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1696章 不吉之地(1)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六月浩雪 本章:第1696章 不吉之地(1)

請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gcamn.tw 防止遺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書網”,謝謝大家捧場!


    外面灰蒙蒙的,眼見著又要下雨了。

    福哥兒苦著臉說道:“娘,怎么這些天總下雨啊?”

    因為每天都下雨弄得他都不能去花園玩,整日都龜縮在屋子里。這也就算了,明日休沐天氣好他爹會帶他出門,可要下雨就去不成了。

    清舒笑著說道:“老天爺要下雨,爹跟娘也沒辦法啊!好了,你帶窈窈去屋里玩吧!”

    見福哥兒站在那兒不動,清舒笑著說道:“等你爹回來,若是他明日沒事我讓他帶你去棋社玩。”

    福哥兒立即轉憂為喜。

    可惜晚飯的時候符景烯沒有來,福哥兒當下就知道明日棋社之行怕是要泡湯了:“爹,能不能明日讓蔣伯伯送我去棋社。”

    “這么想出去玩?”

    福哥兒說道:“我這都一個月沒出門了,就想出去玩玩。”

    “那行吧,明日讓引泉跟蔣方飛陪你去棋社玩。記住,不許亂跑不然以后再不許出門了。”

    “好。”

    一直到兩個孩子都睡下以后符景烯才回來,看著他凝重的神色就知道又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甄錦濤被人暗殺,中了兩槍。”

    這個甄錦濤就是去年上任的福建總兵,之前連折了三位總兵才選的他。據聞這個甄錦濤全家十六口人最后就活了他一個,八字極硬。這一年多都沒事以為他鎮得住,沒想到也出事了。

    清舒大驚失色:“怎么會中槍,他身邊的護衛是干什么吃的?”

    符景烯搖頭說道:“甄錦濤很喜歡看戲,那刺客是混跡在戲班子里。他中的兩槍分別在胸口跟胳膊上,如今陷入昏迷之中。”

    “那豈不是很危險?”

    符景烯說道:“他之前剿匪有兩次受傷,最后都化險為夷,希望這次也能有驚無險。”

    清舒皺著眉頭說道:“哪怕他不死,短時間內也不能掌兵了。之前折了三位總兵許多人都說那兒是不不吉之地,這次甄總兵一出事越發坐實了這個傳聞。”

    “傳聞是小事,現在問題甄總兵這一倒下,沿海一帶好不容易穩定下來的局面又要陷入混亂之中了。”

    清舒說道:“之前就有大臣上折子希望朝廷能海禁,這樣也不怕那些海盜寇賊了。甄總兵的事一出,這些大臣又要上折子要禁海了。”

    “這個你放心,皇上是不可能海禁的。如今最麻煩的是新任總兵人選,今日商議了許久也沒將人定下來。”

    一個國家若是緊鎖國門不與外界交流溝通,遲早是要走向滅亡的。這點不僅他知道,皇帝也清舒。

    清舒想起了祁向笛,她憂心忡忡地說道:“向笛舅舅才剛上任,現在豈不是也很危險?”

    她看沿海一帶局面穩定下來這才讓景烯幫著謀這個職位,卻沒想到甄總兵這么快就出事了。

    說到這里,清舒不由道:“景烯,接連折了四位總兵我不相信是巧合,沿海一帶會不會有什么隱秘的組織?”

    符景烯也有這個懷疑,說道:“皇上去年就派了羅勇毅去調查此事,可惜到現在也查出什么來。”

    羅勇毅在皇帝繼位的第二年生了一場大病,然后就從飛魚衛統領的位置上退下來了。不過面上在養病,暗地里還在為皇帝做事。

    清舒沉默了下說道:“那對方隱藏得也太深了?”

    符景烯說道:“隱藏得再深總有一日要將他們挖出來,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接連算計了四位總兵。”

    說這話的時候,帶著森森的冷意。

    因為心里裝著事兩人當晚都沒睡好。一直到天蒙蒙亮清舒才瞇了眼,等她醒來早沒了符景烯的人影。

    清舒洗漱后說道:“讓建木備馬車,我等會要去女學。”

    每個月她要去女學兩到三次,時間不定。

    就在她準備出門時候,易安派了墨色來請她明日入宮一敘。

    清舒與墨色說道:“我幾日有一些事要處理,你與皇后娘娘說等我忙完了就進宮看望她。”

    墨色點了下頭說道:“二姑娘,皇后娘娘這幾日一直掛念你,為此胃口都沒以前好了。”

    清舒笑了下說道:“這話你該跟皇上說,而不是告訴我。”

    墨色一愣。

    回宮以后,墨色就將清舒的話轉述給了易安:“娘娘,二姑娘是不是因為太后的事生氣了,所以不愿入宮了。”

    “她不是生氣,只是不愿我因為這事與太后起齷齪。”

    辛嬤嬤卻是搖頭說道:“二姑娘這話的意思,是要讓皇上知道她還在為當日的生氣。”

    說完,她提醒一聲說道:“娘娘,那日二姑娘被拒宮門之外時許多人都看到了,什么體面都沒有了。她生氣不愿入宮也是人之常情。”

    易安一下就明白過來,問道:“嬤嬤的意思是清舒要皇上下圣旨讓她入宮,她才愿意入宮。”

    辛嬤嬤嗯了一聲說道:“這是自然。若二姑娘就這么進宮了,那些夫人太太還不得暗中笑話她。”

    易安想了下點頭道:“這事是我思慮不周。”

    晚上皇帝回宮后,就看見易安靠在軟塌一副郁郁寡歡的模樣。皇帝看了很是擔心地問道:“這么了這是?”

    易安嘆了一口氣說道:“以前清舒隔三差五會進宮陪我說話,可現在她不能進宮我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召她進宮就是。”

    易安苦笑道:“上次母后以她品行不端將她拒之宮門外,雖然時候證明她是被污蔑的。可她受了這么大委屈卻連個說法都沒有,我哪還有這個臉再讓她進宮。”

    皇帝點頭說道:“上次的事確實讓她受委屈了,晚些我賜些東西到符府以作補償,等她進宮謝恩這事也就過去了。”

    易安點點頭,隨后又說道:“皇上,清舒這次真是無妄之災。本是好心好意幫人,結果卻被人反咬一口。最可恨的是幕后之人,可惜對方藏得太深道現在都沒查出來。”

    皇帝說道:“這些事自有符景烯去操心。你現在要做的是是好好養胎,不要胡思亂想。”

    易安點點頭說道:“我還沒吃完飯,皇上你吃過沒有。”

    “怎么還沒吃完飯?”

    易安理直氣壯地說道:“心情不好吃不下,不過現在有點餓了。”

    ps:大寶咳嗽剛好,二寶又拉又吐,我……真的是養兒方知父母恩。


如果您喜歡,請把《家有悍妻怎么破》,方便以后閱讀家有悍妻怎么破第1696章 不吉之地(1)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家有悍妻怎么破第1696章 不吉之地(1)并對家有悍妻怎么破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电子游艺导航