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學院

清茗學院(212)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keyprca 本章:清茗學院(212)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20190616二百一十二章我趕緊拿出手機,打開前置攝像頭,當我看到手機屏幕里的畫面時,我頓時驚訝的長大了嘴巴。盡管車內有些昏暗,可在手機發出幽黃光線照射下,屏幕里映出的分明是白毛那一張臉。

    我居然變成了白毛。

    盡管有所預期,可是當真的看到這一幕,還是覺得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圍。

    我左右轉了轉腦袋,仔細看了看很多細節部位,嘴巴,鼻子,眼睛,這些五官都偽造的惟妙惟肖。最可怕的是,就連皮膚的質感都看起來一模一樣,白毛做為一名養尊處優的花花公子,平時很注意保養皮膚,幾乎不下于很多女生的細膩光滑。

    我不得不感慨,即便是做為和白毛相處了一年多的室友,我居然也挑不出一丁點的不同。如果單從這一張臉,我相信這世上,沒有幾個人可以發覺我其實不是白毛。

    我的腦海中已經開始幻想以后的美好生活了。盡管白毛的四個女朋友都被我上過了,可是張苡瑜那個小妖精始終沒有歸心,我完全可以假冒白毛做些讓她生氣的事情。

    而且白毛除了四個正式女朋友外,還到處招花引蝶,積累著數量更為龐大的后宮預備團。雖然不知道里面還有沒有校花級的絕色美女了,可是以白毛的眼光,想必也都是些品質不錯的美女。我只要化身為白毛,對她們勾勾手指,那她們還不主動投懷送抱,任由我享用。

    一想到白毛從小到大,處心積慮攻略過的所有美女,我都可以直接坐享其成,想想都讓我覺得興奮的欲火難耐。

    不不,又豈止是白毛的所有女人,我的另外兩個室友也逃脫不了。我早就覺得,李路悠放著自己的姐姐和妹妹不上,根本是留著以后便宜其他男人的。

    等我變成李路悠的樣子,我可不會做這么傻逼的事情,以喬念奴和李半妝這對尤物姐妹花對李路悠的愛意,恐怕只要我一點頭,她們肯定就會主動脫光衣服,任由我抱著她們在床上肆意操弄了。

    只要有了這個可以隨便變換成其他男人的夜行衣,這世上所有女人對我而言,簡直多是任索任取,只要她們有所愛的男人,我就都可以隨意的占有她們。我只是隨便想想,就可以為我將來的生活,構思出無數種有趣的玩法。

    比如校花榜中我還沒有接觸過的李珍妮和蘇靈韻,她們都是王飛易的女朋友,我可以直接偽造成學校任何一個學生,直接把她們倆強暴。

    比如我最愛的女人趙清詩,我甚至可以偽裝成她的爸爸趙石,徹底將她的人生摧毀。

    。

    從某種角度來看,這件夜行衣簡直是比戒指更加bug的金手指。

    “你覺得我像白毛嗎?”我放下手機問道。

    “這種臉是幾乎看起來沒有什么問題了,大概就是剩下頭發。”安莫染認真的說道。

    我在如獲至寶的欣喜之下,確實疏忽了這點不同之處。白毛是一頭燙染過的黃色頭發,前面還有一小撮白色頭發,不過我覺得這不是什么大問題,畢竟發色是很容易解決的。

    我說道:“這個簡單,大不了我也去染個頭發。”

    安莫染說道:“不用這么麻煩,我也早就做好了準備。”

    安莫染拿出一個頭套替我戴上,又仔細的替我梳理了一下假發,才說道:“這下看起來,才真的是一模一樣了。”

    我思考了一下,稍微冷靜一點,搖了搖頭道:“不對,還有聲音,我和白毛的聲音完全不同,這個不好解決,任何人只要一聽就會生疑。”

    “沒錯。”安莫染說道:“聲音我當然也考慮到了,不知道你又沒有看過一部日本動漫,里面的主角就擁有一個變聲器,可以隨意偽裝成任何人的聲音。”

    我驚喜的說道:“難道就是那個萬年小學生?”

    安莫染點點頭,在我的脖子聲帶處放置了一個不起眼的紐扣大小物件,說道:“這個東西可以改變你聲帶發出的聲音,你可以說話試試看。”

    我輕輕咳嗽了一下,清理了一下喉嚨,回想著白毛說話的語氣,盡量模仿他說話的風格:“嗨,陳曉,本少最近又泡了一個極品美女,就是我們學校號稱冰山校花的安莫染,哈哈哈。”

    我說到最后,忍不住大笑起來。雖然聲音說不上完全一樣,但也有個八九分相似了,如果單獨靠這個聲音還是有點難以騙到人,不過加上那幾乎以假亂真的相貌,絕對不可能再有任何人對我生疑了。

    這個安莫染實在太貼心了,所有方面都考慮好了,這下我完完全全的變成白毛那個混蛋了。

    我笑著說道:“嗨,莫染,今天晚上有沒有時間,陪本少去看電影。”

    安莫染也呆呆的望著我,仿佛她面前是真的白依山,她的眼睛里流量出真實的情愫,讓我幾乎誤以為,她是真的喜歡白依山。當然我知道,安莫染差點在今晚就已經殺了白毛,這也讓我感慨這個女人的演技實在太好。

    安莫染蜻蜓點水般在我嘴唇上親了一口,說道:“依山,對不起,”

    我裝作不明所以的問道:“莫染,怎么了?難道我哪里惹到你不高興了?”

    安莫染搖了搖頭,眼神變的迷離而傷感,輕聲說道:“依山,不是你的錯。

    你對我很好,是真的很好,這世上從來沒有男人像你一樣,會注意我得每一個喜好,會記住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會費盡心思的想辦法逗我開心。可是我們今生注定有緣無分,我已經決定做你室友陳曉的性奴了,所以不能再做你的女人了。”

    “你還真是會演戲,難怪連張苡瑜都認為你是真的喜歡白毛。”我扯掉變聲器,在安莫染的翹臀上拍了一下。

    “親愛的陳曉主人,那你還滿意嗎?”

    一句吹氣如蘭的誘人耳語在我耳邊響起,讓我只覺得耳垂一陣的酥癢。

    “滿意,實在是太滿意了。”我哈哈笑道。

    安莫染眼神恢復清明,幽怨地看了我一眼,肆無忌憚地挺著她那對飽滿胸部壓在我的胸膛上,貝齒輕啟,低聲道:“那你承諾過…如果我做到…你要獎勵我的。”

    &xff4d;。

    我聽著安莫染輕吟低喘的誘人聲音,這么一具幾乎是完美的半裸少女胴體靠在懷里,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可能不心動。

    而且安莫染再和我索要獎勵,她要什么獎勵,當然是幫她破處啊。

    我心中一陣火熱,一把抱起安莫染,把她壓倒在后排座椅上,隨即飛快的扯掉了她堆積在纖腰處的裙子。

    完全沒有了衣服的束縛,安莫染那誘人成熟的胴體纖毫畢現地呈現在我眼前,傲人的雙峰,翹挺的雪臀,雪白修長的大腿,每一處驚人的弧線都在猛烈的沖擊我的視線。

    尤其是她的胸部,隨著一丁點輕微的動作,都會顫巍巍的上下搖曳了起來,帶著頂端嫣紅的乳頭一陣顫動。

    在我認識的美女當中,這個規模絕對足以排到前五,除了喬念奴,林晴歆,柳曉堯這三個巨乳美女,目前在沒有誰的胸部可以和她媲美,即便是以童顏巨乳著稱的齊夢妮,恐怕也要稍遜了半籌。

    真是極品啊,我使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這種女人,實在沒有拒絕的理由,一定要讓她徹底迷失在我的大肉棒下面。

    我直接環住了她的細小蠻腰,雙手慢慢上移,把握住她的胸部揉捏起來。

    我有些炙熱的說道:“真是難以想象,安莫染你做為一個殺手,卻有這么大的一對胸部,你每次帶著這么大的累贅去執行任務,不會覺得很麻煩嗎?”

    安莫染輕咬著紅潤的櫻唇,說道:“確實會覺得有些麻煩,特別有時候執行任務時候,好多臭男人都會盯著我的胸部看,那貪婪的眼神,仿佛恨不得把我吞到他們肚子里去。”

    我感嘆道:“那是當然,安莫染你的胸部這么極品,哪個男人看了會不心動。

    我看你以后別當殺手了,安心呆在我身邊,不要再出去了,我可是個小氣的男人,外面那些男人盯著你的胸部看,我會不高興的。”

    安莫染直視著我,嘴角淺淺的笑著,說道:“既然你這么喜歡,那你想不想成為它們的主人,讓以后這對極品大奶專門供你玩弄算了。”

    “你這是在勾引我啊。”我低頭盯著她那對豪乳,喉嚨再次不爭氣的吞了了下口水。

    “這不是勾引,而是你對我的承諾。”安莫染挑逗的盯著我,說道:“是你答應要給我獎勵的,難道你還是不敢上我嗎?”

    操!我忍不住在心里罵了一聲,安莫染實在是他媽的會誘惑人了。

    一個校花,一個在學校里被所有男人認為像冰山一樣不可侵犯的冰山校花。

    這樣一個性感女人,而且還是我室友白毛的最后一個女朋友,赤裸的在我懷里,搔首弄姿的挑釁我,問我敢上她嗎?

    作為一個男人,而且是一個生理需求比其他男人要強烈無數倍的男人,面對這樣的挑釁,還能無動于衷的話,那就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了。

    倘若眼前這個絕色美人,是他占有過的其她任何女孩,比說柳曉堯、黃巧虞,又或者是安知水,甚至是張苡瑜,只要她們敢這么開口問我,你敢上我嗎?我都會毫不猶豫地將她們撲倒,讓她們至少三天下不了床。

    可是安莫染我始終有些不敢,因為她嬌滴滴一個性感尤物,也是一個神秘莫測的女殺手,她足夠美麗,可是也同樣帶著危險。

    “雖然我很想兌現承諾,上了你。”我一本正經地對安莫染說道,“可是實在有些力不從心,今天射的實在有點多了,你也親眼看到了,我在張苡瑜身上發泄了多少次,又在你身上發泄了多少次,畢竟正常男人一天做兩三次也就是極限了,我這樣已經是遠超平均水平了。”

    安莫染笑了笑,也變得一本正經,說道:“你知道你最特別的地方是哪里嗎?”

    “哪里?”我好奇的問道,畢竟每個人男人對自己在美女心中的印象都是很在乎的。

    “特別的色。”安莫染說道。

    “男人食色性也,色點不是很正常嗎?”我坦然的說道,沒想到安莫染對我的評價是這樣。

    “男人當然都是色的,可是你絕對是其中最色的,你不僅色心,你還有色膽,而且你還有色的本錢。你那個可惡的棒子現在是有多么硬,多么的大,正頂在我的小腹,你以為我感覺不到嗎,難你這點還想想騙我嗎?”

    我有點尷尬,我的肉棒確實早就硬了,或者說一直沒有軟過。

    不等我說話,安莫染突然輕輕嘆了一口氣,看著我,說道:“其實你說的對,是我的方法錯了。我不應該像你透露我的真實身份。如果我只是個不解風情的冰山校花,大概你早就撲過來了,就因為現在我在你眼里,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女人,對嗎?”

    我老實承認道:“你說的沒錯。”

    安莫染帶著點憂傷道“在我在和白依山的戀愛過程中,他費盡心思想要得到我,卻沒有如愿,而且我主動跟你奉送身體,你卻不敢接受,這還真是諷刺呢?”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茗學院》,方便以后閱讀清茗學院清茗學院(212)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茗學院清茗學院(212)并對清茗學院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