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門鳳華

第一百二十一章 皆大歡喜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西木子 本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皆大歡喜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劉青山自知在鄉飲酒上公然獻詩,并不符合規矩,上啟呈詩自有一套禮儀流程,然而按常規呈詩,若對方一直無反應,豈不是石沉大海?

    加之他一無家世,二無人脈,貝州境內,知道的最大官員也就是陳刺史,且陳刺史才有決定解額的權利,自當抓住一切機會向陳刺史陳請。

    是以,劉青山所獻之詩,也不拐彎抹角,詩意直旨長安應試。

    一首早有準備的精修之詩,又有劉辰星刻意獻丑于前,二者一較,高低立見。

    李三就不由念及劉辰星州試所作詩、賦,其詩作確實算不上立意高遠,應是州試三場中最弱一項,當時能一舉奪得榜首,亦多虧賦作算是言之有物,又取巧的行逢迎拍馬之事。

    但其詩情再一般也比今日所作《櫻桃恩》強上許多。

    也幸是眾人輕她一農門貧女,且年紀小,下意識以為她當是怯場畏縮之輩,這才一聽她竟敢回擊,并大膽言志——必有金榜題名之日,方有一時被震懾住,兼之不想落得一個欺少年窮之名,最終致使其得以成功脫身。

    然而,這未免太過僥幸了。

    其實為一母同胞的兄長鋪路也無可厚非,但甘愿拿自己前程一博,這……怎會……?

    疑念閃過的剎那,李三已行隨意動,看向正坐對面的劉辰星,只見她一臉笑意地望著劉青山,神色間竟頗為驕傲?

    李三看得一怔,隨之凝眉而思。

    劉辰星自是毫無察覺被人當成了觀察對象,她此時只雙眼亮晶晶地望著堂上的劉青山,頗為與有榮焉。

    只見左側的在坐賓客,先聞劉青山所作之詩倒有幾分才情,尤其是有前一首對比,這一首寒門子弟欲謀與天下才子爭金榜題名的青云之志,顯然更激蕩人心。

    這正所謂:不見高山,不顯地平。

    隨之,左側賓客又見劉青山尚不及弱冠,卻近八尺之高,五官亦是俊朗,端是高大魁梧。一身簇新的白衣長衫,長身玉立于堂上,行止間一派風神疏朗,讓人不禁心生好感。

    而如此一頂天立地的寒門子弟,不就正是他們心中所認為的“寒門貴子”么?

    至于劉辰星那等小女子,竟獲解元,還想金榜,實是荒謬!

    一時之間,左側眾賓客一反對劉辰星的冷漠態度,不約而同地大力贊起劉青山。

    一人吟了劉青山詩作一句“苦讀十數載,只征青云路”,爾后道:“少年人,當有此等雄心壯志,這正是千里征程志在先。”

    又一人吟道:“好一句‘大鵬舉風起,扶搖九萬里’,某便祝劉舉人終有一日大鵬展翅高翔,扶搖直上青云。”

    比起這兩位文人夸贊之時,不忘顯示一番自己的才情,在座少有的幾位粗通文墨者,就不再擇另外四句詩作點評,而是為其說情道:“劉舉人名落于第六名,而讓其妹奪得解元,想必是試中不幸失誤,若因此無法被舉薦長安省試,實在可惜。”

    比起劉辰星一個十三歲的小娘子,且剛才也見識了作詩普通,只是志高,眾人自然更相信眼前外形魁梧出眾、有才有志的劉青山應省試贏面更大,當下不由一陣附和。

    這就有人直接對陳刺史道:“舉子應試,不只關系舉子命運,也關系我貝州榮譽,某認為劉舉人當也作為鄉貢舉進京。”

    一句話正中陳刺史下懷。

    他四年任期將至,若選出應舉之人皆成績不突出,難免有小人以此做梗影響他考評,畢竟因所送舉子無一人中試的州縣,其長官受貶還是不少。

    雖然每年云集京師的舉子上千人,進士科錄取只三十人至多。而國有三百余州,自然有絕大多數州的舉子落榜,這怎能算他們地方官員之過失?

    可無法,歷來如此。

    另外,他今年選出的解元是一個十三歲的農家女,走哪去說都易招人笑話,然天地良心,這一屆州試是他做刺史以來最為公正的一次。

    念及以上種種,陳刺史不由看了一眼劉辰星,那眉眼真是太過青澀,他心下一嘆,終究受了眾人影響。

    心道二人乃兄妹,劉辰星以十三歲稚齡獲得解元,可謂前所未有,何乎還是女子,倒真說不定是劉青山提前給她押題,而劉青山自己卻失誤導致名次在后。

    但又沒有不選送解元之理,那只有再增加解額了,好在今年過試人不多,又無人提前找他走關系拔解,倒是能挪出名額,便道:“劉舉人確實乃有才之人,若無法赴長安應舉,實乃可惜。也是運氣,恰逢崔解副和杜舉人本該作為官學生徒選送應試,某未料二人志高,自己考取解額。而官學又認為今年無人可與他二人爭,并未再選送生徒與某,是故倒可以挪出兩個名額。”

    只字不提今年無人率先尋他走關系謀解額,只道今年還有多余的名額后,就看向劉青山道:“既然如此,那劉舉人就準備與令妹劉解元一同赴京應試吧。”

    沒想到如此順利取得解額,劉青山聞言愣了一愣,隨之大喜過望,忙不迭長揖一禮,“學生拜謝陳刺史,若能中試,定不忘陳刺史大恩。”

    既然做了好人,當然希望被記住,陳刺史滿意的捋須一笑,卻不及開口,只聽西側有舉子道:“陳刺史,學生亦有一詩獻丑。”

    薛程是一個善于把握機會之人,見劉青山如此順利得到赴京名額,又聞陳刺史所道有兩個名額,如何不爭取?

    當下從席上起身而出。

    陳刺史對薛程是有印象的,這薛程也有一妹一同參加州試,考前向他獻詩時也送了不少珍奇,可這次他哪敢徇私,如今倒是可以將禮情還了,那珍奇他也受之無愧了。

    于是不等薛程賦詩,已然開口道:“程舉子亦是有才之人,既然還有一名額,當與程舉子。”

    如此一語,加上前五本有解額,等于這次過州試的七位舉子,皆有了長安應試資格,可謂皆大歡喜。

    而歷來鄉貢舉赴京應試,不少州刺史會以舉資相贈,陳刺史正好其中之一,遂定下解額名單,他大手一揮,讓侍人奉上舉資,舉杯道:“此為某之心意,就在此祝諸位舉子此行長安,金榜題名!為我貝州爭光!”


如果您喜歡,請把《寒門鳳華》,方便以后閱讀寒門鳳華第一百二十一章 皆大歡喜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寒門鳳華第一百二十一章 皆大歡喜并對寒門鳳華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