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學院

清茗學院(206)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keyprca 本章:清茗學院(206)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20190529第兩百零六章安莫染的聲音也不復冷淡,變得狐媚撩人:“你可以放心,我的身體沒有被任何男人碰過,盡管有很多臭男人一直垂涎,你會是第一個觸碰我身體的男人。”

    瞬間我的喉嚨有如火燒,安莫染的腰肢盈盈可握,胸部堅挺高聳,顯示出極品尤物才有的成熟和豐腴,散發著無與倫比的魅力。

    我忍不住吞了下口水,誰能想到,我和安莫染聊著聊著,她突然就色誘我了,像她這樣的極品尤物,撕下冰山美人的外表,化為魅惑人間的狐妖,試問這世上有幾個男人抵得住這種誘惑。

    我沒有化身為腦中只剩欲望的禽獸,已經說明我的自控力提升到了非常強的地步,要是換做一個月前的我,說不定已經淪為美色下的奴隸了。

    眼見我沒有直接同意,安莫染直接將我的手抓起,放倒她飽滿的酥胸上,按著我的手在上面揉捏,在我耳邊誘惑道:“你摸摸看,我的胸部是不是比張苡瑜的還要大一些,手感是不是也比她的要好,捏起來有沒有讓你有一些心動呢。”

    我緩緩說道:“你畢竟還是白毛的女朋友,我們這樣不太好吧。”

    安莫染將身體緊密無縫的和我貼合在一起,她嘴角翹起,弧度狐魅,輕笑著說道:“要是別人說這句話還有資格,你剛才可是把白依山的另一位女朋友折騰的不淺,我是白依山的女朋友,這個身份應該更讓你興奮才對,只要你愿意,等白依山死后,你甚至可以讓他的四位女朋友一起來服侍你,也沒有任何問題哦。”

    我必須承認,安莫染說的實在太過誘惑,同時享用白毛的四個女朋友,這個想法早就早我心里上演無數次了。

    但這個女人太可怕,玫瑰花當然香,可是也帶著刺。

    今天白毛興致勃勃的和她偷偷溜到教室,本以為是一場無邊的艷遇,其實卻是一場死亡的陷阱。這個結局在未來也可能會降臨在我身上,她的身體當然美妙,享用起來當然會很舒服,但隨時都可能死在她的肚皮上。

    安莫染伸出舌頭在我嘴唇上舔了一下,說道:“這可是我的初吻哦,就先做為定金便宜你了。”

    傳聞中的冰美人卻帶著魔鬼的嫵媚,在黑暗環境的渲染下更加令男人瘋狂,我定了定心神,問道:“你說要和我合作,究竟要我干什么,至少要先告訴我,你作為間諜,是在為哪一方勢力服務吧”

    安莫染的一只玉手悄然握住我早就勃起的肉棒,另一只玉手主動摩擦著我臉頰,在我耳邊低聲說道:“別著急嘛,我們可以先干點正事。”

    我輕輕撫摸著按摩那綢緞般的水嫩肌膚,問道:“什么正事”

    安莫染嬌笑一番,說道:“你是明知故問還是裝傻呢,你說像我們這樣,赤裸著身體擁抱在一起,還會有什么正事,雖然我沒有被男人碰過,不過我從小就被教育各種取悅男人的技巧,可不是張苡瑜那種只知道抗拒你的小丫頭所能比的,我會的各種取悅男人的手段層出不窮,是你根本想象不到的美妙,而且我會很配合你,無論你想怎么玩弄我的身體都可以,比如把我也當作一條母狗牽著溜,或者用皮鞭狠狠的抽打我,滴蠟你應該沒試過吧,我都會很樂意的接受的哦。”

    。

    這個女人,實在是個妖姬,太懂的如何挑起男人的欲望,簡直就如同極品春藥般刺激著我的感官,纖腰不堪一握,臀部挺翹豐滿,加上一直貼在我胸口的誘人胸部,這些凹凸有致的風情足以讓男人瘋狂。

    如果她真的還是個處女,那肯定是專門培育出來勾引男人的,明明和我們一般年紀,卻好像歷經滄桑,居然覺得自己可以稱呼張苡瑜為小丫頭。

    安莫染在我的肉棒上重重捏了一下,嗤笑著說道:“還是說,你的這根大肉棒,雖然看起來挺大,但只是中看不中用的蠟槍,在張苡瑜身上發泄幾次后,現在已經射不出來了呢。”

    媽的,做為一個男人,被一個主動投懷送抱的絕色美女這樣羞辱,如何能夠忍耐,不管了,先上了她再說,反正合作我又沒有答應她,先把便宜占完再說。

    我低頭猛地吻住安莫染的嘴唇,安莫染嗯的一聲就癱軟在我的懷里,朱唇微啟微合,從小嘴里吐出動人心魄的呻吟聲,我的舌頭趁著她呻吟時,一下滑了進去和她的香舌糾纏起來。

    安莫染挑逗男人的動作雖然非常嫻熟,可是她的舌頭卻非常生澀,明顯是第一次和男人接吻,這讓我確認她所說的是真的,在我之前從來沒有男人碰過她。

    安莫染也沒有矜持,主動將柔嫩的腹部貼向我的那肉棒,明明還是個純潔的處女,她卻像是熟透地水蜜桃般,主動邀請著我去品嘗,我不得不感嘆,像她這樣可以在嫵媚和冰冷兩種氣質之間隨意切換的女人,實在是上天送給男人最好的恩賜。

    我在她的翹臀上重重拍打一下,說道:“居然敢說我的肉棒是蠟槍,真是不知死活。”

    安莫染雙手無力的環住我的脖子,低頭在我耳畔膩聲道:“你說你不是一根蠟槍,那就用實際行動證明給我看啊。”

    我感覺自己的欲望越來越需要發泄,在安莫染的臉頰親吻了一下,邪魅的說道:“不著急,你不是說你取悅男人的技巧很高嗎那讓我來考核一下,你先幫我吹個蕭吧。”

    說完,我急不可耐的將安莫染的頭按向跨進,安莫染馬上領會我的意圖,貼在我身上,一點點滑下,主動跪在地上,她拉下我最后的內褲,掏出我的肉棒,然后伸出芊芊玉手握住我的肉棒,開始慢慢套弄,再將嘴巴靠近,媚眼如絲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一下我那根火燙的肉棒。

    安莫染抬頭看著我,作出臣服的嫵媚姿態,說道:“我的小嘴絕對絲毫不比下面的蜜穴遜色哦。”

    接著她媚笑一下,溫潤的嘴巴含住我的肉棒,使得我的肉棒如同浸潤在溫泉中舒服。

    “啊……好爽……”

    。

    我感覺自己的肉棒進入一個溫熱潮濕的窄小口腔,巨大的酥麻感從貝齒輕輕刮蹭的肉棒的敏感之地傳到后背,強烈的刺激讓我不由自主向前,巨大的肉棒一下頂進安莫染的深喉,讓她深深的喉嚨摩擦著我硬挺的肉棒。

    安莫染不愧是專業訓練過的,第一次幫男人吹簫,就有如此天賦,滑膩的香舌輕柔有力,收縮有度,別提多爽快,這個女人果然是可遇不可求的天生尤物,要是不收入后宮實在太可惜。

    反正這個女人是自己送上門的,我也不必太講客氣,我粗暴的將安莫染的腦袋緊緊按住,迫使她只能深深的含著我那根粗長肉棒,只能發出嗚嗚的叫聲。

    抽插了幾百下后,我終于發出了一聲低吼,插到喉嚨的肉棒瞬間膨脹,將濃稠的精液噴射而出。

    雖然我本來就打算直接口爆,可令我稱奇的是,安莫染居然抱緊了我的大腿,讓我的肉棒根本不可能抽插,只能將精液都留在了她的嘴里,直到她的小嘴實在裝不下了,她才松開手,任由我的肉棒繼續射在她絕色臉龐和柔順的發絲上,顯得格外淫穢。

    當安莫染一滴不剩的將我所有的精液咽下時,這種玷污感令男人充滿了征服的快意,我勾起她的下巴,那副媚態讓我幾乎想要不顧一切,直接把她破處,在這個教室再狂干一場的沖動。

    安莫染全身雪嫩的肌膚都蒙上一層嫵媚的粉紅,她抬起頭,凝視著我的眼睛,嘴角勾起一個撫媚的笑意,說道:“只要你想要,在這里就可以把我的處子奪走哦。

    我的欲望瞬間全部涌上來,直接抱住安莫染,將她推到墻上,右手從她光潔的背上掠過,撫上了那結實而極具彈性的翹臀揉捏著,另一只手則粗野的揉捏她豐滿的乳房。

    安莫染的雙腿一下子就繃緊了,俏臉羞紅,無限嬌羞的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在輕輕的顫動,斷斷續續的嬌喘道:“啊……啊……不要……我是白依山的女人啊……你……你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這個女人實在會演戲,太懂的勾起男人的欲火,她明明欲置白毛于死地,卻好像真的是白毛的無助小女友,正在被我欺負凌辱。

    白毛的三個女朋友我都上了,只剩下這個安莫染,上了她,白毛的所有女人就被我搶光了,我腦海涌出一種報復的快感,你搶走我的張苡瑜,我就要搶走你所有的女人。

    我伏在安莫染曲線分明的嬌軀上,放肆的把手放在安莫染豐滿酥胸上揉捏著,拇指和食指夾住一顆乳頭用力扯動。

    安莫染扭動嬌軀,閉起眼睛,微張著櫻唇輕哼著:“不要啊……我是白依山的女朋友……你是他的室友……你這樣是給他戴綠帽子啊……不行啊……不能這樣……你不能給白毛戴綠帽子啊……”

    我按著安莫染緊翹的美臀不斷往上頂,將肉棒抵著她那濕熱的處子蜜穴外面來回摩擦著,只要我插進去,馬上就可以占有白毛最后一個女朋友。,安莫染把脖子向后仰,粉嫩的臉頰紅得像桃花,閉著眼睛,呼吸急促,哼叫道:“白依山……你的室友陳曉在欺負我……快點救我啊……不然我的身體就要被他占有了……以后就變成他的女人……變成他的性奴……變成他的母畜……變成他的肉便器了啊……”

    居然還說是什么冰山校花,這個騷貨,我再沒見過比她更騷的女人了,我身體往前一壓,肉棒撐開柔嫩軟滑的花徑,刺入濕滑緊密的蜜洞,直至抵在那層薄薄的膜上。

    安莫染瑩白的手臂緊緊摟住我的肩膀,被插入的蜜穴的她條件反射般地雙腿夾緊了我的肉棒,一臉開心的呻吟道:“啊……主人……再深入一點……完全插進來……插破那層膜…………莫染就是你的了……變成你的女人……你的母狗……你的性奴……你的肉便器……”

    “只要你捅破那層膜……”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茗學院》,方便以后閱讀清茗學院清茗學院(206)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茗學院清茗學院(206)并對清茗學院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