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

新婚(6)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東風瘦 本章:新婚(6)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新婚(第六章)作者東風瘦2019年6月17日字數11619東方剛剛泛白,陽光尚未灑入房里。

    紅色喜慶的婚床上一片凌亂,雪白的婚紗球成一團隨意擺放在床尾,原本圣潔雪白的它如今褶皺頗多,裙擺上幾攤黃白色的斑跡將它污濁的不成樣子,而它的主人此時正不著片縷地躺在男人懷里,兩人身上蓋著的被子本來應該嶄新無痕,而現在也球皺地不成樣子。

    這間房里一切的一切都宣示著昨夜的戰況是何等的激烈。

    仔細看去,那個緊摟著新娘裸體,一雙怪手還搭在新娘屁股上的男人,面容卻與床頭婚紗照上的新郎迥異。

    昨夜安撫著體力盡失的陳欣然睡下之后,本來打算回去的孟宇不知帶著什么情緒沒有走,而是摟著躺在懷里的陳欣然睡下了。

    "叮鈴鈴。"一陣嘈雜的電話聲將孟宇吵醒。

    "喂,你在哪呢?大清早敲你門也不開?"雖然是陌生號碼,傳來的卻是孫偉的聲音。

    這讓此刻還躺在孫偉床上,摟著對方新婚嬌妻的孟宇忍不住一陣慌亂,沒有風吹進來卻感到身子一陣發寒。

    沒有讓對面等太久,孟宇緊張地遮掩道:"跑步呢,怎么了?""你快回來,有事情跟你商量。"雖然對面聲音有點顫抖,但孫偉業沒多想。

    "恩"心神未定的孟宇趕緊答應下來。

    慌亂地掛斷電話后,孟宇內心忍不住胡亂猜想起來。

    他什么意思?

    是不是已經知道我現在在他老婆床上了?

    他是想跟自己攤牌嗎?

    "不可能,他要是知道應該直接堵在房門口了,根本不會讓我回去。"片刻后清醒過來的孟宇也反應了過來:"應該是昨天晚上的事,他應該是讓自己幫他圓謊。""你還不走?"就在孟宇想東想西的時候,懷里的陳欣然突然發出聲來,嚇了孟宇一跳。

    "你什么想法?"看著懷里赤裸嬌軀的陳欣然,孟宇試探著問。

    雖然昨天晚上玩的開心,現在兩人也是肌膚相貼,親密無比,可孟宇語氣中卻多了幾分尷尬與心虛。

    "你回去吧。"陳欣然瞇著眼,語氣不咸不淡,說是讓孟宇回去,可壓在他胳膊上的身子卻是動都沒動一下。

    "那昨天的事?"如果她要鬧,自己肯定是逃不脫的。

    "你昨天為什么沒走?"陳欣然突然抬起頭直視孟宇的眼睛。

    看著陳欣然如水的雙眸,孟宇突然平靜了下來,撓了撓頭,實話實說:"不是擔心你再做傻事嘛!而且昨天就走,我不成拔屌無情了嗎!"聽到孟宇說道"屌"字的時候,陳欣然俏臉一紅,但還是強自鎮定下來,又問道:"你沒想過孫偉會回來?""想過啊。"孟宇回答。

    昨夜他也是糾結良久,但一想到才有過肌膚之親的陳欣然萬一在自己走后做出傻事心中就有了盤算。

    聽到這里,陳欣然突然坐起身來,孟宇看著她光滑的裸背,不知道她又打什么主意。

    空調開了一夜,屋內是分毫不冷,但陳欣然還是拉過一旁的被子,將自己胸部以下裹了起來,這才回身說道:"你走吧。""那你?"孟宇有些遲疑。

    "我什么,孫偉不是在等你嗎?"陳欣然說。

    "那我們?"孟宇又問道。

    陳欣然俏臉一紅,頭轉向一邊,"什么我們,幫孫偉做了一次新郎還不夠?

    ""我。"孟宇想要說話。

    可陳欣然卻沒有停下,"你什么,難道你想說會對我負責?"這樣一問,倒是讓孟宇有些窘迫,怎么負責,對方可是人妻,還是自己好朋友的。

    看著孟宇啞口無言,陳欣然嗤笑一聲,繼續說道:"昨天那種情況,我們都是一時沖動,從現在開始,我還是孫偉的妻子,你還只是他的朋友。"看著冷靜下來的陳欣然,孟宇有些猜不透她的想法了,她是不準備跟孫偉攤牌了?昨天不還想要玉石俱焚的嘛?

    雖然想不通,但自己再待著也無濟于事。

    孟宇故作拖延地穿好衣服后,發現陳欣然還端坐在床上面無表情,便打了個招呼走了出去。

    酒店里,孫偉正坐在大堂,不停地抖著腿,滿臉急躁地盯著酒店大門,希望自己的好兄弟孟宇能快點回來。

    只怪自己昨夜失智,沒跟孟宇對好口供就打電話回去請假了,如果是平時也不會如此狼狽,可昨天是自己新婚之夜啊,色令智昏,哪有人洞房花燭夜跟老婆請假的啊!

    昨天自己精蟲上腦,沒有注意到陳欣然的反應,沒有覺得她答應的那么痛快有什么不妥,今早回過味來就有點膽戰心驚了,她別不是發現什么了吧?

    而且自己右眼皮從昨晚打完電話開始就一直在跳,所以他一大清早天不亮就跑到孟宇房門口,想要跟好朋友商量對策,沒想到卻吃了個閉門羹。

    見到孟宇臉色潮紅地出現在酒店門口后,孫偉趕緊跳了起來,上前說道:"你什么時候養成晨跑的習慣了啊。"而心中有愧的孟宇一進門,就看到孫偉急沖沖地跑了過來,下意識地就想轉身跑,畢竟昨夜剛睡完人家媳婦兒。

    但聽到孫偉的話語中除了著急,并沒有算賬的意思,這才立住腳,但心中還是隱隱發虛。

    "沒有,就今天起得早,多逛逛陽城。"孟宇因為心虛的原因,語氣有些發顫。

    但孫偉只以為他是跑步氣虛的緣故,并沒有在意,而是故作熱情地說:"想看陽城簡單啊,這次我還要再忙幾天,不能招待你了,下次你再來,我好好帶你玩玩。"看他這樣,孟宇只能點頭應和,但心神卻有些神游地想到昨夜陳欣然那絕美的裸體,下意識地說到:"沒,已經招待的很好了".孫偉不會知道孟宇話中的含義,只以為他在跟自己客套。

    "大清早找我干嘛?"孟宇趕緊轉移話題。

    "走走,去你房里說。"孫偉左右打量了一下,拉著孟宇說。

    兩人回到房里后,孟宇老實找個沙發坐了下來,而孫偉則在孟宇身前來回踱著步子,一副難產的表情,欲言又止。

    "到底怎么了?羅馨呢?"看到孫偉這幅樣子,孟宇也更加肯定他不知道昨夜自己去他家里過夜了,也就鎮定了下來主動出擊。

    "呵"孫偉摸了摸腦袋,心一狠,看著孟宇說道:"兄弟,你今天一定要幫幫我!""怎么了?"孟宇明知故問。

    "昨天我沒回去。"孫偉說。

    "什么意思,跟羅馨在一塊?"孟宇問道。

    看見孫偉點了點頭,孟宇還繼續假裝恍然大悟地說道:"難怪昨天回來房門開著,沒見到你們人呢!""睡了?"孟宇追問道。

    孫偉眼神有些飄,漲紅了臉點了點頭。

    "你可以啊,洞房花燭夜,自己家里面新娘不睡,睡前女友?"孟宇繼續說道,一臉正氣,像個道德模范一樣,搞得自己都想笑,明明自己昨天也才睡到人家媳婦的,今天竟然還有臉去大聲譴責對方。

    孟宇心里知道,這種時候就應該擊破孫偉的心理防線,打亂他的陣腳,讓他自顧不暇,這樣自己才更有可能將昨夜的事情掩蓋過去。

    而孫偉也是被孟宇問的啞口無言,過了半晌才一臉泄氣地說道:"你也知道,我沒辦法拒絕她的。""那陳欣然呢?"孟宇問道。

    "我知道我對不起欣然。"孫偉抱著頭,一臉痛苦。

    看著孫偉這樣,孟宇也不好再打擊他,只能轉移話題道:"那羅馨人呢?""她走了。她說昨天過來是見我最后一次,了斷自己的青春,以后我們兩個不相欠。"孫偉抬起頭說道。

    "她還挺文藝。"沒想到羅馨昨天千里尋人,一副決不罷休的樣子,最后竟然是這種收場,孟宇隱隱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但他也沒細想,現在自己還自顧不暇呢!

    "我昨天騙欣然說,被你拉著喝酒敘舊了。"孫偉看著孟宇說道。

    "我知道啊,你昨天跟陳欣然打電話,我就在旁邊呢!"孟宇心想,但嘴上卻說著:"這她都信了?""我也不知道,但她昨晚沒多問!"孫偉燦燦地說道,"所以你待會能過去幫我證實一下嘛?"孟宇心里肯定是不想去的,現在他們三個人之間綁了不止一個炸彈,只要一個不小心,全部都會尸骨無存。

    但鬼使神差,孟宇還是說道:"恩,行吧!""好兄弟"孫偉見孟宇答應,雙手合十,不停地給孟宇鞠躬感謝。

    孟宇被這聲好兄弟弄的有些臉紅,趕緊說道:"我先洗個澡,你等我一下。

    "剛才孟宇是真在外面跑了幾圈才回來的,一是為了坐實自己跑步的說辭,二是昨夜跟陳欣然做了一晚上,身上沾了她身上的香味,需要通過跑步來驅散掉。

    "恩。""偽君子嗎?"涼水沖在身上,讓孟宇的腦子清醒了不少,他發現自己在面對孫偉的時候,心虛多過愧疚,甚至是沒有幾分愧疚。

    當孫偉帶著孟宇回到他新房的時候,已經有八點了,打開門后,陳欣然正一臉素凈,不施粉黛,穿著家居裝戴著圍裙正忙里忙外地打掃著。

    見到兩人回來,陳欣然只抬起頭看了一眼,就繼續打掃起來。

    而孫偉見狀,提起在樓下買的早餐晃了晃討好道:"老婆,新婚第一天怎么能讓你打掃呢,我給你買了早餐,你先吃,我來。"。

    孫偉見她不說話,趕緊將早餐放在桌上,搶過陳欣然手中的掃帚。而陳欣然也沒有堅持,就坐在桌上拆開早餐獨自吃了起來,將邊上的兩人當做空氣。

    受到無視的兩人對視一眼,孫偉朝孟宇做了個眼色,讓他趕緊去跟陳欣然溝通,陳欣然這種冷冷的態度,已經讓他不知道怎么辦。

    可孟宇見陳欣然這幅冷冰冰不同于以往的樣子,再一想她昨夜熱情如火的神情,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孫偉見孟宇一動不動,一推孟宇,自己則拿著掃帚去房里了,當起了縮頭烏龜。

    孟宇也就尷尬地摸著腦袋不敢直視陳欣然,干巴巴的說了句:"早啊。"陳欣然沒有回他,頭都沒有抬。

    看著無視自己的陳欣然,孟宇心中五感陳雜,今天一早陳欣然對自己的態度就頗為冷淡,完全不似昨天。

    按理說她這種態度自己高興都來不及的,畢竟如果她真的無理取鬧,死纏爛打起來,中間隔著孫偉,自己也不知道該怎么處理。

    可真當她用這種冷漠的態度對自己的時候,孟宇心中反而失落了起來,他這次陪孫偉回來,也是想再試探試探陳欣然的態度,當真是犯賤。

    "老婆,你怎么把新床單都洗了啊。"孫偉的聲音從房里傳來。

    埋頭吃飯的陳欣然聽到這話,俏臉一紅,頭更低了。

    這時孫偉也從房里走了出來,"你婚紗怎么也洗了啊?"陳欣然沒有繼續高冷沉默,解釋道:"昨晚紅酒撒上面了。"聽到陳欣然撒謊,孟宇心中一笑,他當然知道灑在上面的不是什么紅酒,而是自己的精液跟她自己的淫水,包括兩人的汗液。

    "你一個人還喝紅酒了?"孫偉好奇道。

    "不行嗎?"陳欣然反問道,語氣強硬。

    本就心里有鬼的孫偉自然不敢多問,又向孟宇使了個眼色。

    孟宇見狀,清了清嗓子對著陳欣然滿臉歉意地說道:"欣然啊,昨天晚上對不起啊!"這句對不起在孫偉跟陳欣然聽來各有意思,孫偉是覺得他在幫自己解圍,而陳欣然則以為他在為昨晚的行徑道歉。

    不等陳欣然開口,一心想要求和的孫偉先開口了:"不只是孟宇,我也有問題,我不該順著孟宇的意思陪他的。"看著兩人又開始唱起雙簧,陳欣然心頭起火,嗤笑一聲,"沒想到你們兩兄弟關系這么好啊,新婚里把老婆丟在家里都要敘舊?"孫偉一聽,啞口無言,而孟宇則繼續解釋道:"沒有沒有,都是我的問題。

    "陳欣然沒有再搭話,而是冷著臉來回打量著孫偉跟孟宇,直看的兩人冷汗直冒,畢竟兩人心里都有鬼。

    良久之后,陳欣然長出一口氣,"算了,昨天的事我就不提了。"孫偉心中大喜,可他卻沒有發現陳欣然說這話的時候,眼神對著的是孟宇。

    聽到這話的孟宇先是心頭一喜,心頭的石頭終于落了地,可轉而又有些悵然若失。

    孟宇緊緊地盯著陳欣然,像是想要將她印到心里。

    "你趕緊收拾一下,待會陪我回娘家。"陳欣然感受到孟宇的目光,又看了看一邊傻笑的孫偉,趕緊對著孫偉說道,不讓他看出孟宇的異常。

    聽到老婆發話,孫偉趕緊像個奴才一樣的動作起來,準備著待會要帶過去的禮物。

    留在餐桌上的陳欣然跟孟宇一時無話,氣氛有些尷尬,誰能想到這樣的兩個人昨夜就在這個房子里進行過最為深入的交流。

    "那我先走了啊。"孟宇開口。

    "回鄭州?"陳欣然抬頭問道。

    "嗯。"孟宇開口道,盡管有些留戀。

    聽到孟宇回答的陳欣然盯著孟宇,眼里復雜難言。

    "行。"沒有任何挽留的話,孟宇失落地起身。

    孟宇找到一旁忙活的孫偉之后,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多謝了,兄弟。""沒有,是陳欣然知書達理。"孟宇不敢居功。

    而孫偉則一掃清晨的陰霾,一臉得意,"那是,我老婆最棒。"看著孫偉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孟宇說道:"嗯,你老婆真棒!"說完又在心里加了一句:"不管從那個方面來說。"孫偉是不會知道孟宇心里的想法的,在聽到孟宇準備回去之后,趕緊從口袋里拿出一個紅包:"那我就不送你了,這個是你昨天做伴郎的紅包。"孟宇百般推辭,心下過意不去,自己不能又吃又拿啊!

    但孫偉一直堅持,孟宇不敢發出太大動靜,怕把陳欣然招來,也就接了過來。

    看到孟宇接受自己的心意,孫偉心頭大暢,"昨天辛苦你了!""還好,幫幫忙嘛!"孟宇回答道。

    兩人又是一番寒暄,孟宇便準備離開,剛一出房門,就看到陳欣然雙手插在胸口站在拐角,神色不善地看著孟宇,一點沒有偷聽被發現的慌張。

    陳欣然盯著孟宇手里的紅包看了會兒,才開口道:"昨天受累了?""不累不累。"聽她這么陰陽怪氣的,孟宇覺得她說的可能不是白天,有些心慌,趕緊解釋道。

    "怎么了?"跟著出來沒聽到陳欣然說話的孫偉疑惑道。

    "沒什么。"陳欣然冷冷說了一聲就轉過頭去了。

    孫偉此時心中滿懷心虛與愧疚,自然不敢多問,就上前幫孟宇開門。

    "以后常來啊!"孫偉對著孟宇說道。

    "嗯。"孟宇自然地答應了一聲之后,看著孫偉身后神色不善的陳欣然,干笑兩聲之后,揮了揮手就下樓了。

    虎口逃生的孟宇逃跑似的回了酒店,陳欣然這個炸藥桶太不穩定了。

    沒有人送,孟宇收拾完衣物之后就自己打車去了車站。

    看著車窗外飛逝的風景,回想著來陽城之后發生的事情,不僅認識了優雅知性的人妻少婦趙茹,還跟精致美麗的陳欣然發生了不敢想象的一夜情,真是收獲頗豐。

    只是有得必有失,自己與孫偉恐怕再難回到以前的關系了,今早的自己再看孫偉,已經沒有了以前的羨慕,有的只是黃毛看向苦主的那股自得的驕傲。

    "只可惜沒能跟趙茹發生點什么啊!"孟宇心想,"以后恐怕也沒有機會了。

    "十天之后,鄭州機場。

    五一小長假都過去大半個月了,此時的機場人流依舊龐大。

    機場安檢口,孟宇穿著白t,戴著墨鏡,頭發燙的微卷,頗顯年輕,加上他身高腿長,周圍路過的人都要扭頭看上兩眼,生怕錯過的是哪個小明星。

    "這邊這邊。"看著人潮中的孫偉一行,孟宇拿開耳邊的手機就揮手道。

    最前面孫偉挺著個肚子穿著polo衫,二十幾歲就如此打扮,讓人覺得有些違和。

    陳欣然在他左手邊上,穿著白色連衣裙,裙下一對筆直修長的美腿引人目光。

    而右手的趙茹則穿的比較休閑,一身寬松運動服,她有幸目睹過她美艷火辣的身材,此時看到她這副穿著真感覺有點浪費。

    本來回到鄭州的孟宇以為自己應該是沒機會再跟孫偉他們出去旅游了,心中好一陣失落。

    可柳暗花明,孫偉在群里跟孟宇討論旅游行程的時候,陳欣然并沒有出言反對,反而在一段時間的潛水之后也加入了討論,只是陳欣然的入場,使得原本聊得火熱的孫偉跟孟宇偃旗息鼓下來,她根本就不是商量的語氣,而是在說自己想要去哪哪哪,一副通知的樣子。

    要是孫偉新婚那晚沒發生那么多事,孟宇是不可能接受她這種上下級命令一樣的態度的。

    只是沒有如果,那晚發生的事情讓孟宇不能理直氣壯,而且能讓他跟過去就已經是千恩萬謝了。

    這些天里,他總能夢到那晚陳欣然滑膩白皙的肌膚,溫潤緊實的觸感,有時他的夢里還會出現趙茹那驚鴻一瞥的胸間風光。

    十天里,每日起床他的小兄弟都斗志昂揚。

    所以當陳欣然沒有把自己排除在旅游隊列之外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有些激動的,幻想著能在旅途中再發生一些故事。

    這種激動讓他完全不在意陳欣然的態度,也讓他無暇去擔心三人之間復雜的關系被孫偉發現后的下場,更何況這次的旅途又加上了孫宏跟趙茹。

    雖然只有過幾面之緣,但孟宇卻對趙茹這個豐滿少婦念念不忘,本來就失落于沒能跟她有進一步交流的孟宇,在知道她也會跟自己一塊去旅游的時候,整個人差點開心地跳起來,還能有比兩個美女同行更加美好的事情嗎?

    有!如果她們都不帶上自己老公的話,那應該才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但這種事情想想就好。

    孟宇看著迎面走來的三個人,問道:"孫大哥呢?""我哥臨時有單大生意,來不了"孫偉瞥了眼一旁的趙茹,有些尷尬地說。

    。

    本來讓他哥和嫂子跟孫偉一塊去度蜜月是他大伯的意思,指著自己兒子媳婦能在旅途中和好如初,哪想到臨到出發,孫宏突然接到個生意說不來了,為此趙茹跟孫宏又吵了一架,兩人氣氛更加冰冷。

    孟宇轉頭看著繃著個臉的趙茹,又看了看另一邊斜著眼睛假裝不認識自己的陳欣然,不想在這個時候說些犯忌的話,就招呼眾人,"趕緊去托運行李,要排隊呢,別遲到了。"孟宇來得早,行李早早存好了,便沒有陪他們排隊,而是在外面等著。

    他其實是想幫趙茹去存行李的,可看著邊上雖然歪著腦袋沒有直視自己,眼角余光卻時不時落在自己身上的陳欣然時,放棄了這個想法,而且趙茹只帶了一個大箱子,手推著就能走,并不費力。

    孟宇站在警戒線外,仔細打量著里面隨著隊伍向前的三人。

    孫偉推著行李箱拎著大包小包的走在前面。

    趙茹一副寬松運動服,臉色有些清瘦,如果光看表面還以為她運動服下面也是平平無奇,身材單薄呢。可見識過她胸前風光的孟宇確實知道,那寬松的運動服下是怎樣的洶涌澎湃,熟肉芬香。

    而站在她身旁的陳欣然卻不似她這般低調,一襲及膝白裙,修長美麗的小腿裸露在外,孟宇在她的腿上上下打量,只見她的腳踝、小腿肚和膝蓋緊緊貼合在一塊,筆直修長,不著絲襪竟然也光滑如玉,燈光打在腿上像是有神光流轉,當真是完美。

    不只是孟宇,周圍男性的眼光都被這雙美腿吸引,一個個有意無意地低著頭擺弄著手機或者其他物件,但眼神全都統一瞟向了那雙玉腿。

    感受到周圍那些男的都用些色瞇瞇的眼光盯著自己,陳欣然心頭很不舒服,可瞥了眼站在遠處的孟宇,發現他的目光同樣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心中不禁有些得意,也就不去在意其他男人的目光了。

    眾人寄存完行李后又過了安檢,進了候機大廳不到十分鐘就聽到了登機提醒,讓以為會延誤的孟宇有些驚喜。

    幾人的機票是一塊買的,所以座位靠著一起,陳欣然孫偉兩人在前,而趙茹孫宏孟宇三人則坐在一起,但由于孫宏的臨時缺席,這一排只有孟宇跟趙茹兩人了。

    雖然按時上了飛機,但卻沒有按時起飛,而是停在原地等待塔臺安排。

    "嫂子有去過泰國嗎?"好不容易獨處,孟宇找著話題。

    "沒有,我們可沒你們會享受,哪有功夫出國啊。""你不是老師嗎,怎么會沒時間呢。"聽孫偉說過,趙茹是中學美術老師,難怪這么有氣質。

    "老師寒暑假要也有一大堆會要開的好嗎,而且就我一個人有空也沒法出去玩啊。""孫哥呢,他沒空陪你嗎?"孟宇試探著問道。

    "他啊,哪有空陪我,這次票都訂好了都推掉了。"趙茹皺著眉頭,有些怨言。

    "老板嘛,生意繁忙。"孟宇說。

    "誰知道是不是生意繁忙!"孟宇感覺趙茹比之前接觸的時候,話多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種跟自己客客氣氣,保持距離的態度。

    "他除了生意還能有什么事?"孟宇假裝不知道。

    "哼,你除了我可還有別的嫂子呢!"趙茹怨氣地說。

    "怎么可能?嫂子你這么好看,孫哥又不眼瞎。"孟宇奉承道。

    趙茹笑了笑沒有再提孫宏,而是叉開話題,跟孟宇聊起了泰國的一些事情,好在孟宇提前做了攻略。

    孟宇感覺到趙茹態度與之前不同,之前給他的感覺是帶著幾分疏遠幾分客氣,這一次就多了幾分親近,兩人之間不會再像上次一樣,走了一路都沒說上兩句話,孟宇介紹著自己查到的攻略,趙茹在邊上不時會插上兩句。

    孟宇不知道是什么導致她態度的轉變,但卻是他樂于見到的。

    半個小時之后,乘務長終于通知飛機準備起飛了,趙茹這個時候突然安靜了下來,等到飛機在跑道滑行的時候,孟宇更是注意到她的臉色有些難看,兩只手捏的緊緊的。

    "你怎么了?"孟宇關切地問道。

    "沒事,就是飛機起飛的時候有點緊張,飛起來就好了。"趙茹努力擠出幾絲笑容,想要向孟宇表示自己還好。

    孟宇點了點頭,他自己在飛機起飛失重的時候也沒有安全感,只是不會像趙茹表現得這么明顯罷了。

    終于,飛機搖搖晃晃開始飛向云霄,一直關注著趙茹的孟宇也發現她咬著后槽牙,閉著眼睛,額頭上甚至溢出了細汗,想來心里是怕極了。

    沒太細想,孟宇一把抓住趙茹搭在扶手上的拳頭,輕輕捏了兩下,示意她沒事。

    拳頭被孟宇握在手心,趙茹沒有抗拒,心里的緊張也少了一絲,睜開眼睛努力想要再擠出一絲笑來,可這時飛機又擴大了斜角,她感覺自己整個人平行在空中,下一秒就會倒頭栽下去,本能地用另一只手抓住孟宇的手臂,腦袋搭在他肩頭,一副想要往孟宇懷里鉆的樣子。

    鼻尖傳來的淡淡芳香讓孟宇忍不住深吸一口,熟絡下來之后,也讓孟宇放下了心中的拘謹。此時他更是大膽地將右臂伸過去,把趙茹摟在懷里,手輕輕拍打趙茹后背。

    趙茹在孟宇懷里偷偷睜開眼睛,內心的矜持和失重的恐懼讓她很是糾結,最后她還是選擇安靜地靠著孟宇懷里,心下也慢慢舒緩下來,她甚至開始輕輕嗅著孟宇的味道。

    孟宇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她努力分辨著那是洗衣液,還是香水。

    兩個人都保持著這一刻的曖昧,各懷心思。

    良久之后,飛機終于飛上高空,平穩了下來,而安下心來的趙茹突然覺得頭頂有些疼,原來不知道什么時候孟宇已經把下巴搭著了自己頭頂,而他也不是剛開始虛抱著自己,而是緊緊摟著,兩個人前所未有的親密。

    明白了此時兩人的情形,趙茹開始掙扎了兩下身子,她還是不適應這種陌生了很久的曖昧。

    趙茹以為自己掙扎兩下,孟宇應該知道自己的意思,松開自己。

    可孟宇卻歪了歪頭,用腮幫支在趙茹頭頂,還無意識地在她的頭發上蹭了兩下,加重了幾分鼻息。

    "原來他是睡著了!"聽著粗重的呼吸聲,趙茹心想。

    趙茹心里糾結著要不要把孟宇搖醒,可內心又有些羞澀,畢竟是自己往他懷里鉆的。

    她這個人的性格內向敏感,不愿意麻煩或者拒絕別人。

    就是在孫偉結婚前一晚,孫宏那樣對她,她也沒有跟他撕破臉,而是勉強維持著臉色,不想破壞酒宴上歡樂祥和的氣氛。

    早就不再恐懼的趙茹,此時感受著兩人的親密,心中羞澀,心臟更是擂起鼓來,許久之后,她都沒下定決心去搖醒孟宇。

    好在別人可以幫她決定,飛機穩定下來之后,空姐開始發放食物,一片嘈雜之中,孟宇"自然"就醒了。

    孟宇接過空姐遞過來的礦泉水,擰開之后才遞給趙茹。

    而趙茹低著頭,將有些泛紅的臉蛋掩蓋在垂下的頭發里,接過礦泉水后,吶吶地說了聲"謝謝".當她準備喝水發現瓶蓋已經被擰松了之后,心里閃過一抹溫情。

    孟宇喝著礦泉水,假裝著沒事發生,幾分鐘的功夫,他怎么可能睡著,只是他感受到趙茹的動靜之后,本能地不想來之不易的親密就此結束,才假裝睡著,好在趙茹并沒有拆穿自己。

    看著一旁仍低頭啃著面包地趙茹,孟宇心中微微得意,他甚至又開始跟趙茹搭起話來,而趙茹明顯不如方才健談,游刃有余,但孟宇也不在意,他甚至很享受趙茹這副嬌羞的模樣。

    眾人之所以把這次的旅游地點定在泰國,主要還是因為簽證比較好辦,而且網上攻略比較多,比較適合不跟團的自由行。

    到達曼谷的時候是下午五點多,而眾人在一片亂糟糟中辦完入境手續,取完行李,走出機場的時候已經快七點了。

    趙茹下了飛機后,就開始有點躲著孟宇了,一行人走,她要么落下個身位,要么跑到另一邊,她這副刻意的模樣讓孟宇蠻開心的,之前是他在趙茹面前比較被動,這下反過來了。

    而孫偉則一路同孟宇交談著,看得出來現在的陳欣然對他仍然有些愛答不理,一點都不像新婚的夫妻。

    當然,不只是對孫偉,對孟宇也是一樣,只有跟趙茹才顯得有些熱絡溫情。

    七點的曼谷有點堵,到達市中心預定的酒店時,已經八點了。

    眾人進到房間里放好行李就去餐廳吃了晚飯,由于這次旅程時間頗為充裕,所以四人就沒有想說今晚就出去見識一下曼谷的夜市,而是商量好后先休息一晚。

    透著巨大的落地窗戶,看向外面燈紅酒綠的城市,孟宇并沒有太多的新鮮感。

    片刻之后就躺倒在床上刷起了手機,這才發現幾分鐘前孫偉跟陳欣然更新了朋友圈。

    陳欣然的朋友圈只有兩張照片,一張機票,一張酒店拍的曼谷夜景。孫偉則是一張夜景,一張陳欣然玩手機的側顏照,配上兩個字"蜜月",下面還帶上了酒店的定位。

    孟宇隨手都點了個贊,這時候一條群消息發了過來,原來陳欣然邀請了一個新成員到他們的旅游群里。這人昵稱叫小趙老師,頭像是張人像素描,正是趙茹本人。

    孫偉此刻應該也在玩著手機,在孟宇點擊頭像查看趙茹朋友圈的功夫,就發了個"歡迎歡迎"還帶著三個鼓掌的表情。

    而趙茹的朋友圈則是好友可見,孟宇并沒有看到什么,只能返回頭來也發了個"歡迎",帶著是三朵玫瑰。

    而趙茹則只是回了個害羞的表情,并沒有說話。

    "好無聊啊"孫偉發。

    等了一會,看兩位美女都沒有理睬孫偉的想法,孟宇發了句:"你好歹還有老婆陪著,我更無聊啊。"片刻之后,陳欣然發了句"那你要不要過來一塊玩啊?"嚇得孟宇從床上坐了起來,"這么開放的嘛!"但下一秒他就知道是自己污了,陳欣然又了一下趙茹,然后說道:"茹姐,你也一塊過來玩吧,正好四個人打牌啊!"趙茹終于發話了,簡單明了:"嗯"孟宇出了房門,發現趙茹也已經走了出來,他們兩人房間正對著,而孫偉他們的房間則在走廊盡頭。趙茹衣服并沒有換,還是那身運動裝,而孟宇一回房間就換上了沙灘褲。

    兩人打了聲招呼,便一塊往孫偉他們房間走去。

    孫偉出來開的門,他此時也已經換上了比較舒適的短褲,眾人進到房間里面,陳欣然此時也已經將白裙換下,此時她上身意見白色t恤,下身只有一件紅色的運動短褲,將修長白皙的大腿盡情地裸露在外,孟宇一進來就看到這雙美腿,目光一下子就被吸引了過去。

    直到邊上的趙茹推了他一下,孟宇才將目光從陳欣然腿上移開,還好孫偉剛才落在后面關門,沒有看到孟宇癡迷的表現。

    不得不說,孫偉大包小包拎的還是有價值的,里面正好帶了兩幅撲克過來。

    四人玩的是摜蛋,孫偉跟陳欣然一邊,孟宇跟趙茹一邊。

    孟宇跟孫偉水平旗鼓相當,趙茹牌技也還算可以,但陳欣然就完全不行了,打牌就是有大的就壓,比較隨性。

    "不行,你太菜了,我跟孟宇一組。"在被孟宇擊敗之后,陳欣然的勝負欲起來了,一臉嫌棄地對著孫偉說道,不再冷傲,終于有了婚前活潑的味道。

    而孫偉被她一直數落也有些黑了臉,憋著一口氣點點頭,想要向她證明:"是你自己菜啊!"孟宇則一臉無奈,已經準備輸掉之后,接受陳欣然的炮轟了,而一邊的趙茹看著陳欣然將兩個男生弄得表情難受,她倒是有些開心。

    第二輪交戰就此打響,出乎孫偉跟孟宇意料之外的是,這一輪連牌都不會算的陳欣然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手上牌順的不行,孫偉跟趙茹完全壓不住,就這樣帶著孟宇贏了一路。

    "王炸,贏了!"陳欣然重重地摔下手中的兩張牌,高興的跳了兩下之后發現跟自己最近冷漠的氣質不符,趕緊清了清嗓子坐了下來。

    而孫偉則更是坐實了"衰神"的稱號,一臉沮喪。

    孫偉有心再來一局挽回面子,趙茹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快十一點了,旅途勞頓,她想要休息了。

    孟宇回到房中,剛洗了個澡,門就被敲響了。

    打開門,不是他期待的兩位美女中的任何一位,而是孫偉,握著手機,又是一臉焦急。

    "怎么了?"孟宇擦了擦沒干的頭發隨口問道。

    孫偉沒有回答他,而是走了進來,關上門才對孟宇說道:"兄弟,我完了!

    "孟宇看他一臉衰像,一臉好奇:"怎么了?"孫偉有氣無力地看了孟宇一眼,沒有說話,而是將手機遞給孟宇。

    "解鎖"接過孫偉解完鎖的手機,孟宇看到的是聊天界面,而左上方聯系人寫的是羅馨。

    而兩人的聊天內容則是從羅馨發過來的一張照片開頭的,照片里是一張機票,上海飛曼谷。

    "握草,她什么意思?"孟宇一臉夸張地看著孫偉。

    "能是什么意思!"孫偉一臉生無可戀。

    "呵,我就說你們兩不算完嘛!"孟宇一臉幸災樂禍,之前他或許還會嫉妒,現在只剩下憐憫了。

    "快幫我想想辦法啊!"孫文焦急道。

    "你讓她別來不就好了。""你自己看聊天記錄,我讓她不來她就不來了嗎?"孫偉說。

    孟宇看了一下,孫偉確實是在一直求羅馨別來,但羅馨態度堅決。

    "沒事,她來了又不知道我們在哪,曼谷這么大呢!""呃,你看到我朋友圈了嗎?"孟宇這才想起來,剛才他發的朋友圈下面有酒店地址。

    "大哥,你以后能別發朋友圈了嗎?""恩恩,你快點幫我想想辦法啊!"孫偉答應到。

    "我能有什么辦法,你都說不動她,我總不能幫你殺人滅口吧。"孟宇無奈道。

    "啊~~~"孫偉氣急敗壞地叫到。

    "你一定要幫我啊,欣然到現在都沒給我好臉色,要是羅馨再來生事,我還怎么活啊!"孫偉一把抓住孟宇。

    "她也沒說來干嘛啊,也許只是想跟你重溫舊夢呢?"孟宇說。

    "重溫舊夢我也不想啊,她萬一跟陳欣然說些什么,我不是死定了嗎?""可問題是她來是肯定來了,你阻止不了,只能等她來了之后安撫好她,讓她別亂說話了。"孟宇回答。

    "怎么安撫?"孫偉求教。

    "你說她要是圖你錢也就罷了,可現在擺明了她是圖你人來的。"孟宇謀劃道,"現在只能她有什么要求你都順從她,別讓她輕易跟陳欣然接觸唄?""哎,只能這么辦了。"孫偉長嘆一口氣。

    有了思路,孫偉也開始回過神來,"這樣我看著欣然,你看著羅馨,別讓她們兩個獨處。""別,我可看不住她,不然我看著陳欣然吧,你自己搞羅馨去。"孟宇一臉為難。

    "大佬,只能靠你了啊,我兩邊肯定兼顧不到的啊,她們只要任何一個出了問題,我都死無葬身之地啊!"孫偉一陣好說歹說,又帶上以前的情分讓孟宇無法推脫。

    "我這次還是只能盡力試試啊!"孟宇嘴上妥協到,其實心里對于羅馨的到來還是有些偷樂的,上次就是因為她自己才能嘗到陳欣然那樣的美味。

    不知道她這次來會不會還有好事發生呢?


如果您喜歡,請把《新婚》,方便以后閱讀新婚新婚(6)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新婚新婚(6)并對新婚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