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長姐兇且媚

第壹伍零章 大喜日燕生傷重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頁里非刀 本章:第壹伍零章 大喜日燕生傷重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時光迅速,日月如梭,才嘗中秋滋味,不覺菊花滿地,抬眼秋雁成行,一陣惆悵風過,忽聽聞雪打窗聲。

    蕭鳶姐弟妹三人坐著正吃婚席,今兒是張貴同六陳鋪岳掌柜的閨女岳瑛成親的日子,在院里擺了五桌席請街坊鄰舍,叫了敲鑼打鼓奏蘆苼的倌兒助興,張貴著喜袍走在前,不過街頭到街尾的事,便不騎馬,身后轎夫抬著大紅轎子,搖搖晃晃地娶進了門。

    拜天拜地拜高堂拜夫妻,新娘送進房,張貴留下陪客,他滿臉喜氣一桌桌敬酒,敬到蕭鳶時已是臉泛赤紅,連說話都有些含混不清:“蕭娘子,我對你不起......”

    “你不曾對我不起。”蕭鳶執壺斟滿酒,與他酒盞輕碰,再仰頸飲盡,彎唇笑道:“十世修來同船渡,百世修來共枕眠,這是你和岳姑娘天注定的緣份,誰也難折散。”拈起盤里一顆紅皮大棗遞給他:“吃了,早生貴子啊!”

    張貴接過棗子丟進嘴里,張婆等人哄然抬笑,鞭炮噼噼啪啪,縷縷青煙彌散,粉紅紙屑炸飛一地,那點子愧疚也就散去了。

    待酒席吃畢已是夜深,蓉姐兒趴在蕭滽背上睡熟,蕭鳶把手縮進袖里攏著,望向天際彤云密布,吸口冷氣兒:“這日子快得如流水,仿佛才進京,哪想年節已將至。”

    蕭滽笑而不語,有冰涼輕沾額頭,落雪了,他加快腳步,忽然站住俯首腳下,蕭鳶察覺,隨而低看,頓時吃了一驚,沿路灑的皆是血跡,星星點點綿延,直往他們住處。

    兩人疾步跑起來,果然在房門前趴著個人,蕭鳶接過蓉姐兒抱在懷里,蕭滽蹲身伸手翻過他,待看清面目,皺起眉宇。

    朝蕭鳶道:“是燕靛霞。”他胸前衣裳撕碎,露出皆是鮮血的胸膛,還在汩汩淌流,血滾熱濃腥,而身骨冷成鐵板。

    觸其鼻息,氣若游絲。

    蕭滽看向長姐:“救還是不救?他兇多吉少。”

    蕭鳶抱著蓉姐兒開門,頭也不回道:“拖他進來,就算死也不能死在這里。”

    蕭滽笑了笑,踢了燕靛霞一腳,算這小子命大。

    蕭鳶找了人參須塞進燕生嘴里吊命,再去燒了滾水,命蕭滽褪去他破爛衣裳,拿了簇新棉巾蘸水、替他清理臟污,足倒掉五盆血水,才顯了累累傷痕。

    不說蕭鳶,任蕭滽這般見慣殺戮的都臉色微變。

    “不能找郎中。”蕭鳶輕輕說:“他若生怕報官,我們是徒惹麻煩。”

    她上樓翻出金創藥和紗布替燕靛霞簡單涂抹包扎,再為其蓋嚴褥子,掖好被角,等明日若還燒著,再想其它法子。

    各自歇息不提。

    待得四更夜深,萬籟俱寂之時,一場瑞雪如鶴白羽紛揚落至,刷刷之聲似萬蟹行沙。

    蓉姐兒忽然揉著眼睛坐起來,嚅嚅喚兩聲:“阿姐阿姐。”卻見阿姐未動,睡得十分香甜。

    她爬到床沿,撩開帷帳趿鞋出房,下樓穿過堂屋,走到右側一間,推開門兒,看見燕靛霞面色蒼白的闔眼而睡,近前摸摸他的臉:“燕哥哥,你回來啦!”


如果您喜歡,請把《我家長姐兇且媚》,方便以后閱讀我家長姐兇且媚第壹伍零章 大喜日燕生傷重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我家長姐兇且媚第壹伍零章 大喜日燕生傷重并對我家長姐兇且媚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