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學院

清茗學院(199)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keyprca 本章:清茗學院(199)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20190513一百九十九章此時的我,當然不知道上官宇非但沒有感恩我繞過他一命,反而在商議著如何卑劣的對付我。

    此時的我,更加不會知道,我人生唯一一次的仁慈,會成為我以后人生的一個關鍵轉折點,在未來不同的時間節點,我對于今天放過上官宇的決定,都會有不同的看法。

    而我此時,正在前往劉飛升那兒的路上。

    我中的毒一直是我心頭的大石頭,可是當我剛才切實在生死之間走過一遭后,我感受到解掉毒藥的迫切性,無論接下來還有多少事情要做,去掉這個后顧之憂都是目前的當務之急。

    時隔不過兩日,劉飛升看起來更加蒼老了,霜白的鬢發,臉色暗淡無光,上面布滿了樹皮般的皺紋,如果不是清楚的知道,他和我同齡人,否則看到他這一副滄桑的模樣,我必然會認為他是一位行將就木的老人。

    他看完我提供的證據,知曉我已經上了張蕎卿和張苡瑜母女后,滿意的笑了,只是這笑容讓他臉上的皺紋更深了。

    劉飛升望著我,眼神中有著徹骨的恨意,居然讓我有些不寒而栗。

    半響過后,他才說道:“你做的很不錯。”

    我暫時松了一口氣,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兌現承諾,把你手里的藥丸給我吧。”

    劉飛升卻慢悠悠的問道:“只是有一點我不太舒服,這兩個女人都是被你迷奸,你并沒有對她們使用戒指,對嗎”

    我感覺到事情可能沒有想象的順利,不悅的說道:“你只是說我上了這對母女即可,可沒有說我需要用什么方式上了她們,難道這個時候,你還想反悔”

    “不不。”劉飛升搖了搖頭,說道:“你做的遠比我想象的要好,你沒有使用戒指的能力,我反而更加高興,用戒指就太沒意思了,我就是想看到,張苡瑜在依然深愛著白依山的情況下,卻被別的男人無情的占有。”

    我按捺住內心的不耐煩,盡快平靜的問道:“既然如此,那你還想要干什么”

    這條老狗,手里捏著我的命這么久了,可是我偏偏卻暫時拿他沒有半點辦法。

    劉飛升緩緩說道:“張蕎卿就這樣算了吧,我當時也不過隨口加上她,主要是張苡瑜,我太恨這個女人,我實在是想要的更多,我想你把她調教成性奴,我想看到她被一點點的摧毀,變成一個人盡可夫的婊子,放在大街上,供乞丐流浪漢隨意的發泄欲望,我想看到她被這世上所有男人侮辱唾罵,讓她一輩子活在男人的精液和口水里。”

    漸漸的,劉飛升越說越激動,蒼白的臉色泛起一絲紅暈,忍不住劇烈的咳嗽起來。

    我悄然捏住拳頭,我有些不明白,當初侮辱他的人是白毛,他最恨得人明明應該是白毛才對,可是他的報復行為,卻好像全部集中在張苡瑜身上。

    他說想要我把張苡瑜調教成性奴,我還可以接受,可是當他說,想要張苡瑜被大街上的乞丐和流浪漢隨意的上,我內心的憤怒就膨脹到了極點,尤其是我現在力量大不同以前,我只要一伸手,就可以輕易擰下他的頭顱,這也讓我對待他不復以前的耐心。

    “你想殺了我”劉飛升突然問道。

    我正想否認,又聽到劉飛升繼續說道:“人在快死的時候,會有一些奇妙的變化,真的,人都會面臨死亡的,以后你也會有一天,那時你就會察覺到的,那是一種對死亡異常的敏感,我現在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你的殺氣,濃郁的就像實體,籠罩在我周圍。”

    到了這一步,確實已經沒有必要再和劉飛升保持表面上的和諧,我淡淡的說道:“你說的沒錯,我非常想殺了你。”

    劉飛升聞言沒有生氣,而是敞開雙手,猖狂的大笑道:“那就來啊,你殺了我,只是很容易的事情吧,就算是一個小孩子,都可以輕易的殺了我,來啊,殺了我啊,和我同歸于盡啊。”

    我壓抑住內心越來越強烈的憤怒,耐心的說道:“別說這么多廢話了,我不可能和你同歸于盡,你已經快死了,這一點明眼人都看得出,你在生命的最后時光,究竟還想干什么如果我能做到,我就盡量幫你。”

    劉飛升收斂了笑容,語氣一轉變得低落,有些傷感的說道:“是啊,我已經是快死的人了,我以前也是人群簇擁的大少爺,可是現在呢,就像一條蛆蟲一樣,注定要腐朽在這兒了,只有你這個恨不得殺了我的人,會偶爾來看看我,想想這個結局還真是覺得凄涼呢。”

    我望著劉飛升那淚水悄然滑落的衰老臉龐,這個人確實可憐,明明是一個高富帥,偏偏遭遇父親破產,自己從此一蹶不振,還被人取了個外號叫龜公,而后又被從小真心對待白毛羞辱,最后用生命點燃最后的報復火焰,自己卻無福享受,只能看到我帶來的一點點灰燼。

    我的心頭閃過瞬間的憐憫,而后被更多的恨意沖散,我嘲諷道:“你變成這樣,都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要用生命來報復白毛,難道走到這一步,你才覺得后悔了”

    劉飛升幽幽地嘆了口氣,說道:“我沒有后悔,我只是在感嘆命運的無常,曾經你和我之間差距多么懸殊,可是現在呢,從你進門,我就看出,你明明受了不輕的傷,可是行動卻沒有受到半點影響,大概是得到了一身武功吧,想必這些日子里,你因緣巧合下也拿到不少好處吧”

    我的眉頭皺了起來,我沒有時間聽劉飛升說一些沒用的廢話,右手已經飛快如閃電一般的捏住了他的脖子,我并沒有多用力,就已經讓劉飛升呼吸困難起來。

    我冰冷的說道:“沒錯,現在反過來了,你和我之間差距懸殊,如今的你在我眼里只是一條快死的可憐蟲,你別忘了,你手里確實有藥丸,可是我也有戒指,到了萬不得已,我還可以把戒指送給別人,所以你最好廢話少說一點。”

    劉飛升被捏住脖子,臉色更加難看了,猛烈的咳嗽了起來,還是繼續艱難的說道:“算起來,你的這些好處,都是拜我所賜呢,不過就算你未來會飛黃騰踏,可是和我有什么關系呢,我已經懶得關心了。你說的沒錯,現在你看著我,就像看一條可憐蟲,可是,你會甘心把戒指交出去嗎,這可是神器,一旦戴上,你不會愿意取下來呢,所以我就算握不住你的命,你還是要最后乖乖聽我一次。”

    我深深的吸了口氣,松開了自己的手,說道:“說吧,要我最后做什么是關于張苡瑜的吧。”

    劉飛升揉了揉被捏痛的脖子,用干啞的聲音說道:“沒錯,我要你在張苡瑜清醒的情況下,再操一次她,你的毒大概后天中午會發作,我的生命也是這個時候終結,如果你能在此之前做到,你不僅可以拿到藥丸,還可以高興的親眼看著我死去。”

    。

    劉飛升這個要求非但沒有超出我的預期,反而比我預期的要輕松的多,我原本以為,劉飛升會要求我在白毛的面前操一次張苡瑜,讓白毛親眼看著,他最心愛的女人被別的男人玩弄。

    只有這樣做,無論是對白毛還是張苡瑜,才是最大的報復,才符合劉飛升對他們的刻骨恨意,只不過如果劉飛升真的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就極為難辦了,首先張苡瑜絕對無法接受,而且我也必須馬上和白毛決裂可是劉飛升僅僅要求我再上一次張苡瑜,似乎目前為止,劉飛升的所有報復計劃,都是將白毛蒙在鼓里,我甚至有種隱隱的感覺,白毛并不想白毛受到真正的傷害。

    我點點頭說道:“我盡力而為,會很有難度。”

    劉飛升滿意的說道:“我對你有種謎一樣的自信,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你明明是個很普通的人,可是卻能上了喬希兒和齊夢妮,居然還上了張蕎卿和張苡瑜,張苡瑜的爸爸游文思可是黑道的龍頭,代表燕家掌握著暗的力量,而且他對張蕎卿愛到了極致,如果他知道你上了他心愛的妻子和親生女兒,你一定想象不到他的手段有多可怕。”

    外人以為張苡瑜是游文思的親生女兒,這一點我并不奇怪。

    只是沒想到游文思居然是混黑道的,其實游文思做為佛老最得意的弟子,而且還能娶到張蕎卿,想必也是身份尊貴,大概是他那一身儒雅的打扮給我造成我錯覺,我一直覺得他只是個正經商人,所以才不得不在喬十步面前步步退讓。

    還真是人不可貌相,游文思在我面前表現的實在不堪,當我最后射在張蕎卿蜜穴里時,他那一副口水橫流,四肢抽搐的模樣,實在讓人無法把他和黑道龍頭這個身份聯系起來。

    我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如果游文思知道我上了他心愛的妻子和親生女兒會怎么樣實在不好意思,正是他邀請我迷奸了他的妻子,甚至還把他的親生女兒做為誘惑我的籌碼。

    至于游文思的手段,確實也不錯,他費盡心思幫我謀劃,如何讓我操到清醒的狀態下的張蕎卿,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體會到綠帽情結帶給他的極致快感。

    我頓了頓,意味深長地說道說道:“游文思的手段我當然是清楚的,也見識過了,就不牢你費心了。”

    劉飛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他以為我是背著游文思上的張蕎卿,可是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那么簡單。

    不同于高高在上的四大家族,游文思的可怕是他以前切實感受到的。

    做為衡郡市曾經的頂級富二代,劉飛升非常清楚,在衡郡市,明面上的掌權者是市長趙石,也就是趙清詩的爸爸,其實真正掌握這座富得流油的城市的是兩個人,楚云飛和游文思,他們一位是楚家閥主的親弟弟,一位是燕家前任閥主的得意弟子,一白道一黑道,一位號稱無冕之王,一位是黑道龍頭。

    在衡郡市的上流,還流傳著這么一句話,這座城市白天屬于楚云飛,夜晚屬于游文思。

    劉飛升有些不安的說道:“可能你的改變遠比我想象的更多,這樣一來,我不知道,究竟我把白毛相關的第三個女人送給你,對她而言,會不會是一場壞事”

    我忍不住好奇的問道:“這個女人究竟是誰”

    劉飛升似乎又想起了這個女人,低喘著說道:“你暫時還沒必要知道,總之她很迷人,非常非常的迷人,我曾經做夢都想擁有她,我甚至不忍心她受到一點傷害,可是為什么,她是白依山的。”

    我內心的好奇心被更加吊起了。

    這個女人劉飛升提過幾次,可是我實在想不出究竟是誰,白毛身邊的美女雖然不少,但我基本都認識,除開白毛的其她三位校花級女友,能夠和張苡瑜相提并論的根本沒有,而且也沒有讓劉飛升一直念念不忘的,難道是白毛最后一個女人安莫染,可是劉飛升根本還不知道她已經是白毛的女友,而且直覺也告訴我,絕對不是她。

    她是白依山的,是白毛的什么,初戀情人暗戀對象

    對此我一頭霧水,完全沒有線索,于是問道:“那你準備什么時候解開謎底,把她送給我”

    劉飛升突然緊張起來,聲音都有些顫抖:“很快了,我必須要見到她,讓她愛上我,才能把她送給你,所以我要先把她邀請到這兒來,可是我不知道,如果我聯系她,她是否會像白依山一樣,也看不起變成這樣的我,所以我一直沒有勇氣打電話給她,不過我會打出這個電話的,在我死之前,我一定要知道,我在她心里,究竟是什么地位。”

    說完,劉飛升居然掩面哭了起來,似乎在畏懼,這個女人接下來對他的態度,才是他心里深處最恐懼面對的事實。

    他越哭越厲害,漸漸陷入一種惶惶不安中無法自拔,我見狀索性轉身離開,懶得再和劉飛升多說廢話,既然他最后的要求已經提出,我當然是盡力一試。

    至于在我這次達成劉飛升的要求后,劉飛升會不會把藥丸交給,我并不是很擔心。

    他已經注定要死了,根本沒有道理拖著我一起去死,我好好活著,才對他大有用處,他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我這個人占有欲很強,在他死后,我會繼續自發的完成他的遺愿,將白毛所有的女人全部搶過來,包括唯一剩下的安莫染,白毛會一輩子活在綠帽里面。

    而如果我死了,一切都會恢復到原點,白毛什么都不會知道,繼續和他的四個女朋友生活在一起,這樣他用付出生命做為代價,點燃的報復火焰就會毫無意義,變成一場在白毛背后上演的鬧劇罷了。

    想通這一點,我撥通了張苡瑜的電話,在分別不久后,她的聲音聽起來恢復了正常,沒有傷心哭過的痕跡。

    我簡短的說明情況后,張苡瑜有些冰冷的問道:“你想怎么樣”

    我慢慢的說道:“你給我的第三個問題我還沒有問,我現在想問你,瑜瑜,如果為了救我,你愿意和我再做一次嗎”

    張苡瑜沉默了良久,才再度帶著一絲冷淡的說道:“我也說過,你問了三個問題后,我們就到此為止了。”

    “我記得。”

    “我愿意。”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茗學院》,方便以后閱讀清茗學院清茗學院(199)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茗學院清茗學院(199)并對清茗學院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