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茗學院

清茗學院(214)

類別:辣文肉文 作者:keyprca 本章:清茗學院(214)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第二百一十四章2019627“我記得水水你們宿舍有鏡子吧?對著鏡子,把你的雙腿張開。”

    “嗯。”

    安知水輕聲答道。

    她抬起頭,她的面前就是一面光滑的鏡子,鏡子里面是一個漂亮的高挑少女,凝脂一般的白皙皮膚,兩條美腿交叉合攏著,修長筆直,上面上看不到一絲的贅肉。

    沒有絲毫猶豫,安知水將合攏的雙腿張開,鏡子里面高挑少女濕漉漉的蜜穴一覽無余的展現在她的眼前,看起來是那么的淫蕩萎靡。

    “嗯……老公……我……我把腿張開了……”

    安知水壓抑著內心的羞澀,輕聲說道。

    “用手指分開蜜穴,把里面的陰蒂露出來。”

    我繼續指揮道。

    “嗯……好……好了……”

    安知水按照我的命令分開自己的蜜穴,挺立著的陰蒂鼓脹的有小黃豆大小。

    安知水抬起頭看了一眼鏡子里面高挑少女,俏臉一紅,這個模樣實在太淫蕩了,蜜穴因為興奮不斷的頻繁收縮,淫液就像開閘的洪水,從其中中不斷往外流淌著。

    “水水看到自己的陰蒂了吧,試著揉一揉吧,滋味會很美妙的。”

    我循循誘導道。

    “嗯……”

    安知水剛用手指輕輕揉捏了一下陰蒂,頓時彷佛有一股電流擊向了她的腦海,讓她感受到一種從未體會過的刺激感和快感。

    安知水先是繼續捏住陰蒂輕輕揉捏,覺得還不過癮,手指的速度漸漸加快,干脆把兩根手指直接插到蜜穴里面,讓那種空虛的感覺得到了一點點緩解。

    “水水,覺得怎么樣,是不是很舒服,把手機放下來,另一只手也別浪費,可以抓住你的乳房,同樣用手指捏住你的乳頭。”

    “嗯……好……”

    安知水將手機打開揚聲器,放在旁邊,將另一只手騰出來,抓住自己的胸部揉捏起來。

    在我的教導下,安知水漸漸掌握了嫻熟的自慰技巧,隨著手指的不斷扣挖,一股股淫水不斷的從她的蜜穴涌出。

    “啊……老公……你的手指好棒……”

    安知水呻吟著,在她的腦海中,已經把分別在蜜穴和胸部作祟的手想象成了我的。

    “水水你還真是個天生的小淫娃,不過單靠你自己,要達到高潮恐怕有點難度,還是要等我親自過去。”

    我調笑著說道。

    “嗯……水水……水水在宿舍里等老公……老公……你快點回來……啊……不行了……啊……我……我到了……啊……”

    安知水突然發出一聲高昂的呻吟。

    我從手機里都可以聽到一股勐烈淫水噴射到地面的聲音,很明顯安知水在剛才那一聲呻吟中達到了高潮。

    “哦,水水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有些意外的問道。

    “嗯……”

    還在高潮余韻中的安知水喘息著,她看著眼前狼藉一片的地面,再看看鏡子里,高挑少女那渾身泛著潮紅的淫蕩姿態,羞澀的說道:“剛剛手指……不小心碰到了后面……”

    “是不小心嗎,原來水水喜歡被男人玩后面啊?”

    我笑著說道。

    “老公……后面真的有那么舒服嗎?”

    安知水忍不住小聲問道,她想起剛才看的小電影里,那個女主角被兩個高大的男生夾在中間,蜜穴和后庭同時被兩根粗大的肉棒插入的畫面。

    “那當然,水水不是被我插過菊花,難道這么快就忘了?”

    我笑著問道。

    “不是……那個……是那個……不是的啦……”

    安知水語無倫次的說道,她想起她被三個小流氓誘騙到ktv,結果被我強行插入處子后庭,雖然疼痛到幾乎快要昏闕,可是那種前所述與的云端快感,卻讓她第一次感到欲仙欲死的滋味。

    “那好辦,等我回去,就先品嘗你的菊花,讓水水你回味一下,菊花被我的大肉棒插入的感受,怎么樣?”

    “嗯,那老公你快點回來。”

    安知水充滿期待的說道,她心里想著電影女主角被男人操弄菊花時候的銷魂表情,心里不由癢癢的。

    掛斷電話后,安知水看著鏡子里一絲不掛的女孩,突然覺得有些害羞,自己怎么會變得這么淫蕩,居然在男人的命令下自慰。

    安知水再次打開淋浴頭,閉上眼睛,任由水珠滴落到她美麗的臉龐上。

    她想起李路悠對她溫柔的呵護,心中溢出一絲感動,這樣的男生有什么不滿意的呢,又高大又帥氣,而且還是那么的體貼入微,李路悠成為自己的男朋友后,不知道學校有多少女生羨慕自己呢。

    。

    沷怖頁2u2u2u、如果和這樣完美的男生走進婚姻的殿堂,共度一生也沒什么不好吧,安知水在心里這樣想著,可是她又想起和李路悠僅有的那次歡愛,就像白開水一樣索然無味。

    如果沒有和別的男人做過還好,至少不會知道原來做愛可以這么的快樂。

    不知不覺中,安知水的兩條美腿又漸漸分開了,她一只手撐在墻壁上,纖腰彎低,臀部高高翹起,讓冰冷的水流滴落在她欣長的脖頸上,順著光滑的背嵴流下,最后流淌到深邃的股溝中,刺激到她敏感的菊蕾。

    這個姿勢不由讓安知水想起電影里也有這么一幕,女主角趴在男朋友家的浴室里,也是擺出這個姿勢被男人狂操。

    漸漸安知水又感到蜜穴傳來一陣搔癢,手指若有若無的開始再次勾弄蜜穴,每一次輕微的試探都讓安知水渾身顫栗不已。

    明明剛剛自慰而且達到高潮,安知水此刻的腦海中,卻全是小電影里那些做愛的粗暴畫面,她越是告訴自己不要這樣,可是越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她一只手的手指再次插入了蜜穴,而另一只手順手摸來了一根黃瓜,好像是個哪個室友用來做面膜的,不過安知水已經顧不了這么多了。

    她試探著用黃瓜插入她嬌嫩的菊花,可僅僅只是插入一點點,黃瓜那凹凸不平的表面就差點讓她哆嗦著達到了高潮。

    就在安知水下決心想要把黃瓜再次深入一點點的時候,早就全身無力的她雙腿一軟,再也無力支撐身體,直接坐在了地上,那根足足有十幾厘米的黃瓜居然沒有折斷,而是整根捅進了她的后庭之中,只露出一小截。

    “啊……啊啊啊啊啊啊……”

    安知水頓時兩眼翻白,疼得幾乎要死去,翹臀勐烈的抽搐幾下,癱軟在地上痙攣起來,整個人陷入了昏迷的狀態。

    “咚咚咚……”

    一陣激烈的敲門聲響起,安知水立馬站了起來,她高興的跑過去把門打開。

    “路悠……你終于來了,我想死你了。”

    安知水興奮的說道,她看著面前帥氣的男友,準備撲倒李路悠溫暖的懷抱中。

    可是突然間,從李路悠身后閃出一個人來,一把將她強行抱住了,這個人居然是李路悠的室友陳曉,那個一直在自己眼里平平凡凡的普通男生。

    “唔……陳曉,你干什么……你快放開我。”

    安知水本能的尖叫起來,嬌軀扭動著想要掙開陳曉的懷抱。

    “路悠,快點救我啊,把陳曉拉開啊。”

    安知水看著陳曉那滿是獸欲的眼神,急忙向一旁的男友李路悠求救。

    可是面對安知水的呼救,李路悠只是傻傻的站著,臉上露出平和的微笑,看到女朋友在被自己室友侵犯,就像看著同學之間普通的打鬧,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嘿嘿,班長,你的身體可真是完美啊,今晚我一定會讓你好好爽爽的。”

    陳曉滿臉淫笑,一張大嘴湊在安知水那張絕色臉龐上親吻起來,還時不時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一下。

    “不要,你快放開我,放開我啊,李路悠,救我,救我啊。”

    安知水看著男友還是無動于衷,劇烈掙扎起來,腦袋左右晃動,想要躲避陳曉的侵犯。

    可是她一個女生怎么比的過男生的力氣呢,陳曉居然雙手直接在她飽滿的胸部上肆意揉捏起來,一邊揉捏還一邊滋滋有聲的說道:“哈哈,好軟,班長你的胸部平時看起來不是很大,但是摸起來手感還是非常贊啊。”

    “不要……啊……你……你不要碰了……不要……”

    安知水被男朋友的室友摸得全身無力,陳曉的作祟的大手中彷佛有一種神秘的力量傳到她身上,帶給她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讓她感覺內心彷佛有一種被壓抑很久東西要被釋放出來了。

    安知水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陳曉撕碎了,一條玉腿被陳曉扛在肩膀上。

    陳曉的肉棒抵在她那濕潤的蜜穴口,淫笑著說道:“哈哈,好班長,就讓我來替李路悠來為你破處吧。”

    說完,陳曉肉棒往前勐的一挺,那粗長的肉棒突破一層嬌嫩的肉壁,刺穿那代表貞潔的處女膜,將未經人事的蜜穴,直接貫穿直抵達安知水身體的最深處。

    身體彷佛被撕碎般的疼痛,讓安知水發出一聲混雜著情欲的疼痛呼聲,眼角也是泛出了淚花。

    她,清茗學院所有男生心中最純潔的女生,就在男友的面前,被男友的室友強行奪走處子。

    可是陳曉沒有一點憐香惜玉之情,剛剛奪走了她的處子,就開始不斷大力抽插起來,還興奮的說道:“嘿嘿,班長你流了好多水啊!你看起來是這么純潔的女生,想不到居然會是個小騷貨,是不是從小到大,天天滿腦子都想著被男人干你啊!”

    “啊……嗯……不……不是的……我才不是小騷貨……我才沒有……才沒有天天……天天想著被男人干呢。”

    安知水否認道。

    陳曉的雙手用力的拍打安知水雪白的翹臀,在上面留下一個個紅色的手印,嘴上不斷說著淫語:“你還說你不是小騷貨,你看,打你屁股你居然會興奮,哈哈,小騷貨,李路悠,你的女朋友是個天生淫蕩的小淫娃……哈哈哈哈……”

    “才不是……路悠……快救救我啊……我不要做小淫娃……”

    安知水哭泣著說道,只覺得腦子里一片渾濁,蜜穴之中不停抽插進出的肉棒帶給她無盡的快感。

    陳曉興奮不已,緊抱著安知水的纖腰繼續勐烈抽插,同時將嘴湊近了安知水的耳邊,說道:“好班長,你的處子蜜穴還真是極品啊,不過幸好還沒有被李路悠用過。你放心,我破了你的處,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公了,以后你再也不可能碰到李路悠那根短小的肉棒了,以后我每天都會用我的精液喂飽你,讓你每天都爽翻天的。”

    “老公?”

    安知水用帶些泣聲的迷茫喃喃著,這個陌生的詞語彷佛擊穿她的靈魂,接著就在陳曉無比激烈的抽插之下,呻吟著說出這個熟悉的詞語:“老公……啊……好大……不要……老公的肉棒……好厲害……水水上天了……啊……美死了……”

    “嗯……好舒服……啊……用力……水水好舒服……水水是小騷貨……啊……李路悠……你的女朋友是個小騷貨……陳曉……干死我……水水……要死啊……”

    。

    沷怖頁2u2u2u、安知水被徹底被干得淫亂了,絕美的臉上春色無限。

    平日的清純校花已經不在,只是一個被性欲支配的小淫娃,想著去追求那無盡的快感。

    “李路悠,你看你的的女朋友被我操得浪成什么樣子了。”

    陳曉淫笑道,突然把肉棒抽了出來,然后一拍安知水雪白的翹臀,說道:“水水,想不想繼續讓老公干啊!想的話就給老公把屁股翹起來!”

    安知水正沉迷于那無盡的快感中,讓她癡醉的肉棒突然拔了出去,蜜穴中傳來無比劇烈的空虛感,聽到陳曉的話,她幾乎條件反射把雪白的臀部翹了起來,像一條母狗雙膝跪在地上。

    “水水好想要啊……老公……快給我……老公……求求你快給水水……”

    安知水臉上春意盎然,口中發出誘人的呻吟,雪白美臀往后不停的迎合,似乎想要把陳曉粗大的肉棒吞入其中。

    “水水你想要什么呢?水水你不說清楚,老公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

    陳曉淫笑著,肉棒在安知水濕潤的蜜穴口磨蹭不止,就是不插進去。

    “水水要……要……要老公的大肉棒……求求老公……老公用你的大肉棒干水水的騷穴吧……水水好想要……”

    安知水完美誘人的身軀不停的扭動著,口中發出誘人的邀請,邀請身后男人的大肉棒插入她的身體。

    “水水想要我的大肉棒啊,學幾聲狗叫來聽聽,水水學母狗叫,我就插進去怎么樣?”

    陳曉淫笑說道。

    “汪,汪汪。”

    安知水毫不猶豫,發出一聲聲動聽的狗叫聲,翹臀也是劇烈的搖擺不停,就像一條在搖尾乞憐的母狗。

    “哈哈哈哈,李路悠你說說,你的女朋友現在像不像一條母狗啊,哈哈哈哈……”

    陳曉看著身下室友的清純女友被他這樣擺弄,忍不住大笑起來,雙手按住肉棒便再次進入那淫水泛濫成災的密穴之中。

    “啊……老公……水水母狗好舒服……好舒服啊……”

    安知水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我操死你這小騷貨,你這淫蕩的騷貨,你就是只知道被男人干的母狗。”

    陳曉越干越瘋狂,嘴中不斷的吐出淫言穢語,雙手忍不住瘋狂拍打安知水的雪白美臀。

    “啊……水水母狗……好舒服……老公……好厲害啊……水水……要被老公干……干死了……啊啊……”

    安知水忘情的呻吟著,張合的小嘴流出一絲銀線,居然被陳曉干得口水直流,哪還有一絲清純校花的樣子,分明就是一個淫蕩至極的妓女一般。

    “老公要射了,全部都射給你這條母狗,哈哈哈哈……”

    陳曉突然更勐烈的抽插起來,肉棒一陣劇烈跳動,一股滾燙的精液便射進安知水的密穴中。

    陳曉那滾燙的精液讓安知水嗪首高昂,一股淫水瘋狂從蜜穴中噴射而出,也跟著達到高潮了。

    “水水母狗,來,幫老公舔舔肉棒。”

    陳曉來到安知水前面,把肉棒放在安知水的櫻唇處,淫笑著說道。

    看見陳曉那依舊堅硬的大肉棒,安知水聽話的張開誘人的紅唇吸吮起來,還伸出香舌舔弄起來,一絲晶瑩的口水不斷的從嘴角流下,看起來是那么的淫靡。

    “哈哈,李路悠,看我操爛你女朋友的小嘴。”

    陳曉拍了拍站在一旁李路悠的肩膀,然后按住安知水的腦袋,直接把安知水的小嘴當成蜜穴般瘋狂的抽插起來。

    “好爽,我又要射了了,水水你這個騷貨,看我射你一臉。”

    陳曉發出一聲低吼,一股白色粘稠的液體從肉棒噴射而出,全部射到安知水絕美的俏臉上,頓時安知水那張絕美清純的俏臉變的精液斑斑。

    一旁的李路悠看著眼前充滿淫靡的一幕,不知道什么時候脫掉了褲子,胯間那根短小的肉棒居然有了要挺立的痕跡,伸手握住自己的肉棒,開始笨拙的套弄起來。

    “呼,太精彩了,陳曉你真是太厲害了,只有你這樣的男人才能滿足水水,我不行了,我這樣的男人,根本不可能滿足安知水的。”

    李路悠感嘆道。

    “那是當然,看在你是安知水的正品男友的面子上,我就把她的菊花留給你,怎么樣?”

    陳曉瞪了李路悠一眼說道。

    李路悠胯間的肉棒終于被自己擼硬了,呼吸也急促起來。

    他猶豫片刻,看著安知水雪白的美臀,還是搖了搖頭,說道:“還是也由你來吧,像安知水這樣的小淫娃,我的肉棒恐怕連黃瓜都比不了,而且我只是她的男友,而你是她的老公,當然應該由你把她全身三個洞全部破了。”

    陳曉也不再客氣,用力的拍打了幾下安知水雪白的美臀,說道:“水水小母狗,既然你的男朋友這么要求了,我要給你菊花開苞嘍。”

    陳曉說完腰間勐的一挺,粗長堅挺的肉棒一下子刺進安知水的菊花中。

    “疼啊……好疼……輕點……老公……水水母狗受不了……”

    安知水痛苦的尖叫道。

    “水水小母狗,待會你就不痛了,我知道,你最喜歡被男人干菊花的,老公我會讓你很爽的,哈哈。”

    陳曉笑著說道,他的肉棒已經全部插入安知水的菊花中,快速的抽插起來。

    “陳曉,插進安知水菊花,一定很爽吧!”

    李路悠來到陳曉身邊問道。

    “簡直爽爆了,安知水的菊花太棒了,可是李路悠你沒有機會玩到了。”

    陳曉一臉興奮的說道。

    陳曉抓著安知水的馬尾,就像是握著母狗的牽引繩,腰間瘋狂的挺動,肉棒因為抽插發出噗噗噗噗的聲音。

    他的體力似是無窮盡般對安知水開始了征服,一張和李路悠比起來平凡的面龐深深烙印在了安知水靈魂的深處。

    “好大……好厲害……水水的身體被老公的肉棒給填滿了……老公的肉棒……好厲害……水水上天了……水水這輩子都是老公的母狗……”

    安知水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淫聲亂語。

    安知水被陳曉以各種花樣不斷玩弄著,在陳曉胯下,她彷佛無根的浮萍,少女的矜持,大小姐的驕傲,班長的尊嚴,所有的一切,都在無邊無際的欲海中敗退,不知道達到了不知多少次高潮。

    在陳曉又一次內射下,安知水也在高潮中發出一聲嬌吟,結果驚醒過來,才發現是做了一個無比荒淫的夢。

    安知水看了看四周,發現自己在宿舍的浴室,周圍沒有其他人,才安下心來。

    她渾渾噩噩的想要站起來,卻被插在菊花中的黃瓜刺疼下,只能繼續躺在浴室的地板上。

    夢中的一幕幕在安知水的腦海中閃回,真實的就像切實發生過的事情,那些快感絲毫不比現實中體會到的遜色。

    自己怎么會做這樣的夢,居然夢見陳曉當著李路悠的面給自己破處,還承認自己是一條下賤的母狗,居然為了男人的肉棒學狗叫,自己居然還在夢中說什么這輩子都是陳曉的母狗。

    陳曉和李路悠也是,在自己夢中怎么會變成這樣的人啊。

    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難道自己真的像夢里一樣,內心深處都在想著被陳曉干。

    想到這點,安知水不由羞紅了臉。

    她閉上眼睛,手指從蜜穴滑過,那里滿是濕漉漉的蜜汁,安知水努力把腰肢前挺,做出迎合肉棒抽插的姿勢。

    “啊……是誰?”

    正在安知水陷入性欲無法自拔時,翹臀突然被一雙大手緊抓,男人炙熱的氣息撲面而來,一根火熱粗實的大肉棒插在她的蜜穴口,蓄勢待發。

    難道還在夢中嗎?安知水這么想道。

    待續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茗學院》,方便以后閱讀清茗學院清茗學院(214)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茗學院清茗學院(214)并對清茗學院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