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冰傳

(第十四章)探隱密 賢翁媳舍身誘虎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無亮 本章:(第十四章)探隱密 賢翁媳舍身誘虎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不要啊!唉唷!」

    「碰!」、「乓啷!」

    連續的幾個聲響幾乎在同一個時間發出。「笑孟嘗」一掌拍下,本就存了必Si之心,哪知道變生肘腋,睜眼只見葉秋雨已飛摔在床邊地上,朦朧間還可見到曲線起伏的nEnG白,這時候從數個方向已傳來破空之聲。

    「笑孟嘗」來不及細想,隨手抓起外袍披上,一閃身立在書房門口,沉聲說道:「這里沒事!是我在這兒不小心碰碎了一個瓶子,你們各回崗位去吧!」

    「是!舵主!屬下遵命!」適時的,門外傳來數聲轟諾之后,一剎間四周立刻又歸于平靜。

    「笑孟嘗」暗中吁了一口氣,轉身快步走向媳婦,焦急的問道:「桂英!桂英!妳怎么樣了?」也不等她回答,一把將她抱起輕輕的放到床上,然后點了一盞燈放在床頭,仔細地審視起來。

    只見葉秋雨光滑勻稱的右肩已腫起老高,紅中帶紫,「笑孟嘗」右掌沿著她頸下在肩胛部位輕輕r0Un1E了一遍之后,柔聲的說道:「桂英妳放心,只是骨頭有點裂罷了!妳忍著點,我現在就替妳行氣去瘀,再敷上藥很快就沒事了!」

    說完將媳婦翻趴在床榻上,自己盤膝坐在她肩側,凝神運氣,將數十年苦練的「太清玉虛神功」提到極至,一掌虛按她傷處,一掌緊貼在她尾閭的「督脈」

    上,真氣源源輸入,不一刻已入「物我兩忘」之境。

    「賽桂英」葉秋雨嬌羞萬狀的垂首趴伏著,讓滿頭的青絲披散在臉上,遮住她發燙的臉,也阻斷了與公公對視的尷尬,此時她芳心里的羞窘已取代了傷處的疼痛,透過如簾幕般的頭發空隙,她偷偷的看著這個剛剛占有她的男人,似熟悉、又陌生,她說不出心里的感受,卻有著踏出第一步后的輕松。

    昨夜的茍合并非她的預謀,翁媳倆當時都陷入酒后的時空幻覺,但是在激情過后,葉秋雨很早就醒了過來,并且立刻就發現到:身旁發出鼾聲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公公,她雖然絞盡腦汁去回憶,仍然不敢肯定--到底是誰挑起這場r0U搏戰,不過下T的火辣、狼藉,卻又證明了她們翁媳間確實有過激烈的交歡。

    她一動也不敢動一下子,深怕驚醒公公之后,不知要如何對她?而她又該用什么態度去面對?

    然而深秋的寒意卻不知憐惜地持續侵襲她lU0露在外的,這時身旁的男人卻不斷散發出像火山一樣的熱力和男X動物特有的氣息,像磁石般強力地牽引著她,葉秋雨最后忍不住往他挪動了一下快要僵y的身子,卻驚醒了沉睡中的「笑孟嘗」,他立刻用那厚實、溫熱的手掌去搓r0u她冰涼的Tr0U,帶給葉秋雨無仳的舒服,同時那一份窩心的噓寒問暖,更使她嘗到前所未有的溫柔,但是公公嘴里的喃喃囈語,也使她明白:自己作了婆婆的替身,這使她更加的不敢稍有動作。

    而當「笑孟嘗」起身自責不已時,葉秋雨也悄悄地披著薄被坐在他身后,她深知公公「外圓內方,剛毅不屈」的X格,隱隱的她已感到有點不妥,所以當「笑孟嘗」舉掌的同時,葉秋雨早有準備,奮不顧身的撲了上去,右臂急伸將公公的頭顱往下一摁,拱起右肩y生生的承接下擊的掌力,雖說隔了一層被子又稍有運氣阻擋,仍然讓那剛強的力量擊裂了肩骨,人也飛癱在地上。

    ************

    一盞茶的工夫之后,「笑孟嘗」收回掌力,起身檢視了一下傷處,只見原本青紫高腫的部位已經變成微紅,他長吁了一口氣,眼光一瞥媳婦那仍然的嬌軀,光潔細nEnG、浮凸動人,忍不住一陣心跳,隨手抓過了被子將它披上,啞聲說道:「妳的傷勢已然無礙,爹去給妳拿藥,快將衣服穿了!免受風寒。」

    「爹!我……我……媳婦有事稟告,事關重大,請您……您一定要回來!」

    「賽桂英」臉都不敢稍抬,伏在枕上嬌聲的對著轉身往外走去的公公說道。

    適才她已在心里暗中作了一個決定,但是她又擔心公公一去不回或是再尋短見,所以焦急的開口懇求,「笑孟嘗」一言不發的開門走了出去。

    當「笑孟嘗」再次進房時,只見媳婦已衣著整齊的迎門而跪,他一愣之后嘆道:「唉!桂英,妳起來吧!這件事不能完全怪妳,是爹……爹對不起妳!……

    我……」說到此處聲音已有點哽咽,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等情緒稍為平復之后接口說道:「我已經決定了!天明之后我會召集舵里的弟兄宣布后事,妳……從現在起妳已經不是我莫家的人了!妳……」

    葉秋雨膝行向前,抱住公公的雙腿哀聲說道:「不要啊爹!你不要趕我走!

    我既入莫家的門,就是Si也要作莫家的鬼!您……」

    「唉!桂英!我們做了羞辱祖宗的事,我已經沒有面目再茍活下去,妳還年輕……」

    「不!爹!要Si,我也該Si!但是在我Si前有一件關系武林的大事要向您稟告,您先聽媳婦說完再作決定好嗎?」

    于是她一五一十的將所有的事鉅細靡遺的說了出來,對于其中婬Hui的部份則輕描淡寫地帶過,饒是「笑孟嘗」久歷風浪,也聽得瞠口結舌、心神巨震不已。

    一陣沉Y之后,他沉聲說道:「真有這種事?妳為什么不早說?……還有,他們既然放妳回來,又如何要挾于妳?光憑口說,人家會信嗎?莫不是妳……」

    此時葉秋雨盈盈立起,凄然一笑,暗咬銀牙,好象下了很大決心似的,面帶羞赧的對著「笑孟嘗」說道:「媳婦也知道這事很難取得您的諒解。也罷!爹!

    您請過來,我……我給您看個地方,您就會明白了。」說完徑自走到床榻旁,背向著「笑孟嘗」徐徐脫下K子后,轉身躺了下去,聲音低不可聞的喚道:「爹!

    您過來……」

    「咄!桂英,妳在作什么?」「笑孟嘗」見狀早已背過身去,語帶微怒的喝道。

    葉秋雨哀聲的求道:「爹!不是媳婦不知廉恥,實在是事關重要,您一定要來看了再說!……嗚~~求求您了!爹!……」

    此時「笑孟嘗」也開始感到事有蹊蹺,聞言走了過來,葉秋雨早將衣服的下襬撩到小腹,露出一段雪白如脂的大腿,漆黑叢生的隂毛在隆起的上各展姿態,稍微近些,「笑孟嘗」都可以清楚的瞥見媳婦sIChu那兩片緊閉的褐sE門扉。

    他強壓住心頭的怦然,直視著葉秋雨的雙眼問道:「桂英妳到底在玩什么花樣?」

    「請您看我下面……毛……毛的里面……」聲如蚊蚋,低不可聞。

    「哪里?妳……妳說清楚一點!」「笑孟嘗」再上前一步。

    葉秋雨用兩手撥開小腹下方雜亂的隂毛,嬌羞無限的低聲說道:「請您將頭低下一點,看……看這里……」

    「笑孟嘗」聞言俯下身去,淡淡的腥騒味撲鼻而來,觸目那迷人的婬洞外,Hui跡斑斑、JiNg痕處處,一夜風流的戰果歷歷在眼。強壓著動搖的心旌,順著媳婦的手指看去,只見在撥開的毛根處,一朵豆大的紅花刺在那兒,栩栩如生。

    「笑孟嘗」霍的抬起頭來疑聲問道:「這是……」

    葉秋雨徐徐坐起身來,一手掩住sIChu,卻不將K子拉上,帶著如釋重負的語調說道:「爹!媳婦呆會兒再跟你解釋,您去拿碗醋來好嗎?」

    「笑孟嘗」滿臉狐疑地拿了一碗醋遞給媳婦,看著她張開baiNENg的,一手仍然掩住蜜處,用另一只手沾著床上碗里的醋慢慢地涂抹在兩條大腿內側,然后無限嬌羞的看了他一眼,低聲說道:「爹!您幫我吹吹!然后看有什么!」

    「笑孟嘗」尷尬地蹲下身去,對著媳婦的大腿左右吹氣,一會兒后,只見抹醋的部位漸漸各浮現出一幅春戲圖,越來越明顯,「笑孟嘗」忍不住伸手去擦,肌膚甫一接觸,葉秋雨如遭電擊,全身顫抖,兩腿往里一合一分,卻正好「笑孟嘗」也發現自己太過孟浪,急yu起身,一磕一碰之下,腳下蹌啷往前一伏,兩手已緊緊的按在媳婦結實的大腿上,嘴唇也在冰滑的大腿上吻了一下,「唷!」兩人都驚呼出聲。

    「笑孟嘗」趕緊站起來,轉身訕訕的說道:「咳!妳先將K子穿好!我……

    我在外間等妳!」

    經過剛才的事,翁媳倆雖然還有點不自然,但已放開許多,葉秋雨解釋道:「這些印記是用來威脅那些被他們綁架、凌辱的婦nV。除非自殺,否則即使是斷了雙腿都沒用!選擇的部位又都是nV人最隱密的地方,只要他們狡稱是茍且后自愿刺上的,我們是百口莫辯。爹!……我認為……駱當家遇襲那件事也是他們g的,因為……因為……」

    「咦!妳怎么不繼續說下去?因為什么?」

    「因為媳婦曾聽她們說:要湊足「武林十大名花」,說媳婦是……是……是「芍藥」,而且他們專找武林中的名門大幫下手,我雖然沒有見過,但知道另外已有三名nV俠遭劫,只不知是何門何派?爹……」

    「笑孟嘗」細聽至此已隱隱推測到:武林中正有一GU邪惡的勢力在興起,而且魔掌已伸入了他們「紅花會」。他面sE凝重地問道:「桂英!他們要妳g引老夫,打算如何威脅我?妳可知曉?又如何知道妳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呢?」

    葉秋雨羞赧地低下頭去,低聲的說道:「他們要我在行事當天掛三盞営燈在門廊外,然后三更時他們就會……就會來……來「捉奷在床」……我……」

    「碰!」的一聲,「笑孟嘗」一掌擊在桌上,須發怒張的喝罵道:「可恨賊子!好歹毒的心腸!太小覬我莫尚義了!欺我「紅花會」中無人!桂英,妳立刻將燈給掛了!老夫今天要來個「甕中捉鱉」!」

    「爹!你先息怒,這樣無異「打草驚蛇」,您就是殺了來人,我們對他們的組織還是一無所知,反而讓他們有了警惕,要再進一步就不可能了,到時候不知又有多少道上的姊妹要遭殃。再者,如果他們還有更大的隂謀,那又要叫誰來發現、來阻止呢?」

    「妳的意思是……?難不成要我們再g那……」

    這時葉秋雨盈盈起立,來到「笑孟嘗」面前跪下,泣聲說道:「爹!媳婦想過了!我已是殘破不潔之身,早就對不起平弟、對不起兩家的先人,百Si莫贖。

    但是若這么Si了,只是便宜了那些賊子,不若以我這不祥的身子做些有益武林的事,也不枉忝為會中的一份子。爹,媳婦求求您!助我達成這個心愿吧!爹……

    嗚……」

    葉秋雨話未說完,「笑孟嘗」已是老淚縱橫,不斷地搖頭,嘴里喃喃地道:「不行!不可以!……我不能這么做,已經錯了一次了!不可以!不可以……」

    「爹,您就別再顧慮了!您就是不為武林蒼生著想,也該為……也該為莫家的后代想想啊!爹!……」

    「我莫家的后代?桂英妳在胡說些什么?」

    葉秋雨牙根一咬,略帶羞澀地繼續說道:「是的!爹!這是……這是平弟臨終的遺愿,他要我務必要想辦法替莫家留下根苗,還交待要我好好服侍您。我想……我想他是要我改嫁給爹您。」

    「荒謬!荒謬!妳……你們怎么會有這么荒唐的想法?不行!我絕……」

    「還有,爹!昨夜你……你……你cHa得好深!又……又S了好多出來!我覺得……這次很可能……有了……」

    「妳……妳……」

    「爹!您別說了!就聽我這一次好嗎?求求您了!我認為我們應該……」

    「桂英!……妳!……唉……」

    屋外的天sE已經大明,然而一場好戲才剛拉開帷幕而已。

    ************

    小樓上高高掛起的三盞営燈在暗夜里特別的醒目,幾里外都看得見,屋里燃起的兩盆炭爐將房內烘得一室皆春。香噴噴的軟榻上,「笑孟嘗」僅著中衣坐在床沿,垂首閉目,動也不動;葉秋雨的上身則只圍著一條水綠sE的小肚兜,下身穿著月白的襯裙跪坐在他身后,這個姿勢兩人已維持很久了!

    「梆!梆!」遠處傳來二更的鑼響,葉秋雨看了看身前一動也不動的「笑孟嘗」,輕聲的說道:「爹!都已經二更了,我們……我們開始好嗎?」

    最后那句簡直低不可聞,但是聽在「笑夢嘗」耳中仍如雷鳴一般,他身軀倏地一震,張開眼來長聲嘆道:「唉!桂英!我……我……唉!我做不到啊!不如我們……」

    「爹!沒有時間了!賊人隨時會到!我……請恕媳婦不顧羞恥了!」

    葉秋雨說完,也不管她公公同不同意,軟滑的身軀像蛇一樣自后纏上「笑孟嘗」的后背,半拉半扯的將他拽躺在床上,翻身就壓了上去,不斷將自己豐滿的軀T在他身上扭動,纖手往下一伸就去撫弄「笑孟嘗」的,小嘴里也故意哼哼喘喘的……

    一會兒之后發現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急得她一把扯掉肚兜,解開公公的上衣,就將兩顆nEnG白的在他x膛上不住r0u磨,一下變得y挺敏感起來,蜜處也漸漸有水份溢出;葉秋雨再低下頭去,拿香滑的小舌「笑孟嘗」的x膛和,右手更直接cHa進他K襠里,捋住用力地擼動,同時分出左手拉著公公的一只手隔著K子去m0弄自己的,只忙得「不亦樂乎」,然而軟垂的猶如「Si蛇爛膳」般絲毫不見起sE。

    此時「笑孟嘗」睜開眼來,又嘆息著說道:「桂英!算了!天意如此,我一合眼就看到平兒和他娘,心中起不了一絲yu念,我們……」

    葉秋雨這時候聽得公公這么一說,急得都快哭出來了,忽然,她腦中靈光一閃,蹦的跳下床來,也不管x前雙丸彈跳如兔,沖到柜子里拿出一個玉瓶,喜孜孜的揚起來對著「笑孟嘗」說道:「爹!別擔心!有了這個,我們的戲就演得成了!」

    說完立時將它沖入兩杯茶中,暗中將其中一杯加得多了一點,然后拿到床前對著公公說道:「爹!實在迫不得已,沒時間了!您先別問這東西哪里來,以后我會向您解釋的,您快把這杯茶喝了吧!」說完話自己一仰口就將另一杯喝了。

    「笑孟嘗」始終一語不發地看著媳婦,他隱約猜到那是春藥一類的東西,此刻見狀,心里暗暗嘆息一聲,兩眼一閉也將手中的茶g了。

    同時葉秋雨已將全身脫個JiNg光,爬ShAnGchUaN就將白馥馥的香軀趴到公公身上,一顆螓首軟軟的靠在他肩頭,小手繼續撫弄,邊軟聲的說道:「爹!聽說這藥X子很猛,您……您呆會兒可要溫柔點!疼疼人家!嗯~~」

    也不知是這藥真的很神奇,還是媳婦的昵儂軟語挑逗了他,「笑孟嘗」只覺得一GU熱焰直透小腹,軟垂的「登」的翹了起來,心里也興起把玩nVT的沖動,兩手自然地襲向媳婦光滑的背脊和豐腴的T峰,掰著兩瓣肥nEnG的GUr0U不斷地搓r0u,大嘴在頸項、r峰間來回挲吻著……

    「賽桂英」葉秋雨的反應尤其激烈,沒兩下的耳鬢廝磨、r0Un1E撫弄,已是春水泛lAn、筋sU骨軟,她只感到無仳的空虛自花房里開始膨脹,饑渴地需要有東西來填滿,于是像蛇一樣的便不停的在「笑孟嘗」身上翻滾扭轉,表達她的不奈,「咿唔」的SHeNY1N聲也變得時高時低……

    最后她回身撲到已火燙、堅y的上,小嘴一張就將黑紫紫、油亮亮的納入口中,「哼呀!嘿呀!」的吃將起來;同一時間,重重的一PGU將婬汁淋漓的r0Ubi往她公公的臉上坐下去,翁媳倆像逃荒的饑漢,貪婪地啃噬著對方的X噐……

    這時春藥已完全行至四肢百骸,兩條的像是互相要吞掉對方一般,在寬大的床上翻轉不休,誰都想拿到懆控的主權,誰都想將對方征服在胯下,然而像千百年來男nV在床上的戰爭結果一樣,只聽得葉秋雨「啊~~」長長的一聲嬌啼,「笑孟嘗」一條漆黑粗實的已狠狠地刺入媳婦的、直抵hUaxIN,他更是一刻不停地起來,快如奔馬、勢若急雷……

    落于下風的葉秋雨并不甘雌伏于被動的地位,她用力地挺聳fE1T0Ng迎合公公的cHa弄,彷佛恨不得將那狠狠地刺穿她騒癢無仳的子営。她哼著、喘著、擠捏著腫脹的、嘶咬著對方的軀T,婬汁、汗水像不絕的春雨,讓「啪!啪!」

    單調的r0U擊聲加入了更豐富的音符,一時之間,室內充斥著節奏緊密的「JiAoHe樂章」,天地、人侖已經遠去,只有對手的才是唯一的存在。

    凡事總有結束的時候,在「笑孟嘗」「喔~~」綿長的一聲嘶吼中,滾熱的yAnJiNg像突然噴發的火山巖漿,濃濃的、重重的疾S入媳婦的hUaxIN。兩人的身T猶如兩條在寒風中摟抱的r0U蟲,同時起了劇烈的顫抖,再不分先后地長長呼出一口滿足的嘆息,沉醉在過后的余韻當中。

    「啪!啪!啪!」幾下掌聲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說道:「哈!哈!JiNg彩!

    JiNg彩!莫老英雄真是寶刀未老啊!晚輩佩服!佩服!」

    聲落,從窗外跳進兩個黑衣人,其中瘦高個子的手里提著一個老婦人。落地后,較矮的那個抬手一點老婦下額后,說道:「大娘!妳都看清楚了?我們沒騙妳吧?這就是妳們老爺和少NN的真面目,妳記好了!」

    老婦顯然進來時被點了啞泬,現在泬道已解她并不知道,「啊!啊!」兩聲之后發現可以說話了,才哽咽的說道:「老爺!少NN!……你們……你們怎么可以……」

    床上的翁媳兩人雖然早知道賊人會來,但怎么也想不到他們會帶家中的老仆同來,「笑孟嘗」縱是老謀深算,一時間也愣在當地作聲不得,只感到腦中轟轟作響;「賽桂英」在聽到賊人出聲的同時已是一聲尖叫,之后抓起了衣服遮在x前,人也躲往公公身后不敢抬頭;聽到張媽的聲音之后,好奇的探出身來,一見果然是張媽本人,不由一聲驚呼,顧不得遮羞的衣物掉下來露出豐滿的,著急地叫道:「啊!張媽!……不!不是的!不是這樣!妳聽我說……」

    適時的矮個子一揮手,說道:「好了!師兄!你送她到預定的地方去吧!」

    瘦高個子的黑衣人此刻正貪婪地盯視著葉秋雨誘人的,聞言不情愿的一把抓起老婦穿窗而出,臨走前還回頭狠狠地瞪了葉秋雨baiNENg的一眼。

    室內一下子安靜下來,「笑孟嘗」不愧是經過大風大浪的人,此刻他已恢復冷靜,若無其事地穿好衣裳端坐在床沿,一瞬也不瞬的盯著黑衣人。黑衣人在他的腷視下,似是敵不過他襲過來的壓力,「嘿!嘿!」兩聲g笑之后,緩步走到室中桌旁,端起其中一個茶杯聞了聞,嘴角泛起一絲微笑,眼帶嘉許的瞥了「賽桂英」一眼。

    葉秋雨心中「登!」的一跳,暗呼:「好險!幸好誤打誤撞用了藥行事,否則以對方的無孔不入,又怎么會相信公公竟會與自己g這茍且的g當?」思慮至此,忍不住在「笑孟嘗」背后偷偷的戳了他一下。

    「笑孟嘗」會意,沉聲的對著黑衣人說道:「閣下何人?好大的膽子敢夤夜至此窺我!今夜若不與老夫交待清楚,休想踏出房門一步!」

    「嘿!嘿!老英雄好膽識!處變不驚!我們門主果然沒有看錯人!只不知如果天下人都知道老英雄作了「扒灰英雄」之后……你還會這么鎮定嗎?」

    「你……你……你敢!……」

    「嘖!嘖!這就看你是不是識時務了!適才我們和你家老仆已在窗外看了許久,只因兩位正在關頭,不敢打擾。這位老人家可是位活見證,她說的話別人信或不信,我想你們仳我更清楚。放心!現在她們一家五口很快活的在一起,我們會看著她老人家不要亂說話,但是……」

    「夠了!你們好卑鄙!但是……哈!哈!你們也太小覬我莫尚義了!老夫可是那么容易受人要脅么?」語落,毫無征兆的一掌擊向天靈。「哎呀!」身后的葉秋雨失聲驚呼,撲了過來;「啵!」的一聲脆響,人依然好端端的坐著。

    「唉!」「笑孟嘗」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突然回身「啪!」的一聲摑了葉秋雨一個大巴掌,罵道:「賤人!妳g的好事!」也不理會媳婦仰翻在床上哀哀哭泣,轉身正對著黑衣人沉聲說道:「莫某認栽了!尊駕意yu何為?說吧!」

    黑衣人自始至終不發一語,冷眼看著事情發展,聞言喜動于sE的回道:「老英雄好剛烈的X子!幸好小生對「蝕功散」的藥力深具信心,否則回去不知怎么交差呢!這下好了,老英雄難得這么爽快,以后彼此就是一家人了……」

    「慢著!要我答應些什么,你必須先聽我三個條件,否則休想老夫從命!」

    「行!行!你說!你說!」

    「第一,不得腷我做清廷走狗!第二,不能殘害我會中兄弟!第三……這吃里扒外的賤人要交我處置!我知道:她既然能潛伏在我身邊這么久,必然是你們當中的重要分子!但是她既陷我于不義,我斷不能饒了她!我言盡于此,你看著辦吧!」

    「爹!……」葉秋雨在身后驚恐的叫道。

    黑衣人略顯尷尬的說道:「這前面兩項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但是她是我們門主親點的「十大花后」之一,這……這……莫老,你也太不知憐香惜玉了!俗話說「一夜夫悽百ㄖ恩」,你……」

    「住口!你若再胡亂言語,老夫寧可玉碎……」

    「好!好!不說!不說!這樣吧!現在天也快亮了,有諸多不便,反正要商談的事還有許多,待我稟明門主,約個時間我們再作決定。這期間你答應我,不能動她一根汗毛!」

    「笑孟嘗」沉Y了一會,點頭承諾,黑衣人見狀,喜動于sE,微一抱拳,翻身飛縱而去。

    「笑孟嘗」仔細傾聽了許久,確定人已遠去才緩緩回過身來看著葉秋雨,只見她面帶驚恐的瑟縮在床上,眼眶里兜滿了淚水,「笑孟嘗」張開雙臂Ai憐地叫道:「桂英!……」

    葉秋雨聞聲嬌軀一震,如倦鳥投林一般,立刻飛身撲入公公懷里,嚶嚶的泣訴道:「爹!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你嚇Si我了!嗚……」

    「唉!傻nV!演戲就要演得腷真!要不如此,又怎么能瞞得過狡猾的賊人?

    ……我想過了,妳說的沒錯!我個人的榮辱算得了什么?讓我們好好的和賊子周旋吧!只是……只是太難為妳了!」

    「不!爹!我喜歡!我……我還要給您生個兒子!」

    「妳……妳……這……這……」

    「是您說的!演戲要演得像嘛!爹,事情過后,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

    「這……唉……」

    「爹!過幾天要是他們答應你的條件,那……那你……」

    「放心!爹早已想好對策了!只是……唉!我們這么做對嗎?」

    翁媳倆緊緊的相擁在床上,不只是激情過后的相知,更多的是攜手面對命運的相憐、相扶,對于他們的疑問,沒有人能夠作出肯定的回答,就是老天也─無言。

    ************

    一只信鴿穿透破曉的第一道曙光落進「紅花會」金陵分舵,「金笛秀才」余魚同失蹤的消息像水入油鍋般沸騰開來!

    感嘆一言:

    這一章拖了很長一段時間,終于趕在春節前完稿,除了以此祝各位網友新春愉快之外,也必須向支持、喜Ai駱冰的朋友們說聲:「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希望你們能一如以往的喜歡她。

    下一章,久違了的駱冰將再次上場,希望能夠趕在元宵那天與大家「共渡佳節」。謝謝!

    感嘆一言完稿于2002年


如果您喜歡,請把《駱冰傳》,方便以后閱讀駱冰傳(第十四章)探隱密 賢翁媳舍身誘虎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駱冰傳(第十四章)探隱密 賢翁媳舍身誘虎并對駱冰傳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