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

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 第42節

類別:歷史穿越 作者:淺墨殘香 本章: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 第42節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當秋緣再次醒來時,便恢復正常了,已經把那血型的場面給忘記了,他一醒來時,便已經是三更天了,</p>

    屋子里點著微暗的蠟燭,燭火輕輕晃動,紫逸就躺在他的身邊,將他摟在”懷里,此時還沒有睡,一雙眼睛好似有星光一樣,晃到秋緣的心里頭,</p>

    兩個人便纏綿的溫存一番,可是每當臨門一腳的時候,紫逸都能清醒過來,</p>

    秋緣無比的怨念,因愛而生欲,本是人之常理,一次被中斷,還好!可是自己所愛之人就在眼前,缺不能結合,也是痛苦!</p>

    紫逸也是忍得很辛苦,捉住了秋緣上下點火的手,“阿緣,還不行,我也很想與你真正的結合,可是你雙修功法的前篇還沒有練好!”</p>

    秋緣的動作微頓,這個雙修功法前篇修煉歷來特別枯燥無聊,所以他就沒有很積極的去修煉,可是如今卻成為辦大事的阻礙,不由的咬牙切齒,轉過身去,暗暗順氣,壓著那熱血沸騰的感覺,</p>

    這種感覺別提多憋屈了憋多了估計會給憋壞了!</p>

    紫逸看著秋緣是真的完了白天的事了,還有心情鬧騰,那是真的沒事了,心里松了一口氣,轉身抱著背對著他的秋緣,</p>

    在秋緣睡覺的時候,紫逸查出來了,是君尤藍救了秋緣,也是他傳的信,</p>

    那兩波人也查出來了,一波竟然是衛敬賀派的,目的是教訓一下秋緣,而另一波卻是邢部尚書府派的,而刑部尚書府的庶長女是秦王府的庶妃,</p>

    所以說這次的事,與秦王府沒有些關系他還真不信!</p>

    紫逸看著秋緣那紅得滴血的耳朵,那冷漠的眼神瞬間溫柔下來,摟著人蹭了蹭,</p>

    秋緣本來就忍得身體難過了,而這個人還亂蹭,當即不高興了,“別動!睡覺!”</p>

    紫逸輕笑出聲,</p>

    秋緣聽見笑聲,就更加不滿了,挪了挪身體,想要遠離一些,紫逸看著秋緣的動作,眉梢微挑,長手一攬,人又回到懷里了。</p>

    這一夜,這邊無比的溫馨,而同在華京的文遠侯府卻不一樣了,衛敬賀徹夜未歸,不知所蹤。</p>

    同時,秦王府的書房中,刑部尚書府戰戰兢兢,坐立不安,而秦王安撫著這位老大人,而另一邊一個儒雅的少年,可渾身上下都是冷漠的氣息,此時真玩著手中的碧玉蕭,十分冷漠鄙夷的看了一眼刑部尚書。</p>

    秦王好不容易這才把刑部尚書打發走了,那少年冷冷的道:“廢物!不堪重用!”</p>

    秦王坐在書案前面,臉上有些嫌棄,“到底是老了,難免有些畏首畏尾的,膽小怕事!看樣子是該回家養老了!”</p>

    那少年有些可惜的說道:“太沒用了,這次沒有把秋緣抓回來,已經是打草驚蛇了,下次想抓他就不容易了!”</p>

    第60章 </p>

    秋蘭與衛敬賀的婚期已經敲定, 是正月二十八, 時間上來說有些趕, 可是文遠侯府好似有些迫不及待迎娶新媳婦了。</p>

    秋河父子幾個都感覺有些奇怪,可是秋大夫人和秋蘭也是同樣的迫不及待,只能協助幫忙了。</p>

    秋大夫人挺著肚子依舊親力親為得幫著秋蘭準備嫁妝, 一切都是準備最好的,這讓協助籌備嫁妝的文姨娘極為眼紅,</p>

    不過這些東西, 秋大夫人依舊還是覺得不滿意,她想給秋蘭多要一些壓箱底的好東西,這樣嫁入夫家才能挺直腰桿子,讓文遠侯夫人另眼相待,</p>

    于是秋大夫人想到了一個好東西, 于是令人去請云氏過去,</p>

    可惜的是,秋大夫人的人未能進云氏的院子,于是秋大夫人一氣之下,便親自去云氏的院子,</p>

    “夫人說什么?”云氏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 秋大夫人竟然向她要鹵料的方子!</p>

    秋大夫人倨傲的蔑視了云氏一眼, “怎么?舍不得?別忘了,你們的一切都是秋府的, 我身為當家主母自然有權處置秋府的東西,我今天來已經算是給你的面子了, ”</p>

    云氏簡直要被秋大夫人的無恥給氣笑了!</p>

    秋大夫人看著云氏這無比氣憤的表情,心里無比爽快,道:“秋緣給秋蘭添妝不是理所應當的嘛,而且秋緣身為庶子,又身無長物,不學無術,將來還是得靠著我的秋銘和秋曄,甚至秋蘭的夫婿幫襯,這么一張方子,也不虧!”</p>

    素來溫婉似水的云氏拉下臉,唇邊勾著一抹冷笑,“夫人莫不是還沒有睡醒吧!這等無恥的話也說的出口?身為當家主母卻要來強庶子的東西,傳了出去,你這秋家主母的臉還要不要了?以前不管夫人如何待我,我都忍了,可是你想要奪我兒子的東西,休想!”</p>

    聞言,秋大夫人頓時大怒,“云氏!”</p>

    “再者說了,我兒子手中的東西,并非秋家之物,就算你是老爺也無權隨意處置,更別說夫人你了,恬不知恥覬覦庶子之物,”云氏冷靜的迎上秋大夫人的目光,“秋曄入了仕途,最重要的便是名聲,而秋蘭高嫁文遠侯府的關鍵時刻,若是傳了出去,他們有一個恬不知恥覬覦、甚至強搶庶子之物,只怕會耽誤秋曄的仕途,也會讓文遠侯府上下對秋蘭有意見吧!秋大夫人你說呢?”</p>

    秋大夫人氣得臉都扭曲了,胸口直喘氣,惡狠狠的看著云氏,“你膽敢威脅我?”</p>

    她從來沒有想過云氏竟敢違背她,這讓她倍感憤怒!</p>

    云氏看著秋大夫人,她之前一直處處忍讓,可是如今她不想忍了,她的底線就是她的兒子。</p>

    云氏挑眉,挺直了腰桿,“威脅不敢,夫人也是為人母的,應該知道身為一個母親的心情,你可以為了兒女做任何事,我自然也可以,若是夫人硬是如此,我也不懼,那怕我們玉石俱焚,不過那樣損害最大的還是大夫人你了,夫人如今懷孕了,難免一時糊涂,還是回去好好想一想吧!”</p>

    秋大夫人氣得身子直顫,“你……”</p>

    秋大夫人身邊的嬤嬤扶著秋大夫人,一邊呵斥道:“云姨娘你怎么可以如此氣夫人,萬一讓夫人動了胎氣,姨娘如何擔待得起?”</p>

    云氏看了一眼那滿臉皺子的嬤嬤,冷冷的說道:“這話過了!夫人明知自己身子重,還不好好在自己的院子安胎,莫不是估計不想要這個孩子了?嬤嬤也是夫人身邊的老人了,也不勸著點,若是出了事,你們的罪過可是最大的!還不扶你們夫人回去休息,沒看見你們夫人臉色不好嗎?還讓她到處走動!”</p>

    那嬤嬤一看秋大夫人臉色微微發白,一手還捂著肚子,當即也不與云氏扯皮,趕緊扶著夫人回去了!</p>

    當秋緣一到云氏的院子,小文便氣憤填膺得將這事一五一十說于秋緣聽,秋緣一聽,也是氣憤不已,</p>

    不過,秋緣看著自家娘親慈愛的笑容,當即道:“娘,好樣的!”</p>

    云氏溫婉一笑,道:“秋大夫人到底是婦道人家,如今有是懷著身子,難免會聽信旁人之言,這才會辦這種糊涂事,你可不能因為這件事與你的兄弟姐姐心生芥蒂,知道嗎?”</p>

    “娘,我知道,一筆寫不出一個秋字嘛,我知道的,您就放心吧!”秋緣坐在云氏的身邊,很狗腿得遞上熱茶,“不過氣氣大夫人也行,老讓著她,還以為我們怕她!”</p>

    云氏無奈的搖頭,心里也是感慨,她一直對秋大夫人處處忍讓,她也教導秋緣要對嫡母忍讓,這些年來,秋緣因為她的緣故,沒少受秋大夫人的氣,“這些年也委屈你了,”</p>

    秋緣道:“我有什么委屈的?”</p>

    他是真的沒有受到什么委屈,秋大夫人雖然不喜歡他,看他不順眼,卻也沒有私下對他這么樣,</p>

    不過云氏還是覺得讓秋緣守了不少的委屈,于是便親自做了很多好吃的,讓他帶回去與紫逸一起吃,</p>

    于是秋緣手提著兩個食盒回到柏院,與紫逸在院子里溫酒吃菜,</p>

    秋蘭一聽說秋大夫人去了一趟云姨娘回來就動了胎氣,當即放下手中的繡活,趕去看望自家母親,當知道自家母親是為了給她多一件壓箱底的東西,這才去討要秋記鹵料的配方,那是既感動又生氣!</p>

    好不容易安撫了情緒激動的母親,秋蘭就帶著下人匆匆來了柏院,</p>

    已經柏院就看見喝得有些高的秋緣,扯著紫逸的衣服,歪著腦袋,不知道與紫逸說些什么,紫逸也是一臉的寵溺,秋蘭想起了紫逸曾經說過的話,</p>

    他是喜歡男的!</p>

    如今看秋緣和紫逸的相處,秋蘭好似明悟了什么,</p>

    在院子里的紫逸一眼就看見了秋蘭,當即松開秋緣緊抓著他的衣服,一邊溫聲道:“阿緣,你阿姐來了,”</p>

    秋蘭嘴邊掛著得體的笑容,走了過去,“三弟,紫逸公子,你們在這喝酒呢?”</p>

    秋緣依舊歪著,一手還拿著紫逸的手不松開,“阿姐來這兒什么事?”</p>

    秋蘭有些為難得看了一眼紫逸,</p>

    秋緣看出秋蘭神情,道:“紫逸又不是外人說吧!”</p>

    秋蘭當即看了一眼紫逸,沒有錯過紫逸那一閃而過的柔情,心里無比的驚訝!</p>

    “阿姐什么事呀?”等了一會兒沒有聽見秋蘭開口,秋緣再次問道,</p>

    秋蘭斂去其它的情緒,無比誠懇的說道:“我是來給三弟道歉的,我娘自從懷孕以來就有些糊涂,希望三弟和云姨娘不要計較!”</p>

    秋緣擺擺手道:“哦,就這事呀,沒事,我們不會計較的,畢竟我們是一家人!”</p>

    “那就好,我回去會好好勸我娘的,”秋蘭看了一眼微醺的秋緣,轉而對紫逸道:“紫逸公子,可否借一步說話?”</p>

    紫逸看了一眼秋緣,點點頭,起身之際,還調整了一些秋緣的姿勢,免得摔了,</p>

    兩個人走到院子門口,秋蘭斥退了左右,看著秋緣,道:“秋緣這個人雖然是不學無術,可是卻又一顆赤子之心,待人真誠,一旦認定的人,就會全心全意相待,我希望他能尋到一個能讓他真心相待,也能真心待他的,若是沒有那顆真心,就不要去招惹他!”</p>

    紫逸溫柔的看著秋緣,聞言掃了一眼秋蘭,道:“秋小姐多慮了,紫逸自然會真心待他!”</p>

    秋蘭點點頭,“那就好!”</p>

    紫逸道:“聽說你就要嫁人了?嫁人需要謹慎,多考察一番對方再做決定!”</p>

    一說起嫁人,秋蘭臉上就浮現一抹嬌羞與甜蜜,“多謝公子提醒!公子去看看秋緣吧,我先回去了,”</p>

    秋蘭轉身而去,紫逸就連忙到了秋緣身邊,以為秋緣此時已經快睡著了,一個伸手就把他最愛的杯子掃落,好在紫逸手疾眼快在杯子落地之前便接住了,</p>

    這個杯子自然也是從伏藝傳那里換來的,上面印著很可愛的小貓咪,秋緣因為很喜歡所以就換了很多個,可是唯有這個是最愛的,若是打碎了,估計又得心疼了!</p>

    紫逸把杯子放好,然后就抱起睡著了的秋緣會屋里去,</p>

    秋蘭回去的時候就遇到了秋曄,便將這事與他說了一下,秋曄沉默了半響,道:“這事得好好查一查,到底是誰在娘娘親作怪!不然娘不會是這個念頭!”</p>

    秋曄對此事很重視,畢竟若是這事真的傳了出去,對他的影響是最大的,</p>

    很快這事便查出來了,是文姨娘手底下的人暗中慫恿的,</p>

    秋河奪了她的協助管家的權利,并把秋楠接到前院去住,親自教導,不讓文姨娘c-h-a手。</p>

    而秋大夫人自然被秋河說道,并讓她好好養胎,可能是愧疚的緣故,所以時常在云氏那里住下。</p>

    正月十六,陽光明媚,春風拂面,眾人已經換上了春衫,秋緣穿上了嫩綠色的春衫,秋緣自己覺得就跟春筍一樣,可是紫逸卻特別喜歡,所以秋緣只能不怎么情愿的穿上讓他嫌棄的衣服!</p>

    不過當看到紫逸滿意的神情,秋緣突然覺得這件衣服其實也不是太難看!</p>

    第61章 </p>

    紫逸不吝嗇自己的贊美, “很好看!很帥!”</p>

    秋緣微微勾唇一笑, 扯了扯讓他嫌棄的衣角,</p>

    “不過,這件衣服改日再穿吧,現在換一件, 就這件吧,紫色的款式也不錯,布料也是頂好的, 快去換了吧,”</p>

    秋緣看著紫逸遞過來的衣服,眨眨眼,疑惑的問道:“為什么?”</p>

    紫逸故作神秘的說道:“等會兒就知道了, 肯定是一個驚喜!”</p>

    今天秋府的人都尚未離開府, 秋府門口突然來了一隊宣旨的宮中太監,,街道上的人都駐足觀望,</p>

    那白面無須的太監,一手拿著黃色的圣旨,面容和藹親切的榻上秋府的門檻, 溫和的請守門的下人去請秋府闔府眾人聽旨!</p>

    在花廳中, 秋河和秋曄一起招待著宣旨太監,這個太監是皇帝身邊的陶公公, 就是朝廷的重臣都是要禮待三分,所以秋河、秋曄都是小心翼翼得陪笑!</p>

    秋大夫人掃視了一眼, 除了秋緣之外,其它人都已經到了,不由的有些不高興,</p>

    秋蘭輕輕得扯了扯秋大夫人,她這才收斂臉上的不快。</p>

    眾人都在猜測這個圣旨可能就是為了秋曄而來,畢竟在朝為官的只有他了,</p>

    而秋大夫人看著與陶公公侃侃而談的秋曄,無比的驕傲,看其它人的眼神都不一樣了!</p>

    過了一會兒,一身紫色華服的紫逸帶著身穿同色的秋緣出來了,正在與秋曄談話的陶公公立馬起身迎上去,跪下請安,“老奴拜見王爺!”</p>

    </p>


如果您喜歡,請把《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方便以后閱讀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 第42節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 第42節并對擁有位面商鋪的秋緣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