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紅塵

罪紅塵 第二卷(08)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二狼神 本章:罪紅塵 第二卷(08)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第二卷暗潮潛駭(第8章紛亂如麻)作者:二狼神2019617字數:6006第八章方媛再次醒來的時候,全身都在痛,尤其是她的頭,像是要炸開一樣痛。然而她已經顧不得這些疼痛了,因為她發現她現在是在一張床上,這張床上還有一個人,一個赤裸的男人。

    赤裸的男人就在她赤裸的身體上。

    “宋岳,你……放開……”方媛驚恐地尖叫,可是那是徒勞的。

    她纖細的腳踝就在宋岳的手中,被緊緊地握著。

    被撐開的不止是她的一雙美腿,還有她神秘地處子禁地,宋岳在她身上起伏,沖撞著她的小腹。她感受到了身體中突然多出的一條硬硬的東西,來來回回的在她從未被任何男人觸碰過的腔道中穿梭。

    每一次進入,每一次抽離,都帶著陣痛……還有一點點的奇怪的感覺。

    方媛不喜歡這種感覺,她被侵犯了,雖然她不討厭宋岳,甚至也可接受他做情侶,可是她的第一次不該是這樣的。

    “混蛋!你放開啊,滾!”淚珠涌出,方媛舉起粉拳用力地捶打在宋岳身上。

    宋岳真的停住了,伏下身子,抱住了方媛柔軟的身軀。

    “媛媛,對不起,我忍不住。我太愛你了。”宋岳滿臉愧疚,滿目真誠。可是他的肉棒仍然插在方媛的身體里,緩緩地蠕動。

    “你,走!”方媛面如死灰,羞憤地合上了眼睛。

    “能和你在一起,我死而無憾。宋岳這一輩子都要愛你,呵護你,把你捧在心尖。你是我的女人,我沒有錯,我不會走。”宋岳的溫柔中帶著霸道。又開始加劇起伏的速度。

    “啊……”處女破瓜的痛楚和腔道內被肉棒摩擦過的酸酥交替襲上方媛心頭。

    她淺聲吟道:“不要,痛……”

    宋岳果然停了下來,道:“是我不好,不該偷偷碰你。可做我妻子,總要有這一天的,醉了,也沒那么疼了是不是。你又何必害怕,夫婦二人行夫妻之禮再也天經地義不過。我是你的夫君,你是我的妻子,我們正在做天下夫妻都做的事情。”

    方媛合著雙眼,宿醉之后的模糊和被破身的震驚讓她無暇思考,可那一聲聲夫君妻子叫她心動。微微睜開眼睛,怨聲道:“宋岳,我要你發誓,一輩子都要對我好。”

    方媛隨著宋岳在客棧中整整消磨了一下午的時光。被宋岳要了又要,從開始的半推半就,到后來任其所為,方媛的心和身體都給了宋岳。她已把宋岳認作夫君,心甘情愿和他相伴終生。

    歸程路上,旖旎纏綿,方媛心中對旁人再無他想,只一心愛上了這個英俊有為青年。

    就在進入金烏殿大門之前,兩人還熱吻一處,方媛任由宋岳把大手探入她的衣襟,抓揉她的乳房。

    這一夜,方媛睡得很甜,很安穩,因為她尋到了一個可以安穩一生的愛人。

    可是第二日,方媛卻尋不見宋岳了,整整一天他都不見蹤影。方媛很惱怒,難道剛把身子交給他,他就要始亂終棄么?

    直到晚間,方媛才解開了心結。

    “我被師父罵了一整天。今天早上,我去和師父說,要他替我提親。師父說叫我不要招惹你們,他還說你師父不會同意的。”宋岳垂頭喪氣,面容慘淡。

    方媛也是無語,她也想到前夜祝婉寧對她所言,兩人若是成婚,最大阻力便是來自師門。

    。

    宋岳慘然一笑道:“你我情投意合,卻被人橫加阻攔,難道就因為我們兩門不和么?哼……枉你我的師父還號稱合作,原來仍自勾心斗角,他們各位利益明爭暗斗也就罷了,何苦要為難你我。”

    一番話又說到方媛心坎,正欲接話,卻被宋岳一把攥住了手兒。宋岳毅然道:“媛媛,我宋岳便叛出師門,也要與你廝守終生。若有那一日,你愿隨我一同離開么?”

    方媛沒曾想當初這個金烏殿的老實弟子為了她竟然敢做下離經叛道之舉,一時感動得無以復加,只覺天下除了宋岳,再無一人真心對她。

    她不由得點了頭。

    兩人密會不敢耽擱太久,又是生離死別一般相擁吻過,才依依不舍分別。

    眼望方媛離去的曼妙背影,宋岳的目光從癡情化作了得意,他嘴角也露出了勝利者才有的微笑。

    “小子有兩下子啊,這才幾天,肏也肏過了,還能帶著私奔,看來上頭沒看錯你。”說這話時,覃妙琳正坐在宋岳腿上,她的衣襟半敞,露出一邊白膩膩的乳房。

    宋岳手握覃妙琳的一顆美乳,笑嘻嘻道:“那姐姐打算怎么獎賞小弟?”

    覃妙琳打開宋岳放肆的手,啐道:“別高興太早,這才到哪一步?等事情完了,少不了你的好處。”

    宋岳撇一撇嘴道:“現在方媛對我言聽計從,那些小事還不是手到擒來。倒是妙琳姐姐,難道你不想小弟的大雞巴么?”

    覃妙琳媚眼如絲和宋岳對視,嗲聲道:“怎么不想,可是你李大哥不準,姐姐可不敢亂來呢。”說著她的眼睛瞟向了正坐在一旁的李俊和。

    李俊和笑道:“宋岳,我可做不了你嫂子的主,她若愿意,你們隨意。”

    宋岳道:“姐姐,你可聽見了?”

    覃妙琳面色一正,拉攏衣襟道:“宋岳,非是我不給你,這里離老東西房間太近,叫他聽見怕有麻煩。改日姐姐喂飽了你。”

    宋岳無奈點頭,隨即離了金童玉女劍這一對恩愛夫妻。

    距離大典之日越來越近,各門各派掌門也紛紛到臨。

    可這金烏殿中氣氛并不甚妙,那是眾家門派小一輩少年,說著說著便要怒目而視,恨不得拔刀相向。

    “憑甚你我夫妻就要給他們當槍作劍,既然要鬧,那就鬧大些來看。”宋岳在方媛面前化作一個憂憤青年,滿腔怒火全指向二人師門。

    于是穿梭在眾豪客之中,方媛果然挑起爭端,她不但按著師命招蜂引蝶,更受宋岳教導,幾句話便引得那群年少后生爭風吃醋,誓要攪得這武林盛典大亂。

    只是方媛固然美若天仙,但有一日,白雅現身于群豪面前,卻終叫她花容黯淡。

    已是大典前最后一日,群豪小宴,過百張大桌擺下,列席均是各派掌門及其隨從親信。本是隨意一場宴飲,并無太多過場,但相互敬酒暢談在所難免。

    “瞅見沒有,天極門那幾個妞還真是水亮。金無涯這老家伙有幾分手段啊。”

    “你這就不懂了吧,天極門分金烏廣寒兩門,哪個都是廣寒門下的,無雙女俠是人家門主。”

    。

    “哦,這么說方媛也是廣寒祝婉寧的門下了?”

    “你就知道方媛,瞧見那小子邊上那個女子沒有?叫白雅的,嘖嘖嘖,我可真沒見過這般美麗的女子。”

    “呸,就打了一仗,居然也配玉面飛龍的名號,兄弟有沒有興趣去會會他?”

    說話的二人一個是金龍鏢局的公子,一個是雪峰山的少主。三言兩語間這就要找祁俊的晦氣去了。

    兩人各端一杯酒,走到祁俊一眾人席前,皮笑肉不笑道:“聽說這位可是廣寒門下高足,我兄弟二人特來敬一杯酒,不知可否賞臉共飲一杯呢?”

    他這二人敬得可不是祁俊而是在他身邊的白雅。

    人家夫君就在身邊,無親無故單敬一個女子,明擺著是不懷好意。

    “告罪了二位,小女子不善飲酒,不如由拙夫代飲如何。”白雅何等精明,一言便將祁俊推出,有禮有節避開鋒芒。

    “哈,我倒聽說江湖上出了個玉面飛龍,原來就是這位,果然了得啊,一舉就殺了幾只三腳貓功夫的小賊,實在可喜可賀。”雪峰山少主打著哈哈出言不遜。

    此人憑仗家世在西北一代橫行霸道慣了,到哪里都不把人當一回事。

    祁俊這些時日已經修煉得深沉穩重,對于此等挑釁只當耳旁風。微微一笑淡然道:“這位朋友說的事,區區小事不值一提。”

    金龍鏢局的公子更是個混人,撇著大嘴道:“本來就是嘛。我看你就是混個名頭騙人家小姑娘的吧。這是你娘子,要是別人來搶你媳婦,我看你也保不住她,不如托給我家吧,金龍鏢局可是天下揚名的鏢號。”

    “不牢這位仁兄操心。”祁俊眼皮也不抬,不把這種廢話當一回事。

    那二人本就是來找茬挑釁,卻一時尋不到借口。金龍鏢局公子有些按捺不住,就待發作。那席上終有一人替祁俊出頭了。

    “二位,你們是來喝酒的還是找茬的,要是喝酒,我天極門歡迎,若是找茬,我看你們選錯人了。”他冷著臉威脅兩家公子,隨即又笑對祁俊道:“師弟,稍安勿躁,你出手太快,切勿傷了人。”

    明里是勸,暗中卻在挑唆爭端,把一把大火全引到了祁俊頭上。

    “哦?出手快?玉面飛龍有沒有興趣走上兩招。”

    “沒有,請回吧。”祁俊拒絕的干脆利落。

    碰了一鼻子灰,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走也不是發作也不是,卻聽白雅悠悠道:“今日宴上都是正道各派高人,怎么?二位想讓大家見識見識貴派的門風么?”

    這二人前思后想一番利弊,也覺不妥,悻悻而去。

    挑釁之人走了,白雅凌厲目光又射向了從中挑唆的宋岳。斯人舉動反常,早就引人注意。

    終于到了大會正典之時。諸家門派已非昨日那般隨意,一個個正襟危坐,商討結盟大事。

    金無涯雖是傀儡,但也滿面春風坐于主席,左飛光卻是一臉陰沉,冷眼注視場上眾人。但聽下首議論紛紛,公推盟主事宜。

    坐上盟主寶座本已是內定之事,可在議論聲之中突然有個中氣十足振聾發聵聲音響起。

    “江湖中門派紛爭久矣,今日大典就是為了結束這混亂局面,共推一家領袖帶領天下門派相安共處,免去血雨腥風之災。依本人之見,天下門派之中,能擔此重任者,一則須得有俠義之風,能為眾家所服;二則實力雄厚,但有變故可壓下紛亂。故此本人提議……”說話的正是五俠之首大俠沈思明,他說道此處頓了一頓,道:“唯武圣門一門可為之。”

    話一出口,左飛光目色一寒,逼視離他不遠也分列首席兩側的沈思明。那沈思明氣定神閑,看也不看左飛光,淡然落座。

    沈思明的建議并非憑空提出,他這話說完了,竟然有許多家門派附議。

    祁俊心中也是疑惑,早聽說天極門暗中操縱,天下門派已有多家歸附,何來如此多的門派又支持武圣門呢?看著金無涯和左飛光二人面色不善,想來也是出乎意料。

    只見武圣門門主向天野站起身來,雙掌虛按:“各位朋友,且聽老夫一言。”

    場上被他氣勢所攝都靜了下來。

    。

    “向某不才,受各位朋友捧呵,當真慚愧。早聽金無涯金門主聯絡江湖各位俠義豪杰共商大事,向某萬分支持。能叫江湖平定,也是老夫多年夙愿。既能得江湖上諸位朋友信任,向某愿當此任,盡心竭力為天下太平出力。”

    向天野竟然認了,誰也不曾想大典還會出此差亂。左飛光嘴角抽了一抽,喚過身邊一個親隨耳語幾句叫他去了。不多時,道宗神庭古蒼松起身道:“武圣門百年基業,若是出任盟主絕對上佳人選,不過貧道倒有一問,武圣門這許多年來固有行俠仗義之舉,可是豈可與天極門相比?若論為江湖公理出力最多,貧道看來還是金門主更是合適一些。”

    道宗神庭古蒼松亦是在江湖中份位極重之人,說出話來不必沈思明份量輕。

    一時間,吵吵嚷嚷,群豪竟然分作兩派,各持己見,爭個不休。

    沈思明又再出面,高聲道:“江湖中高人無外乎劍神前輩,可他老人家乃世外高人,不愿多理俗務,不然青蓮劍派實則是眾望所歸。不如這般,就請劍神前輩定奪。各位看可好?”

    一時間,場上千百雙眼睛全集中在了傅長生身上。傅長生三縷白髯飄灑,真有道骨仙風之氣。撫一撫白須,笑呵呵道:“思明言重了,伏謀不過一老邁武癡耳。既然大家看得起,老朽便講出個道理來。江湖之中素來以武力稱雄。這盟主嗎,再有俠義風范,鎮不住場面也是枉然。我看老規矩,比武吧。”

    傅長生說得沒有錯,在江湖之中,誰的拳頭大就是誰做主。但是如何比武,卻是個問題。

    武圣門既然敢叫武圣門,功夫自然了得。金無涯勝算并不多。可是傅長生卻道:“兩家門主皆有造福江湖之望,刀劍無眼,傷了哪一個也為大家所愿。不如這般,就叫孩子們出面走上兩招。”

    群豪少有不是好事之徒的,有熱鬧看了,許多人也高聲應和。

    這一場仗,不打不成了。

    五陣比試,絕非點到為止,而是各為其主的生死搏殺。

    天極門一方,祁俊、宋岳均在列其中,剩下三人,一人為金烏弟子,另兩人還真是左飛光部屬。

    似乎祝婉寧和金無涯布置下的網并無大用,方媛也白白出頭露面了。

    金烏弟子在第一陣登場,對手是個武圣門的精悍弟子。七修劍對站武魂劍,金烏弟子占不到半分便宜,在第三十四招上被對手一劍穿過,肩頭,重傷潰敗。

    祁俊在第二陣出手,他起手用得還是七修劍法,同樣的劍招在手中發揮出的威力可謂兇猛,一抬手就是凌厲十八劍連攻。將七修劍法中迅猛兇殘劍意發揮的淋漓盡致。

    武圣門弟子也非等閑,將祁俊劍招一一化解,但正當他以為祁俊劍勢皆是這般快劍暴攻之時。祁俊劍勢突變,施展出一套以奇詭飄逸見長的廣寒劍法。廣寒劍法本為女子所使,盡顯女子婀娜身姿。被身材頎長健美的祁俊使出,卻也是英姿颯爽,矯若游龍。

    正在臺下觀戰的群豪見了祁俊劍法,還來不及叫一聲好,就見兩人身影乍和又分。

    雙雙對立,凝劍不發。

    那對手臉上一陣青紅,突然還劍于鞘,深鞠一躬。大聲道:“辛展技不如人,認輸了。多謝祁兄高義!”說罷大步走下了擂臺。

    原來兩人錯身之時,祁俊本可一劍將對手開膛破肚。可他靈機一動,只用劍脊在辛展腹上輕輕一拍,留了他一條性命。辛展果然識相,不敢再戰,交代一句退出了比武。

    祁俊暗中佩服,此人劍法不如自己,可是卻是光明磊落之輩。

    臺下群豪也只有寥寥數人看清了祁俊如何戰勝辛展,既為祁俊劍法叫絕,也贊他為人寬厚。

    劍神傅長生自然是這寥寥數人之一,便連他也驚嘆祁俊小小年紀劍法竟然也有自己當年風范。再一思其人品,難免自慚形穢,心中暗悔不迭。

    不管看清還是沒看清,兩招逼退武圣門辛展,從此之后玉湖莊少主玉面飛龍祁俊的名聲在江湖中都更響了,這對祁俊不知是福是禍。

    一勝一負,再有兩陣皆是左飛光部下出手。這二人使得并非金烏殿武功,祁俊看不出來,只盼著事后祝婉寧能看出端倪了。

    兩陣過后,勝負已分。宋岳沒必要上場了,左飛光門下果然都是高手,兩個年紀不大的屬下,一個大勝一個險勝,將武圣門挫敗。

    這場比斗本該結束,可是武圣門最后一名備選弟子突然跳上臺去,戟指宋岳叫道:“宋岳,你敢不敢上臺來和我打上一場?此戰與師門無關,我就是看你整天圍在方姑娘身邊不服!”

    “怕你不成!”宋岳不等金無涯制止,倏然飛身上了擂臺。劍光武起,已然和那人站成一團。

    兩人交手五十余招,宋岳被那人一腳踢出,倒退數丈,倒地不起。

    小小意外并不算完結,那人勝了宋岳,就在臺上面向方媛道:“方姑娘,在下一見你就對你心生傾慕,那宋岳武功稀松,怎配得上方姑娘芳容。不知在下是否可做方姑娘的護花使者。”

    一場爭奪武林盟主的生死搏斗竟變成了爭風吃醋的鬧劇。

    方媛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被人表白,一張俏臉如二月春花紅透。可她想一想她的情郎,咬一咬牙,不顧嬌羞橫下心來,沉聲道:“今日你勝了宋岳,明日你又被別人打敗,你叫我如何是好。”

    “那也好辦!”那人在臺上將長劍一揮,大聲道:“你們誰還想要與我爭方姑娘,盡管上臺來戰。”

    傅長生突然撫須大笑道:“沒想到老夫有生之年還能看到如此趣事,金門主,祝門主,我看不如好事成雙,讓祝門主的高足再招一佳婿吧。”

    群豪好事起哄道:“不錯,正是好事成雙。”

    祝婉寧早就被方媛氣得拉了臉,陰沉道:“劍神前輩,我看不妥吧。”

    “呵呵呵呵……其實也無不妥,祝門主,今日你我兩派各有傷損,若是小徒僥幸勝出,弟子們結了親事,這其中恩怨不也化解了?”說這話的正是向天野。

    祝婉寧已然察覺出了不對,她了解她的弟子,知道方媛不會愿意這般出風頭。

    她更知道閑云野鶴一般的劍神傅長生沒有這么愛管閑事,小肚雞腸的向天野也不會如此輕易愿意化干戈為玉帛。

    這背后一定還有陰謀。

    容不了她多想了,性格沖動地少年子弟們已經有人飛身上臺了。祝婉寧的目光落在了挫敗宋岳的武圣門弟子身上,他的出招更快更狠了。連出重手,傷了兩人,其中一人奄奄一息。

    但是他仍然在第三陣上敗退下來,敗得雖然狼狽,卻是毫發無傷。

    臺上已然見了血,接下來的比斗更加兇殘。終于還是出了人命……這正是祝婉寧最不想看到的。

    接連三十幾場比斗,涉及三十幾家門派。后來已經不是為了方媛了,而是為了揚名,為了出風頭,又或是兩家本有小小怨隙,可經過這一次本該是為了消除紛爭的大會從此結怨更深。

    這一切只是巧合么?還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瀾。


如果您喜歡,請把《罪紅塵》,方便以后閱讀罪紅塵罪紅塵 第二卷(08)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罪紅塵罪紅塵 第二卷(08)并對罪紅塵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