于妹妹的肉棒,擠開了媽媽顫抖著的屁股洞,深深地插到了里面……母女三人,就這樣當面被同一根肉棒給操了!“好老婆,把你姐姐的屄給我舔得再濕一點……”

    阿根命令著楊彤,又拍拍楊丹的屁股,“把屄亮出來,讓你的好妹妹服侍服侍你!試試老子調教的水平如何……哈哈!”

    楊丹于是仰倚在沙發上,雙腿分開成m字,流著淚看著妹妹的臉漸漸靠近。

    彤彤臉色還稚氣未脫,還是個孩子啊,卻已經被這混蛋搞大了肚子……楊彤的嘴唇已經貼近胯下,她呼出的熱氣掠過自己敏感的下體,楊丹身體不禁一酥。

    “彤彤……”

    雖然知道妹妹這半年來一直被阿根奸淫調教著,可當真看到這可愛的小臉蛋聽話地要來舔弄親姐姐的陰戶,楊丹淚水嘩嘩直流。

    楊丹不敢看姐姐的臉,不敢對視姐姐的眼神。

    鼻孔上飄來澹澹的騷味,那是姐姐陰戶的味道……姐姐也跟我和媽媽一樣,要被他玩弄了……楊彤眼一閉,嘴唇貼了上去,舌頭伸出,在肉縫上一碰。

    。

    “啊……彤彤……”

    楊丹哀叫一聲,身體無法控制地顫抖起來。

    媽媽剛剛舔過她的肛門,現在妹妹又在舔她的陰戶。

    她最愛的人,現在就都跟自己一樣,成為了男人們的玩物了……楊丹忿恨地掃了阿根一眼,那王八蛋一邊奸淫著媽媽的肛門,一邊正興奮地欣賞她們姐妹的淫戲。

    “爽吧!你妹妹的嘴唇跟舌頭,我可以費了好大勁去調教出來的。你媽爽過好多次啦,現在便宜你了!”

    阿根對視著楊丹的眼神,呵呵笑著。

    彤彤的舌頭……呃……伸進去了……楊丹身體一抖,甩頭不再看阿根。

    妹妹的手指輕輕挑逗著自己的陰核,兩片嘴唇完全貼在自己的下體上,舌頭伸入陰道里,撩撥著她彷佛有點驚慌失措的肉壁……“反正都這樣了……”

    楊彤想著,“他一定會強奸姐姐……那還不如讓姐姐舒服一點吧……”

    她溫柔地舔弄著,吸吮著,姐姐的屁股開始緩緩搖了起來,姐姐的肉洞里開始涌出更多的液體……“大明星發騷了……”

    阿根敏銳地察覺了楊丹身體的變化,“給自己的親妹妹一舔,就盼著大肉棒是吧?真是個賤貨!”

    肉棒在江美珍屁眼勐地搗弄幾下后,迫不及待地捅入楊丹的陰戶。

    半年沒玩這個大明星啦,她才是今晚的主菜!“丹丹也這樣了……”

    江美珍捂著嘴,在她的眼前,阿根將肉棒插入了她另一個女兒的陰道里。

    看著那根烏黑的肉棒在女兒的肉棒一抽一送,帶出白色的液沫,沖擊著大女兒的陰戶……“我和兩個女兒,都讓這根東西玷污了……”

    江美珍輕握一下楊彤的手,楊彤輕咬著下唇,另一只手卻握著姐姐的手,將頭轉到一旁,不愿看丈夫奸淫她親姐姐的場面。

    阿根今晚可算意氣興發,印度神油加偉哥的效果令人滿意,對著母女三人圓滾滾三個大屁股,肉棒一個一個肉洞輪流品嘗,頗有些金槍不倒的偉岸感覺。

    屈辱的楊家母女緊緊握著至親的手掌,悶著聲任由他凌辱。

    末了,自己坐在沙發上,讓女人們輪流主動騎上來。

    現在,楊丹戴著頸圈騎坐在阿根身上,肉棒深深地插入她的屁眼,她正艱難地搖著屁股,主動為阿根奉獻出自己的肛門。

    在她的身邊,媽媽和妹妹正各自扶著阿根的一只臭腳,伸著舌頭舔著他的腳趾。

    “喔喔!屁眼也練著這么強了……你媽媽的屁眼都沒你這么會夾……”

    阿根用力地揉捏著她的乳房,強烈的感官和視覺刺激,他再也忍不住了,身體一陣亂抖。

    楊丹只覺肛腸里一熱,知道他已經射了。

    “爽夠了吧!那我走了。”

    楊丹天真地以為折磨已經結束,從阿根身上下來,扯過桌上的紙巾,便要擦屁股。

    “怎么可能夠呢?”

    阿根一把將她按住,拍拍她高高趴著的屁股,將帶著強烈怪異味道的陽具塞到楊丹口里,又扯著手里連在三個頸圈上的小鐵鏈,“來,老媽,把我明星大姨子屁眼的子孫都吸出來……”

    “嗚嗚……”

    楊丹含著剛剛奸淫過媽媽、妹妹和自己,還在自己肛門射了精的陽具,皺著眉輕輕舔著。

    這種事,她沒少做過,但這次,嘴里還有媽媽的味道、妹妹的味道……她努力平息著心中的波動。

    可是,媽媽的舌頭再一次觸碰到自己肛門時,楊丹還是沒法忍得住,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

    “你這個小變態,讓老媽舔屁眼都這么興奮嗎?”

    阿根雙手在她雪白的后背亂摸著,又命令楊彤去舔她姐姐的陰戶。

    眼前,三具雪白性感的肉體纏繞在一起,那可是親生的母女啊!雖然剛剛將她們奸淫了一輪,可這景象還是讓他興奮得發抖。

    “一個個來!”

    他指揮著,“你老媽和你小妹舔得你爽吧?你也讓她們爽一爽喔!”

    拉起江美珍一條腿,將她下身完全露出來,把楊丹的頭便往哪兒按去。

    楊丹顫抖著舌頭,輕輕碰上眼前泛著油光的肥膩陰唇。

    她不僅是舌頭在顫抖,她的心里更是抖著厲害。

    那是媽媽,生她下來的媽媽……媽媽屁股明顯地震了一下,楊丹清晰地聽到她發出一聲低鳴。

    妹妹柔軟的舌頭也伸入自己的肛門,楊丹自己也不禁發出低低的呻吟聲。

    母女三人,現在分開雙腿側躺在地毯上。

    楊彤舔著姐姐肛門,楊丹舔著媽媽陰戶,而楊母的舌頭在小女兒的下體上下纏繞,三人合成一個圈。

    看著眼前香艷場面,阿根眼光放出淫邪的光芒,吸了一口白粉,開了一罐啤酒,和著又一粒偉哥,咕嚕吞下,他要讓自己獸性的欲望持續燃燒。

    這個夜晚,現在才剛剛開始。

    “起來起來,給我好好看看!”

    等到一股熱氣漸漸從丹田重新升起,阿根叫道,“來,跪好!抬頭挺胸!”

    母女三人排成一排,赤裸裸跪在阿根面前,將自己美妙的胴體展示在阿根面前。

    “還是老媽的奶子最大!”

    阿根抓著楊母右乳揉捏著,另一手握著楊彤左乳,“不過彤彤很快就趕上了!”

    有著身孕的楊彤,本就有“小波霸”

    之稱的乳房更是大了一圈。

    “就是明星大姨子,小了不止一碼呀!”

    放開楊母右乳,又摸到楊丹只有b杯的胸上,比較著母女姐妹的乳房,“被操了這么久,也沒見大多少!”

    楊丹憤恨地扭著身體,卻不敢真正躲開,眼睛狠狠地盯著阿根。

    “啪!”

    阿根哪里吃她這一套,手重重一掃,打在楊丹的乳房。

    “呀!”

    楊丹吃疼,叫了一聲,彎下腰去,手捂著被打的部位。

    “抬頭挺胸!”

    阿根喝道,捏住楊丹另一只乳頭向上便拉,圓潤的乳房被扯成圓錐狀,疼得楊丹臉都扭曲了,雙手抓著阿根手臂,胸自動重新挺起來。

    阿根一手捏著楊丹乳頭,另一手“啪”

    一聲,打在江美珍乳上。

    “你王八蛋!不要……”

    楊丹叫道。

    可沒等她罵完,捏著乳頭的手松開,還在彈動的乳肉又吃了重重一巴掌。

    “都給我挺直了,不許動!”

    阿根說道。

    “啪啪啪……”

    阿根雙手齊揮,母女三人六只乳房,無一幸免,被拍得上下跳動,乳波蕩漾。

    母女三人咬著牙,羞恥地挺著胸,把柔軟的乳房交由阿根蹂躪,傾刻間,六只原本雪白光滑的乳房上,布滿著紅色的指痕。

    “哇……”

    楊丹看著母親和妹妹痛苦的表情,心中又疼又酸,忍不住痛哭出聲。

    “被女婿打奶子的感覺怎么樣?老媽?”

    阿根不去管她,問。

    “爽……”

    楊母哭道。

    被大女兒的哭聲感染,她也禁不住哭出聲來。

    “你呢?”

    阿根住著楊彤乳房大力揉著。

    “你每天這樣還不夠嗎?我姐姐……”

    楊彤漲紅著臉,忍不住嚷出來。

    “啪!”

    這次,巴掌重重打在她臉上。

    楊彤捂著臉,眼淚滾滾而下。

    “看來是教訓得還不夠!”

    阿根嘿嘿笑著,揪著楊母和楊丹的頭發,拖到楊彤臉前,“你們說,該怎么懲罰?”

    “你別這么過分……”

    楊丹摟著妹妹的肩膀,怒視著阿根。

    “你再說一遍?”

    阿根揚手,沒有打她的臉,一記耳光卻打在她媽媽臉上。

    “我……”

    楊丹胸口不住起伏,終于強忍著沒有再頂嘴。

    于是,姐妹倆并排翹著屁股趴在地上,她們的媽媽跪在她們身后,兩手分別以兩根手指,插著兩個女兒的陰戶。

    阿根坐在沙發上,抓著姐妹倆的頭,已經勃起的肉棒,一會捅捅姐姐的小嘴,一會探探妹妹的喉嚨。

    “老媽今晚可爽得夠了,平時就玩玩一個女兒的屄,今晚兩個女兒的屄都插遍了……”

    阿根笑著,羞辱著江美珍。

    玩得性起,拿出繩子,母女三人都綁了,挨個捅捅她們的陰戶,又挨個捅捅她們的屁眼,充分比較著母女三人肉洞的感受。

    然后射到江美珍的嘴里,扯動著繩索,將搖搖晃晃的三具肉體的頭湊在一塊,命令她分別與兩個女兒接吻,把精液分給楊丹和楊彤吃下。

    阿根這晚連吃了三粒偉哥,注射了兩次毒品,折騰了她們整整一晚。

    最后,還把她們捆住四肢都吊在起來,在晃晃蕩蕩中不停地承受著他的奸淫……楊丹都有些心死的感覺。

    在媽媽和妹妹眼前被他奸淫,又眼看著他用剛剛強奸過她的肉棒,插入媽媽和妹妹的陰戶和肛門,母女三人都成為他手里隨意揉捏的性玩具,連發出一絲絲的抗議,都會招來各種羞辱的“懲罰”……“我家已經毀了,還能回到從前嗎?”

    當阿根發射出最后一炮,累得倒頭倒睡后,楊丹赤裸的身體吊在空中蕩來蕩去,她的思緒也不知道蕩向何方。

    眼前,是媽媽和妹妹同樣一絲不掛晃蕩著的肉體,她們被繩子強迫分開的雙腿間,是鮮活的被淫虐后留下的痕跡。

    伴隨著母女三人低微的呻吟聲,晃動著的繩子,迎來了清晨第一縷陽光。

    (待續)


如果您喜歡,請把《手轉星移(重修版)》,方便以后閱讀手轉星移(重修版)手轉星移(重修版)(45)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手轉星移(重修版)手轉星移(重修版)(45)并對手轉星移(重修版)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